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第一杀手,被称之为“暗杀大王”此人就是王亚樵

能够称得上民国第一杀手,自然战绩非凡。他先后暗杀淞沪警察厅长徐国梁、安徽建设厅长张秋白、上海招商局总办赵铁桥、国民党财政部长宋子文、日本派遣军司令白川义则、国民党外交次长唐有壬等,被称之为”暗杀大王“。此人就是王亚樵。

王亚樵(1889—1936),字九光,抗日志士,民族英雄。1889年出生于安徽合肥,自幼读书,聪颖过人,少年时期目睹官吏豪强压榨人民,恨之入骨。每与青年志士谈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慷慨悲歌,不屈不挠,邻里友人多赞王亚樵有古烈士风。

1911年王亚樵响应孙中山革命主张,在合肥组织军政府,宣布独立。1913年出走上海,研究无政府主义,刻苦钻研怎样打倒社会上的一切强权。1916年初宣传讨袁护国运动。1918年作为南方代表赴上海参加南北议和。1920年赴安庆,反对武人干政,遭通缉,再次亡命上海。1921年创建斧头帮,斗败黄金荣、杜月笙,替穷人撑腰。1923年11月10日暗杀淞沪警察厅长徐国梁,事发后投奔卢永祥,在湖州征兵,与戴笠、胡宗南结为金兰兄弟。1926年任安徽副宣慰使,宣传北伐。1927年出席南京奠都典礼大会,指责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引起蒋介石不满。1928年8月18日暗杀安徽建设厅长张秋白,1930年7月24日暗杀上海招商局总办赵铁桥,号称暗杀大王。

王亚樵,1889年2月14日出生于安徽合肥磨店乡,自幼读书,聪颖过人,曾参加前清末科举考试,名列前十名。家世贫寒,祖父王榜,父王荫堂,均耕种地主田地。虽其父王荫堂行医,亦以务农为本,历年所收,均不敷所出,因欠租无法交付,被地主孙有富告到官府,受处罚后佃季家围田,收谷太少,又被地主季广德摘佃逐出。只得移居到磨店镇上,开设一个小染坊糊口,屡被土豪劣绅李竹斋家丁恃势不付钱取染,吵打数次,反请酒赔礼。王亚樵目睹豪强、清廷官吏压榨人民,痛恨入骨。当时正值英、法、日、俄、德列强汹汹入侵,瓜分中国。目睹清廷媚外无能,民族濒临灭亡,每与合肥、巢县、寿县青年志士谈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慷慨悲歌。王亚樵秉性倔强,嫉恶如仇,见义勇为,不屈不挠,邻里友人多赞亚樵有古烈士风。后与友人组织“正气学社”,探讨文天祥生平事迹,结识吴旸谷、柏烈武等。

孙中山先生倡导革命,于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是年王亚樵22岁,与乡人李元甫、王传柱、李小一等,响应中山先生革命主张,与柏烈武接洽,由王亚樵、李元甫、王传柱担任合肥革命军正副司令,在合肥李文忠公祠组织军政府,宣布独立,撤销清廷一切官吏。事有凑巧,是时亦有孙品骖由同盟会上海总部领到委任来肥,与巡防营季光恩、团练使袁斗枢,亦在合肥大书院成立军政府,宣布独立,自任司令。两派人枪实力,均不相上下,王亚樵等主张开李府仓房,封李府典当,以作军饷,及赈济贫民。孙品骖等主张暂维持旧有土豪劣绅和士大夫阶级。因而两派意见不合,时相龃龉。后孙品骖将李元甫、王传柱、李小一等枪杀。王亚樵因下乡集合队伍,未遭难,因而亡命南京。

王亚樵因在南京见到江亢虎组织中国社会党,颇符志愿,即加入社会党,受命负责安徽支部。旋于1912年秋回到安徽,与全椒人刘大魁、巢县人丁鹤龄、怀宁人蒋非我、合肥人唐幼文、朱瘦梅、洪耀斗、许习庸、芜湖人杨柳堤等先后在合肥、全椒、巢县、安庆、芜湖各地,成立县支部,安徽总支部设在合肥撮镇夏家祠堂,因王亚樵一向长于演讲,富有组织能力,所以各县加入者颇众。他的生活很朴素,常穿一套破西装,拿一根自由棍,口留小胡,奔走不遗余力,卧稻草、吃残饭,是他常事,处世接物,非常诚恳,因此社会党在安徽极为发达。北洋军阀皖督倪嗣冲称社会党为“乱党”,下令通缉。丁鹤龄遇害,王亚樵于1913年秋率领一班同志,出亡上海。

