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李宗仁与胡若梅幸福而奇怪的婚姻

民国代总统李宗仁,一生三次婚姻:原配李秀文,鞍前马后操劳的郭德洁,还有如花似玉的胡友松。而今天的女主,正是胡友松,她在27岁的大好年纪,嫁给75岁的李宗仁。没想到,他们的婚姻仅仅持续了两年半。这场婚姻给了胡友松一生的滋养,也在世间留下了诸多的话题。

闲言碎语:李宗仁与胡若梅幸福而奇怪的婚姻
胡若梅

01

1939年,胡友松出生在南京。老爸老妈,在日机的空袭下双双丧生。她呢,则被送进了红十字会下属的孤儿院。有种说法,胡友松自称是著名影星胡蝶的私生女,而且更传出她的父亲竟是军统头目戴笠。这个瓜,可够大滴。俗云,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胡蝶与潘有声结婚后,两人膝下是有一子一女。只因胡蝶不能生育,这一子一女收养的都是潘氏大哥的孩子。

再者而言,1939年,胡蝶还在香港,香港与南京,山很高路很远。还有胡蝶与戴笠有染一事,胡蝶在自传中这样回应——关于这段生活,也有很多传言,而且经讹传讹,成了确凿的事,现在我已年近八十,心如止水,我觉得人的一生其实是很短暂的,对于个人生活琐事,虽有讹传,也不必过于计较。

而胡友松,说胡蝶为自己的亲生母亲。似乎没有人肯随便认妈的,缘中有缘,也就姑且听之吧。胡友松,原名胡若梅,是母亲打心眼里希望她能如梅花那般坚韧美好。胡蝶是大明星,从小若梅的生活富足,她与保姆住在上海大酒店的包房里。

平常日子,母亲总要出去应酬,拍戏,看望若梅的时间相对较少。若梅的干妈,倒是很多。她说:“一个星期去这儿,另一个星期又给我接到那儿,再一个星期又上南京了。她们凑在一起打牌啊,跳舞啊,我就在旁边这么一坐,看着。”

总之,小时的若梅,就像一个留守儿童,总是盼望着母亲的归来。她从小就渴望有个家,有个安定、温暖的家。她曾经问过母亲,自己的父亲在哪里?但母亲讳莫如深,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只是告诉她:记住了,你只有母亲,没有父亲。

闲言碎语:李宗仁与胡若梅幸福而奇怪的婚姻

02

若梅打小就患有湿疹,在她6岁那年,越发严重。为此,胡蝶带着女儿求医问药。有医生建议,最好让孩子去相对干燥的北方生活一段时间,也许会康复的。军阀张宗昌,有个下堂妾,大名沈文芝,她与胡蝶交好。沈氏正好要回老家北平,于是胡蝶就请若梅认沈氏为干妈,随干妈一同前往北平,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从此,若梅就与母亲胡蝶失散了,余生再未见面。若梅到了北平,跟随沈文芝生活。可沈氏对若梅,可真是不客气,拿着胡蝶给女儿的抚养费,却在生活上虐待她。每逢沈氏不开心,若梅就成了她的出气筒。寒冬时节,若梅曾被干妈赶出家门,那年她才10岁。10岁的她,又能跑到哪里呢?只能被迫回到沈家,继续这种屈辱的生活。

可以说,在北平的若梅,从未体会到家庭的温暖与慰藉,在她眼中,沈氏就是个凶狠的狼外婆,只有欺凌与殴打。若梅中学毕业时,上了卫校,毕业后分到积水潭医院当了护士。那时,讲究家庭出身,讲究根正苗红,可若梅因为家世,却遭到了太多的白眼与非议。她曾与一个医生相恋多年,可最终还是因身世复杂,两人各走各路。

转眼间,若梅已是27岁的大姑娘了,她极度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她太想离开那个让她窒息的沈家养母了。

闲言碎语:李宗仁与胡若梅幸福而奇怪的婚姻
第二任夫人郭德洁

03

1949年初,蒋公介石宣布下野,李宗仁出任代总统。1949年11月,李宗仁以治病为由,与郭德洁从南宁来到香港,随后前往美国。

1964年,郭德洁患上乳腺癌,自知去日无多。她难以想象,自己过世之后,这个风蚀残年的老伴,独守空房,一个人如何生活?由此看出,郭德洁是真爱啊,想来又想去,她决定与老伴回国。

