苏   琳

胡适和陈独秀:不得不看的民国风景

有人曾说,陈独秀和胡适之间的友谊不能用常人的眼光看待,因为二人性格迥异,还经常摆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面孔,可在大事大非面前,二人又能瞬间化干戈为玉帛。(来源:爱思想网)   鲁迅就曾经这样评价二人:“假如将韬略比作一间仓库罢,独秀先生的是外面竖一面大旗,大书道:“内皆武器,来者小心!”但那门却开着的,里面有几枝枪,几把刀,一目了然,用不着提防。   适之先生的是紧紧的关着门,门上粘一条小纸条道:‘…

读罢金德强的遗书,再看胡适的悼词

读罢金德强的300字遗书,再看胡适的7000字悼词 近日,河北卡车司机金德强因北斗导航掉线,被执法人员罚款2000元后喝下一瓶除草剂,抢救无效去世,时年51岁。信息时代,光速传播,此事立即轰动全国。底层小人物的生存困境,令人泪目。 据金德强哥哥称,金德强前两天从承德出发,4月5日到唐山装了货物,行驶到丰润区超限站后被执法人员拦住了。他的卡车并未超载,但执法人员说他的车载北斗定位系统掉线了,因此对他…

民国时期一根金条,相当于现在多少人民币?

民国时期,开自由开放之风,军阀混战,社会动荡。当时,流通的货币也是不同,在战祸不断的现实下,纸币不保值。而“乱世黄金”,说的就是在乱世中黄金还是受到人们青睐的,有的有钱人开始储存金条。 在现在,不论是孩子出生,还是孩子订婚,结婚,通常都会去金店给孩子买首饰。那可是琳琅满目,黄金的,铂金的,翡翠的,带钻的,不带钻的,真是耀眼。 但拿黄金首饰来说,一般它们的成色分为3个9或者4个9,这个标注的是纯金的…

闯关东:张作霖、张学良父子掀起的移民高潮

十九世纪中叶,虚掩的山海关大门敞开,“闯关东”浪潮迭起,中原文化向东北地区大规模挺进,民国38年间,山东人闯关东数量达到平均每年48万人之多,总数超过了1830万。张作霖、张学良主政东北期间,出于经济和战略的需要,有计划有规模地从山东往东北移民数百万。 上上个世纪,河北省河间府大城县一家李姓的人家把儿子过继给了张家。这个叫张天达的男子生了一个儿子张允贵,是张家的第十代。清道光年间张允贵随着闯关东的…

当红艺人刘文斌,把京东大鼓唱成了农民摇滚

民国时代京东大鼓艺人刘文斌,类似于如今的旭日阳刚、大衣哥,都是出身乡野的平民草根,没念过几年书,横空出世红极一时。当然刘文斌显然走得更远,最终达到艺术巅峰,属于别开天地、另立门户的大艺术家。 马三立、赵佩茹有一段相声《三字经》,马三立在其中提到自己的小学同学——王元堂(唱河南坠子的)、沈君(学口技的)、王富贵(弹弦子的)、白全福(唱快板的)、郝树旺(耍坛子的)和曹永才(河南坠子的琴师)。接着又介绍…

前尘往事:未必好色尽英雄 说说汉卿与女人

1931年“九一八事变”,坐拥几十万精锐的东北少帅张学良,不知是判断失误抑或本身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面对区区万余关东军的挑衅,下令停止反抗,一夜之间东北重镇沈阳论陷,三个月内东北大好河山丢失殆尽!张学良背上了“不抵抗将军”的恶名。时有《哀沈阳》诗曰:“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告急军书夜半来,开场铉管又相催。沈阳已陷休回头,更抱阿娇舞几回。″ 诗中的赵四、朱五…

郑念:一代名媛的“上海生死劫”

文/唐露 “一位真正的贵族不在他生来就是个贵族,而在他直到去世仍保持着贵族的风采和尊严。” 郑念与《上海生死劫》 郑念出生于1915年1月28日,原名姚念媛,丈夫名为郑康琪。她为纪念丈夫,后随夫改姓郑。她毕业于燕京大学,后留学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在此期间,郑念与郑康琪相识,两人情投意合,遂结为夫妇。学成回国后,郑康琪进入国民政府外交部,曾被派往澳大利亚,驻留长达7年,女儿郑梅萍便出生于此。194…

高晓松:怎么办,孙中山先生也是假学历?

1892年的7月23日,孙中山先生大学毕业。孙先生毕业于香港西医书院,香港西医书院在当时应该说是一个不太成熟的大学,后来并入了港大医学院。有很多人想把孙先生的求学经历说得更辉煌、更伟大一点儿,于是就说孙先生就是港大医学院毕业的。实际上,后来的港大医学院是由很多家医学院合并组成的,在组成的各个医学院当中,香港西医书院应该算是一个比较弱的学校,而且这就是孙先生的最高学历,孙先生并没有获得过博士学位。 …

颠倒众生的民国女神,最后结局,五味杂陈!

民国盛产女神,她们的美丽惊艳了整个时代,她们的故事被奉为传奇。当繁华落尽,她们又以怎样的方式结束? 今天,我们就先谈谈几位影视圈女神的人生大结局,感受传奇之外的喜怒悲哀。 金嗓子 — 周璇 200首歌曲,43部电影,周璇是中国最早的两栖明星。作为一代歌后,她的名字是国语流行歌曲史上一个金字招牌,被誉为“金嗓子”。她主演的《马路天使》皆荣膺“中国电影世纪奖”。 周璇唯一的一次正式婚姻是与作曲家严华,…

前尘往事:抗战时期的广州教会医院

1937年8月31日,广州首次受到日机空袭,自此至1938年10月沦陷,“日机轰炸广州期间,在市区内投弹2630枚,炸死1453人,炸伤2926人,炸毁房屋2004间。”(据广东全省防空司令部“广东省空袭损失统计表”)此时的广州急需战时救护,而当时的广州教会医院如柔济医院、两广浸会医院、博济医院都积极参与其中。 抗战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认购救国公债是支持抗日的举动。当时在广州的欧美医生有的认购国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