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红灯区 “八大胡同” 当年盛景令人脸红

北京的红灯区 “八大胡同” 当年盛景令人脸红
老北京的八大胡同
北京的红灯区 “八大胡同” 当年盛景令人脸红
现在的八大胡同

八大胡同真正形成规模、日益走向繁茂鼎盛,应该是从清咸丰中期开始,到光绪年间完成的。

这期间,妓院的规模与规矩都已经形成。当时政府许可存在四类妓院,被分门别类命名:

一类为头等妓院,原名叫“堂”,又叫“大地方”,“堂”的叫法,是从明代而来的古称。“清音小班”则是后来出现的南方班头等妓院的专称。

二类为二等妓院,原名叫“中地方”,后称“茶室”。

三类为三等妓院,称为“下处”。

四类为四等妓院,称为“小地方”。

这和当时上海对妓院的分类基本一致,只是叫法不同。

按照赛金花说法,上海的一等妓院叫“书寓”,“亊亊书寓”,那里的妓女必须要会唱“楼会”、“思凡”、“长亭”或“化蝶”之类的小曲;

二等妓院叫“长三”,“寓”,和一等妓院的“书寓”相比,少了一个“书”字,妓女不必唱小曲,但得加一个茶碗,要品茶的;

三等妓院叫“么二”,牌子挂“堂”;四等妓院叫“花烟馆”或“野鸡处”。

这很像给妓女和妓院定职称或级别似的。从政府角度,是为了便于管理和税收;从嫖客的角度,可以根据自己的腰包和身份,看人下菜碟;从妓女的角度,是她们的水平和价码。

当然,一等妓院的讲究最多。妓院大门一般由砖雕装饰,有匾额书写的店名,或在乳白色灯罩上用红漆写的店名(且都是当时社会名流的题字),门楣上挂有写着妓女花名的花牌。没有电灯的时候门前有油灯或汽灯,都得是镂空的玻璃灯罩,光绪三十二年(1906),有了电灯,一律换成了明晃晃的电灯。讲究的,门两旁还有对联镌刻在砖雕上面,更讲究的,门前还有牌坊。那劲头儿,一点儿不比大买卖人家差。

北京的红灯区 “八大胡同” 当年盛景令人脸红


八大胡同

一等妓院里,每位妓女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房间摆设要讲究,最早的是红木中式传统老床,后来有了席梦思软床,金铜床架,雕镂挂络;还得有各种各样应时应令的摆设,成龙配套,和那些大家闺秀一样讲究;更讲究的,墙上还得挂有当时的名人字画(有的就是客人自己送上门来的),要的就是一个调情的氛围,而不是那种下等妓院里进屋脱裤子立等可取一般的快餐。

这里的每位妓女,都要有自己的一位跟妈儿,是专门伺候她们饮食起居的,像贴身保姆一样。那些跟妈儿,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有些便是以前的妓女,年龄大了,退居二线,她们手脚麻利,而且熟悉妓院的规矩,善于察言观色,一般又有些徐娘半老的姿色。这里的妓女当然就更需要姿色,还要粗通文墨,能够唱小曲,有的还会诗书琴画。这是妓院中的最高级别,相当于妓院里的博士后,下面的几等都无法和它同日而语。但是,二等里面的“茶室”,我以为另当别论,茶室和茶室也不一样,有的只是一个小四合院,有的却气派得很,现在八大胡同里尚存的“茶室”,从外观上看,一点儿不比头等妓院差,依然很气派,而且都是一些洋味很足的建筑。所以,也不能仅从级别或职称去看人。

根据光绪年间的统计,八大胡同里一共有妓院373家,其中一等和二等妓院有178家,占了全数的近一半,这个比例相当不小。

八大胡同里的妓女数量在增多,且北来的南妓也在增多,无形中增添了八大胡同的色彩,加速了它的繁荣。

北京的红灯区 “八大胡同” 当年盛景令人脸红

赛金花

赛金花曾经说她自己是第一位来自南方的妓女,这样说其实并不确切。第一位来自南方的妓女叫素兰,湖北广陵人,戊戌变法之后来到北京,当时名噪一时,不少官宦子弟愿意去她那里捧场。应该说素兰比赛金花早来了北京几年。

