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往事:1935年贵阳扫黄

文: 康振贤

前尘往事:1935年贵阳扫黄
贵阳甲秀楼

1935年初,蒋介石为经略西南,派参谋团入川,随后别动队也以推动新生活运动,帮助地方整训民众为由进入西南,别动队大队长萧树经即被发表为贵州省会公安局局长。

萧树经上任后,即着手整顿地方治安秩序,开办警政训练班,建立公安分局。第一分局分局长和第二分局分局长都是贵州人,第三分局分局长是四川人,第四分局分局长是云南人,只有第五分局分局长黄通是浙江人。

对于小偷,黄通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游街示众,他抓了二十几个小偷小摸的人,在他们身体前后各贴上一个“贼”字,拉出去游街,从分局走到总局,走了半个贵阳城,告诉他们:“让大家看到你们的面孔就晓得你们是小偷!”这招果然见效,他的辖区之内小偷很快销声匿迹。每天早晨升旗时,北门的小学生跑到他辖区来参加,问他们为什么到南门来,这些学生说:“你们这地方没有小偷啊。”

于是,各分局对他就有些妒忌,在汇报工作时说:“各分局的辖区里小偷很多,都是第五分局赶来的。”黄通感到啼笑皆非,只好说:“你们有城门可关,我还没有呢!”有一天局长萧树经对黄通说:“现在省政府对我们评价很好,但是说贵阳市内娼妓太多。”黄通说:“这个问题容易解决,局长如果要办,我有一个要求:局长不要向我讲人情。”萧树经说:“那好,你去做吧,我不跟你讲人情。”

前尘往事:1935年贵阳扫黄

黄通选择端午节行动,头一天他把侦缉队(刑警)集合起来,下令说:“你们自己分组,今天晚上十二点开始,把全贵阳市的娼妓通通抓起来。”宣布之后,居然有一资格老的警察试探性的问道:“私娼都是,我们怎能都知道她是谁,随便去抓?”黄通年轻,不懂得其含义,立刻骂他:“混蛋!你们都知道,她还敢做娼妓吗?”弄得所有人都不敢说话。黄通说:“赶紧分配!今晚12点行动,漏了一个,唯你们是问!”

第二天早上7点,司法科长就摇电话过来,一开口就“不得了啦!现在司法科院子里头全是人,你快来!”黄通说:“你问案啊!”他说:“我问不了,司法科没办法处理,你赶快来!”黄通立马过去,一看真的满院子里都是人。因为一个娼妓,一定有一个鸨母,因此一个案子至少有两个人。八十几个娼妓,就是一百多号人,能不把院子占满吗?

黄通要司法科长正式开庭,问得了的就问,问不了的就交给黄通问。黄通在旁边小房间里,另设一个审讯室。黄通对娼妓了解不多,但是知道少数几个知名的,没想到还抓了条大鱼。

前尘往事:1935年贵阳扫黄

薛岳是第二路军总指挥,为“追剿”红军率部来到贵州,可以说是威风大得不得了,但他刚进入贵阳就中彩了,居然让第五分局扫黄队给抓到了现行。薛岳身上带有有吃饭的家伙,门口还有人警卫,警察当然奈何他不得,但他玩过的女人却被关了起来。

黄通审案,第一个就叫法警把薛岳玩过的对象带来。她一进来,满面泪痕,不敢抬头。黄通就问:“认识我吗?”她马上点头承认,黄通说:“今天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罚你一个月之内非搬走不可,可以吗?”她说:“可以!可以!”这个女的压下去了,其他的就迎刃而解了。有的罚她做两个街上水泥制的垃圾箱,有的罚她捐警哨、笛子。一个多钟头不到,审案结束,问题解决,市政和警用设备也有了着落,从此贵阳市内很难再找到娼妓。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