到上海后,王亚樵白天做苦工,夜晚宿马路盖报纸,贫困不移其志,继续寻求革命,结识在国内倡导安那其主义(无政府主义)的北大教授景梅九,钻研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主义学说,参加无政府主义研究小组,研究怎样打倒社会上一切强权。后来王亚樵在反动政府统治时代致力于暗杀大军阀、大官僚,实是受了无政府主义影响的关系。

王亚樵绝对是民国时期响当当的人物,戴笠、胡宗南和他是结拜兄弟,他还创建斧头帮,当时的黄金荣、杜月笙都对他害怕三分。1919年北洋军阀段祺瑞左右北京军政大权,反对以孙中山为代表的民主力量,王亚樵见到段祺瑞违反民意,义愤填膺,以革命党人身份,上书孙中山先生,建议轰炸北京政府,杀死段祺瑞,“实行锄除民贼,以救危亡”,“非组织暗杀团体不可”。当被孙中山先生批驳曰:解决革命,应以武装力量彻底推翻其组织,不在于杀死一个人。后中山先生由上海回到广东,重组军政府,王亚樵亦随中山先生到广东,供其驱策。民国21年冬,在为纪念中山先生而召开的展览中山先生遗墨大会上,展有王亚樵建议中山先生轰炸北京政府一书,言多激烈,是以后人皆称王亚樵是极左派人士。

民国建元以来,军阀割据。李纯霸占江苏,无恶不作,同盟会员韩恢有见及此,号召一班有志之士,共同反对李纯,实现中山先生三民主义。是时中山先生去日本,王亚樵到上海,对韩恢主张,甚为钦佩,因而与徐州人胡抱一追随韩恢到苏北、洪湖一带组织军事实力。不料李纯探得韩恢、王亚樵已离沪,遂于上海新、申两报发布通缉令,说王亚樵、韩恢离沪,图谋不轨,严饬各地军警缉拿。结果,韩恢被李纯捉拿解南京殉难,王亚樵则暂息隐于其故乡合肥磨店集。以后王亚樵到上海创设复炎小学,即是纪念韩恢革命精神不死,其复炎二字,是韩恢生前别号。

1920年9月,军阀张文生暂署安徽督军,贪污腐化,在安徽各地遍设厘金关卡,剥削人民。王亚樵于1921年到安庆,见到张文生如此不法,即与许习庸、何哲仁、周无为、郑青士、蒋非我、刘醒吾、阚培林等在安庆宣布,为促进中山先生民权革命,组织安徽民权协进会,号召市民、工人、学生一致参加反对军阀张文生专政,并主张安徽军政分治,不得由武人兼掌政治,电北京政府,要求皖人许世英主皖。北京政府深知张文生在皖不得民心,激怒皖人,准予所请,于1921年9月特命许世英为安徽省长。王亚樵得讯后,即邀请安庆各界人士,前往码头欢迎许。因此张文生恨王亚樵入骨,碍于法律不能明捕明杀,特令其亲信副官张醒黄暗中逮捕杀王。而张与王有旧,曾得过王之恩惠,不忍下此毒手,遂走告王,速离安庆,以免杀头之祸,王亚樵闻之,即与郑青士、蒋非我化装登轮,再次出奔上海,通电反张,周旋年余,张始离皖。

1921年,王亚樵从余诚格手中接管安徽旅沪同乡会,号召皖籍工人入会,一时间入会者络绎不绝,劳工总会人数达到十万之众。一次,一名皖籍工人遭到大资本家恶意拖欠工资,工人前往索要,反遭毒打。王亚樵得知此事后,怒不可遏,当即前往铁匠铺打造了一百把斧头,率领一百名大汉手提百把利斧,冲进资本家的大院中讨要说法,吓的资本家连连道歉,当即赔付工人工资。至此,斧头帮在上海声名鹊起,连青帮大亨黄金荣、杜月笙也要惧让三分。