在老部下程思远的运作下,1965年,李宗仁夫妇万里来归,举世瞩目。1966年,郭德洁身故。有关部门为了照顾李宗仁孤寂的晚年生活,为他介绍了若干女伴。可李宗仁,都不甚满意。

老部下程思远,很了解李宗仁的心思,他决定亲自出马。真是一切都有天意,在一次部级联欢会上,天生丽质的胡若梅被举荐到了程思远的面前。

闲言碎语:李宗仁与胡若梅幸福而奇怪的婚姻
胡若梅与李宗仁

程思远在台儿庄大捷时是李宗仁的秘书,是德公绝对信任的人物,军功章里也有他的付出。程思远办事很是牢靠,他先通过其他渠道了解若梅的家庭出身与工作情况,认为靠谱之后,再见面细谈。

李宗仁并不是一位莽撞的人,他生怕自己会吓着小姑娘,第二次见面,是以时隔多年回到国内,很多事情都不熟悉,想要聘请她当自己的秘书,但是被胡若梅以职业不对口,怕耽误他工作的理由婉拒了。在得知胡若梅是护士之后,李宗仁又以想聘请她当自己的“保健秘书”为由,进行了几次约会。

初步印象不错之后,程思远决定带若梅前往李公馆,请德公定夺。没想到,李宗仁很是满意,那天他特别高兴,在程思远与夫人石泓面前,大夸特夸若梅姑娘。

其实,德公的心里也是胆怯的,胡姑娘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不见得就能看上他这个糟老头子。但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说完了,自己心就安了。至于胡姑娘,那是她自己的考量了。在两人见过五次面后,李宗仁就向若梅求婚。

当她第六次来到李公馆时,李宗仁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们俩的事情,通过国管局已向周总理作了专门的汇报,总理说只要你同意,就让我们名正言顺正式办理结婚手续。小胡姑娘,我看,这件事情我们就这样确定下来吧?!”李宗仁的一番话,倒也不是什么行政命令,更没有任何人的强迫执行,关键是她看到眼前的这位受人尊敬的老人,心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更没有任何不同意的理由。她顿了顿,对李宗仁说:“那既然是中央决定,周总理又有具体安排,我服从组织决定。”

按理说,若梅27岁,德公75岁,两个有着近50岁年龄差的爷孙恋,能走到一起,在旁人眼中,肯定认为若梅是个心机女。的确,若梅太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了,她极度渴望离开沈家养母,不想再过那种屈辱与冰冷的生活了。

而德公,作为一个男人,也希望身边有美女陪伴,伴他渡过人生的黄昏时分。就像亦舒师太笔下的喜宝,毅然决然选择了年龄上可当她父亲的勖存姿。一个要钱,要财务自由;一个要陪伴,要借喜宝旺盛的生命力,照亮自己的宝贵余生。有商有量,各取所需,也不犯什么毛病。思来想去,若梅还是决定嫁给李宗仁,摆脱以往命运的不公。

闲言碎语:李宗仁与胡若梅幸福而奇怪的婚姻
胡若梅与李宗仁


04

1966年7月26日,在李公馆举行了一场热闹的婚礼,男主李宗仁,女主胡若梅。这也是自郭德洁去世之后,李公馆最为热闹的一天。这边,李宗仁喊若梅;那边,若梅喊德公,两人相处,倒是自有章法。

在婚礼的前一天,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高富有副局长还为李宗仁和我颁发了结婚证书,并亲自把结婚证书送到我的手里,我看见证书上写有北京东城区区长戴庆元的签字和民政局盖的公章。

由于婚礼就定在早已经整修一新的李公馆举行,许多事情都是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出面来办理,也不需要购置什么嫁妆、家具什么的,李公馆都有,其他的装饰呀、婚宴呀、人员服务等,都是公家来办,我根本就不 怎么操心,只是一向爱讲究的李宗仁请来上海师傅专门为我量身定做了两套西装,说新娘子就应该穿着漂亮些。

洞房花烛之夜,娇美新娘直抒胸臆:“德公,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我很敬佩你。我愿意嫁给你,是真心诚意的,不带任何私心杂念。我不图你的财产,只要你能安度晚年,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尽管人们称我们的婚姻是‘梨花伴海棠’,或者说是带有荒诞色彩的‘老少配’,但我不在乎这些,我们在一起生活,有你对我好就足够了。”