但是,赛金花说“京里从前是没有南班子的,还算是由我开的头”,这话是对的,她开的金花班,确实是京城的第一家南方班。据说,她的南方班开张的时候,挂一块朱字铜牌,上刻有“南班·金花院”几个大字,插了满门的金花和彩球,从此,窟号销金,城开不夜,轰动当时的京城。

在这一点上,赛金花确实为八大胡同开一代风气之先,一时间,南朝金粉,飞鹭流莺一般,纷纷落户这里,和北地胭脂打擂。曾有一首竹枝词专门写这样的情景:彩烛光摇满脸红,胭脂北地古遗风,南朝金粉唯清淡,雅艳由来迥不同。

前门八大胡同是老北京城里出了名的红灯区,在清朝时代流行起来,在民国前门八大胡同的妓院行业更是达到顶峰。前门八大胡同里出过许多倾国倾城的名妓,如高圆圆等。今天就带大家走进老北京的白灯区前门八大胡同吧。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做爱,因为这是传宗接代的基本方法,也是发泄内心肉欲的方式。因此,从现代开初,性交就被当作一种买卖,妓院由此而生。中国古时候的妓院不一定做性交买卖,大部分都是高雅之地,妓女都是多才多艺,只卖艺不卖身的艺人。直至后来的娼妓才是靠做爱赚取钱财的群体,妓院也就慢慢演变成了女人卖身男人行乐的风花场所。北京的胡同多如牛毛,独独八大胡同著名中外。因为当年,这里曾是烟叶花柳巷的代名词。

北京的红灯区 “八大胡同” 当年盛景令人脸红

所谓的八大胡同,指的是包括王广福斜街、陕西巷、朱茅胡同、韩家潭、石头胡同等在内的一片地区,在民国时期这里白天冷落清静,而一到晚上,便灯红酒绿,热闹异常。

韩家潭,现今叫韩家胡同,据史料记载,康熙年间,著名戏剧家李渔(字笠翁)曾在此居住。“四大徽班”进京后,三庆班曾设在韩家潭,老北京的梨园公会就设在36号院。这条胡同多为“南班”妓院,有名的有环采阁、金美楼、满春院、金凤楼、燕春楼、美仙院、庆元春等20多家。

陕西巷当年的一等妓院有16家,其中清末名妓赛金花入主的怡香院最有名,现在这所妓院的房屋建筑和布局保存较好。“四大徽班”之一的四喜班曾设在这条胡同里。

胭脂胡同,过去叫胭脂巷,北连百顺胡同、南通珠市口西大街。胭脂胡同的一等妓院有10多家,其中莳花馆是一家三进带跨院的大四合院,几乎占了半条胡同。据李金龙先生考证,明朝时,这个大院叫苏家大院,有名的妓女苏三(玉堂春)曾在此居住。其正门几经变故,现在已是百顺胡同居委会。

石头胡同,南口在西珠市口大街,北口在铁树斜街,清末曾设有望江会馆和龙岩会馆,是二等妓院的聚集区。这条胡同比较长,有24家二等妓院,有名的有茶华楼、三福班、四海班、贵喜院、桂音班、云良阁、金美客栈等。如今,几乎都成了民居。

王广福斜街,现在叫棕树斜街,东连大、小李纱帽胡同,西接石头胡同,这条胡同的房屋较为破旧。

民国为了方便征税,政府特将妓院划分为四等:一等“清吟小班”,二等“茶室”,三等“下处”,四等妓“小下处”,再往下说就是“暗门子”,北京老话叫“卖大炕”。

北京的红灯区 “八大胡同” 当年盛景令人脸红

那个时候八大胡同的女人基本上都是逼良为娼,或者父母没钱把女儿卖到窑子里。

每个女孩都很凄惨。

如果是八大胡同花魁级别的,名字会挂在门前,以供顾客挑选。

很多的外国人当时到了北京,必去的地方就是八大胡同。图为八大胡同的外国人。

北京的红灯区 “八大胡同” 当年盛景令人脸红

图为一日军士兵在为在里面玩耍的长官站岗。

当时的竞争特别激烈,有的下层妓女,价钱都不如猪肉价。

北京的红灯区 “八大胡同” 当年盛景令人脸红

蔡锷和小凤仙。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昔日红粉飘香的烟花柳巷早已成为历史遗迹。青楼的历史是一段深刻的历史,但也从一个角度反映了老北京的过去。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