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第一大案:伪警察集体绑架案

民国有奇案,津门有奇谈,欲知其中事,需听“大狮”言。

您且听“大狮”今日说一个发生在天津伪警察局里的案子。之所以说是天津伪警察局,是因为当时的津门已经落入了日寇之手一年有余。话说1938年12月的一天,天津伪警察局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参与会议的人都是当时天津卫的戏园子和电影院的经理,其中也包括戏园和电影业同业公会会长齐文轩,一共20多个人。不过这表面上说是开紧急会议,实际上就是一场《鸿门宴》。

2b2fb602f2a731a3ef7cac6d0194090.png

等大家到齐了落座之后,伪警察局的局长开门见山,说今儿个把老几位请过来,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兄弟我遇到了点儿难事儿,需要老几位帮一把。这不年底了嘛,税收的任务还差点儿缺口,数目呢也不大,也就3万多,大家伙儿要是把我当作朋友,这一半天就帮我凑上了,我必定记着大家的好。

伪局长嘡嘡一番话,把大家伙儿说的是目瞪口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露难相,却谁也不敢吱声儿。就在这个时候,齐文轩开口了,说这一年该交的税,大家伙儿一分没少,早早就交齐了,现如今怎么还会有差头呢?

794c8b7fe4db3d623fcf5ce9a48f51f.png

伪局长听罢之后,不慌不忙,来了句,说起来也不叫差头,要非说个由头的话,就叫“无名税”吧。反正数目就这么多,大家看着办吧。一番话说完,在座的大小经理也都被气得够呛,开始小声议论,有胆大的故意抬高了声音说:“这不明摆着就是打劫吗?这一年到头忙活一溜够不够给人凑份子的,要是再这样下去,别说吃肉了,连汤都喝不上。”

伪局长听罢之后,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来了句:“今儿个请老几位过来,可不是跟你们商量的,而是通知你们的,大家都是聪明人,肯定也不会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也没打算为难大伙,只不过得委屈几位在局子里多待几天。我呢也会派人到各家支会一声,谁家把钱送来,谁立马就能回去。要是三天之内送不来钱,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

5db4036f35b2a2e52519821322566b9.png

说完话,伪局长站起身扬长而去。伪局长刚走出门儿,就听的会议室的大门哗啦一声被锁上了。得,这就是明目张胆的绑架啊。尽管大家都气得直骂街,可心里也都知道,要是不给钱,恐怕这条命就得撂里头。

这边儿的老几位都做了人质,外头各家接到信之后,也都乱成一锅粥了。这大年根底下的,突然要这么一大笔钱,谈何容易啊。刚才经理们说的并不是假话,大家的日子确实也都不太好过。除了极少的几家手里有现钱之外,其他的或借或典当,总之东拼西凑总算在限期内把这三万多给凑上了。钱凑齐了,人自然也都给放了回来。

这个事儿搁咱们现在看,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警察局本来是除恶惩奸的地界,竟然玩起了绑票勒索这一套,实在让人气愤填膺。但如果熟悉那个时期历史的朋友应该知道,这种事儿在当时根本不算嘛。民国那会儿各种苛捐杂税异常的多,弄得工商业也都怨声载道。

6208e2250d697f41acaa1b5c1061284.png

就拿戏园电影业来说,单单要上交的娱乐税就占营收的四成,再加上印花税和营业税等等能占到营业收入的六七成,这还没算上营业成本,七七八八扣除之后,剩下的利润少得可怜。这还不算完,你要是不按时上缴,滞纳金就是个无底洞。按照当时的规定,每逾期一天就追加10%的滞纳金,以此类推,直到追加到全部应纳税所得额为止。如果有违规行为,光补足了税款还不行,还得接受相应的罚款。罚款的金额从一倍以上到五倍以下不等,如果逾期超过了15天,立马就吊销你的营业执照。

而且当时的电影票或者戏园的入场券跟现在不一样,现在的入场券都是商户自己印发,但是当时都是由财政局统一印发。所以戏园和电影院除了要上缴税款之外,还要支付昂贵的工本费。商户所使用的入场券,都是从财政局预先购置的。如果票卖得不好,可怜的销售收入都抵不上预先支付的工本费。

1e9452aed8216faf09e379db683ae31.png

要是再赶上点儿自然灾害,那真就够大小商户喝上一壶的。因为除了上面咱们说到这些费用之外,每张票上还得扣除一到两毛钱作为赈灾救济款,而且一般一交就得三个月。根据史料记载,1946年的冬季,更是开出了天价,按票价的20%征收冬季赈灾救济慈善款。好么,此规定一出,整个戏园电影业哭嚎声一片。这就等同于让大家伙都抹脖子上吊啊。

于是当时的业界会长李吟梅向社会局发出了一封信函,把业界的成本和税费算了一个明细账,即便不征收这额外20%,业内的实际利润也已经微乎其微,要是强行征收,整个行业也只能关门大吉了。最终,经过一番商议,以春节期间三日的全部营业收入作为救济款,这才了结此事。

3520d6518f1dd41d392d1dc47e9b965.png

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到了1948年的时候,军政各界都加入了收缴救济款的行列中来,各种名目层出不穷,令整个行业苦不堪言。没办法,为了生存,票价也只能水涨船高,但这也只是饮鸩止渴的办法。因为票价越来越贵,必然看电影的人也越来越少,情况也越来越糟。更可恨的是,七七八八名目繁多的税费你一样儿都不敢不交,不交就上门抓人砸店,跟土匪没什么俩样。后来更是把娱乐税调增至五成,这一做法成为了当时压垮津门整个戏园电影业的最后一根稻草。曾经一度繁荣的津门娱乐业最终以惨淡收场。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