婚后,李宗仁把若梅的婚纱照,寄给国外的朋友,并在照片的背面注明:这是我的妻子胡若梅。正常情况下,与自己相伴多年的郭德洁郭夫人过世,四个月后又另娶他人,节奏实在有些太快。就算寻得娇妻,按一般人的想法,还是闭口不言、闷头大发财好了。

可德公,真是性情中人,不惜昭告友人,我又有红袖添香可以夜读书了。德公这辈子,只有一个亲生儿子李幼邻,李志圣是他的养子。现在的他,就把若梅当成自己心爱的小棉袄宠着。

两人前往北戴河度蜜月,德公返老还童,为妻子按摩、讲故事,甚至订纽扣。只要他能做的,他都不愿让旁人代劳。若梅从小到大,从未体会到家庭的温暖。没想到,嫁给一个老翁后,竟让她有了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

从小没有父亲的她,真就把德公当成她的父辈一样爱戴了。毕竟,两人年龄差距过大,生物钟不同,于是分房而睡。德公很爱他的娇妻,每晚他总要跑到妻子房间,为妻子掖掖被,盖好被角。

有次,德公的脚步声过大,竟吵醒了若梅。若梅倒是毫不客气,请他不要再来房间打扰她了。数日,相对平安。可若梅后来才知道,德公还是天天来,而且光着脚来的,只为不会吵醒她。

你有情,我有义。若梅到底懂得投桃报李,她从那种世俗眼中的功利性婚姻,走入了老夫少妻模式。若梅是护士出身,她总是悉心照顾着夫君,在他生病时,为他擦汗,安慰他,劝解他。

两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曾经,德公还带着若梅检查身体,他很希望两人有个孩子,这样若干年后,当他离开,有个孩子陪着若梅,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德公常常问若梅:“月事还来吗,怀孕了没有?”每每,若梅总是羞涩地摇摇头。

闲言碎语:李宗仁与胡若梅幸福而奇怪的婚姻
老年胡若梅


05

1968年8月,德公突感腹部疼痛,便血不止,诊断为直肠癌,需要手术治疗。于是,若梅就好像德公的女儿一样,一直在医院陪着他,喂药、喂饭,打开水,样样亲力亲为。但若梅的悉心照顾与关爱,终究未能挽留夫君的生命。

1969年1月30日,李宗仁辞世。

虽说只有短短两年半的朝夕相处,但若梅在婚姻中,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与放松,每一天,她都被爱意与温柔包围着。为此,她深深感激德公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德公过世,正值国内政治的非常时期,风云突变,若梅竟然被赶出了李公馆,医院的工作早就辞了。更没想到又因李宗仁妻子的身份,她被打成了特嫌,下放武汉干校劳动。

1971年清明节,若梅来到夫君的骨灰前,默默致哀。其实,李宗仁去世后,留给胡若梅不少财产文物,都珍贵异常,随便变卖一件都能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之后的生活里,胡若梅过的十分清苦,丈夫遗留的财产被她上交国库,文物也被她捐献到博物馆,每个月依靠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养活自己,她将遗产上交国库,先后捐献了李先生留给她的8万元和国家下放的10万元补助。在穷困潦倒之时,胡若梅变卖了一些丈夫的字画,但是仍然节衣缩食,多余的钱财都被她拿去捐献给希望小学,以及援助灾区了。

1990年,若梅被聘为台儿庄李宗仁纪念馆的名誉馆长。

在若梅晚年,她也患有直肠癌。可她并不难过,相反,她用调侃的语气说道:“这下,我和德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李宗仁公子李幼邻说过,我父亲最后的日子,是跟她在一起的,父亲很幸福,也很知足,她是我们李家的人。
若梅与德公的婚姻,虽说只有短短两年半,但为她却注入了无限爱能与滋养,她得到了现世安稳;而她用余生,深深地感谢与怀念这位亦父亦兄的男子,是他带给她成长,带给她改变,成长为内心强大的女子,足以对抗世间的一切冷漠与阴霾。

在1995年,胡若梅看透红尘,她在北京广济寺出家皈依佛门,法号妙惠居士,整日青灯古佛为伴。2008年,若梅过世,享年69岁,孤身一人,无儿无女。

文:山佳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