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包办婚姻,鲁迅胡适徐志摩的不同结局

时代的齿轮在缓缓转动,清王朝的统治被推翻,民国建立,一些旧的、落后的观念逐渐被丢弃在暗无天日的旧社会。但是思想的变革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改变,仍旧有许多人受到糟粕观念的影响,这许多人中有胡适、鲁迅、徐志摩等人。

这些才子文豪,均受到”包办婚姻”的荼毒,在崇尚”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的如今,人们会对包办婚姻生起反叛念头。不过在当时的社会,少有人能够违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三位文豪也未能幸免,但是他们的结局却不尽相同。

同样是包办婚姻,鲁迅胡适徐志摩的不同结局
胡适与江冬秀

剽悍的”母夜叉”江冬秀

如果按照结局来进行评判的话,胡适的包办婚姻算是得到了善终,虽说过程不那么风平浪静。

胡适的母亲在他13岁时便与江冬秀定了亲。胡适何人?受过高等教育的先进知识分子、革命运动的领导者;江冬秀何人?读过三两年书、”三寸金莲”的封建社会女性。两人无论从身份还是思想来看,都绝不对等。因此胡适最初并不同意这门婚事,想通过冷暴力的处理方式来让江冬秀死心,然而江冬秀却用她的雷霆手段,生生地镇住了胡适。

剽悍的”母夜叉”江冬秀

如果按照结局来进行评判的话,胡适的包办婚姻算是得到了善终,虽说过程不那么风平浪静。

胡适的母亲在他13岁时便与江冬秀定了亲。胡适何人?受过高等教育的先进知识分子、革命运动的领导者;江冬秀何人?读过三两年书、”三寸金莲”的封建社会女性。两人无论从身份还是思想来看,都绝不对等。因此胡适最初并不同意这门婚事,想通过冷暴力的处理方式来让江冬秀死心,然而江冬秀却用她的雷霆手段,生生地镇住了胡适。

此后,在胡适始于”惧怕”的情绪下,他渐渐发现了从前刻意忽视的,江冬秀的温柔与贤惠、支持与鼓励。两人由被迫结婚、单方面的付出,生出了爱情,最终转变为了亲情,相濡以沫地度过了一生。

可以说,江冬秀是用自身的刚柔并济,守卫了自己的婚姻,她无疑是十分强大的。这份强大无关她的学识、身份,而是源自于她的自爱,她有底线。

妥协只会激发人的劣根性

多数封建女性在面对丈夫出轨、以及其他不公平对待时,在三从四德、奴性思维的作祟下,会想着妥协。殊不知一步退、步步退,正所谓”人善被人欺”。久而久之,会让”加害者”生出”本该如此”、”我就算这样做了也没什么后果”的想法,这就是人的劣根性。

而人的劣根性就如同岩石裂缝中的野草,生命力顽强。因此,只有表明自身的底线、立场,才能够将这种劣根性扼杀在萌芽阶段;只有先爱己,才能后爱人。江冬秀显然深知这一点,所以她懂得反抗,懂得万事万物都需要靠自身去争取。她让胡适意识到这样做是错的,会带来严重的后果,让胡适悬崖勒马、及时止损。

不过江冬秀又将这种反抗意识与女子应当具备的良好品质相结合,她用威胁让胡适屈服,用温柔巩固了胡适的心,实乃一位具备大智慧的女性。

卑微从来无法维持婚姻,唯有能够活出自我

而与胡适齐名的鲁迅,也是迫于母亲的威胁之下,妥协于包办婚姻,与朱安成婚。但是这场婚姻,却从始至终都是一场悲剧。

同样是包办婚姻,鲁迅胡适徐志摩的不同结局
朱安

自尊自爱的人,如江冬秀,会通过争取,以求换取自身所求。如果争取过后,仍旧是徒劳无功,那么这些人会宁愿选择放弃,去追寻更好的生活,也不愿意继续委屈自身。徐志摩的发妻张幼仪,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朱安与江冬秀相同,均生自于旧社会的家庭,均经历过被冷落、出轨。不同的是,面对这种种遭遇,朱安没有选择反抗,而是选择了逆来顺受、默默等待。对于鲁迅的出轨,她甚至主动劝说鲁迅将那女子纳入家门。朱安期待通过自身的”乖顺”,来换取鲁迅的。

可是鲁迅是谁?作为近现代文坛的第一人、中国人的脊梁,他十分排斥旧社会的种种思想、行为。朱安每妥协一分,他就越觉得这个人没有灵魂,如同体提线木偶一般,自然愈发厌恶。因此二人不过挂着一个”夫妻”的虚名,并无任何实质的夫妻行为。最终,朱安孤独地度过了30余年,孤零零地离开人世。

朱安与江冬秀截然不同的结局,足以见得,在婚姻中,仅凭卑微是无法换取想要的生活。争取、自爱,缺一不可。

同样是包办婚姻,鲁迅胡适徐志摩的不同结局
张幼仪与徐志摩

张幼仪与徐志摩同样是包办婚姻。她具备江冬秀与朱安的温柔贤惠,也具备江冬秀的争取与自尊自爱。张幼仪还曾经为了拉近与徐志摩的距离,苦读诗书、努力奋进,可是这些统统没有挽回徐志摩这位”风流才子”。

林徽因是徐志摩的”白月光”,陆小曼是他的”朱砂痣”,只有张幼仪,像一缕轻烟,没有让徐志摩激起丝毫情绪。对于这种现状,张幼仪没有再做无用功,也没有自怨自艾,她将原本用来加深感情的学识化为了她的武器,毅然决定前往德国充实自身。

随后,张幼仪与徐志摩办理了离婚,这是中国历史上依据《民法》办理的第一桩离婚协议,可见张幼仪的勇气与决心。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对的,离婚后的张幼仪反而没有了束缚,在商界声名大振,活出了更好的自我。

观察这三位经历包办婚姻的女性,江冬秀凭借自身争取赢得了胡适的爱与尊重;张幼仪通过奋发努力、当断则断,闯出了一片属于自身的、美好的生活。独独一个朱安,始终将自己困在封建思想的牢笼中。她从没有想过改变自身,她不知道时代的进步如同水往低处流一样,难以逆流。因此她只能被淘汰,不是鲁迅放弃了她,是她自己放弃了自己。

现今社会,仍旧有许多偏远地区的女孩子,被动地承受着包办婚姻。她们被困于那一方天地,无法选择出身,谁知道,那里会不会有下一个朱安呢?我更希望的是,能多一些像江冬秀、张幼仪这样的女子,活出自我,活出风采,通过自身的努力去追求幸福。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