1923年,曹锟、吴佩孚在北方军权在握,通过贿赂曹锟“当选”总统,孙中山先生命令在沪国民党元老柏烈武反对曹、吴,王亚樵接受柏烈武指示,与洪东夷、李小南、关芸农、郑青士、蒋非我、刘醒吾、程德源、魏曙东、邓宏铭、丁子谷、席文翰、郑益庵、殷爱棠等组织上海市公民大会、安徽劳工总会、公平通讯社等反对曹、吴的宣传机关,集合上海市民、工人、学生游行示威,并令合肥人郑益庵伪装曹锟,使众人指骂和鞭挞。曹、吴在北方得悉,怒甚,电上海当局,指王亚樵为匪,着就地拿办,王亚樵机警过人,终未遭其毒手。嗣后王亚樵见到口诛笔伐无济于事,乃联络浙督卢永祥,以军事实力,推翻曹、吴,这是王亚樵开始于军队活动事业。

1923年,南方国民党决定联络张作霖、段祺瑞共同出兵,讨伐曹、吴。特派王亚樵负责联络。王亚樵亲自到浙江见皖系卢永祥,接洽出兵,当由卢永祥慨允负责,但提出意见,如要我讨伐曹、吴,必先击溃苏督齐燮元。击溃苏督齐燮元,必须先杀淞沪警察厅厅长徐国梁。徐国梁是齐燮元亲信,现拥有上海7000名警察在手,又兼是准备攻浙前敌总司令,不灭徐国梁,不但有后顾之忧,万一失败,恐无退路。王亚樵因见卢永祥提议合理,遂允卢先杀徐,后攻齐。

王亚樵由浙回沪,即召集郑益庵、朱善元、詹效伯、吴鼎九、何守鼎、史庆生等十数人,探得徐国梁经常在大世界对面温泉浴室洗澡,命各怀手枪到温泉浴室门口等候。于1923年11月10日下午,徐国梁果乘其自备汽车来温泉浴室洗澡,洗罢出门,正欲登车之际,由郑益庵、朱善元各持手枪向徐国梁要害袭击,徐国梁不治身死。

当年王亚樵为了给一个职工讨回公道,向杜月笙下了最后通牒,直言要刺杀杜月笙。杜月笙吓得慌了手脚,多方托人斡旋、疏通。王亚樵因避居香港,行动不便,又碍于说情者的面子,这才停止追究。

王亚樵因刺杀徐国梁得手,复到浙江向卢永祥报道,卢永祥对王亚樵非常器重,不但应允出兵,还委任王亚樵为浙江纵队司令,划湖州之地为王亚樵练兵。王亚樵即在湖州八雀寺、三对门二山之间招兵买马。当有方振武、余亚农、戴笠、胡宗南、胡抱一、黄文迪等前来参军,均受编任队长之职。各方人才汇聚,使湖州八雀寺的司令部生气勃勃,别动队的面貌逐渐变得庄严雄伟起来。期间,王亚樵与戴笠、胡宗南意气相投,经胡抱一提议,王亚樵与胡抱一、戴笠、胡宗南四人结拜为金兰兄弟。

迨至民国13年秋,卢永祥始命令王亚樵、杨化昭、臧致平、陈乐山、卢筱嘉、张载阳、潘国纲等率军讨齐。后曹、吴在北方得悉,即命苏、皖、赣、闽四省攻浙,张载阳、潘国纲叛变,引孙传芳大军深入浙境,王亚樵因事危,保护卢永祥向沪杭线退却,孤军独守松江40天,因寡不敌众,始护卢永祥退至上海,后卢永祥北上依附张作霖。除黄文迪率部投降改编外,方振武、余亚农前往北方投靠冯玉祥,后方振武发迹为皖主席,余亚农为方振武之师长。戴笠、胡宗南分别前往报考黄埔军校,与王亚樵分道扬镳,后来戴笠得势,以蒋介石为师,与王亚樵形成对立,各走极端,王亚樵反蒋介石,戴笠保蒋介石,自此结拜兄弟反目成仇。

1924年11月中山先生应邀北上,发表《北上宣言》,提出召开国民会议的主张。国民党人分赴各地说服实力派人物,通电拥护中山先生。王亚樵随柏烈武去河南,于郑州晤见河南督军胡景翼,相语大悦,胡景翼拥护中山先生主张,并委任王亚樵为河南混成旅旅长。未几胡病故,王亚樵不为胡部所容,遂离河南回上海。

1926年国共合作出师北伐,常恒芳任安徽宣慰使,王亚樵任副宣慰使,分赴各地宣抚军民拥护北伐,打倒军阀。常恒芳偕李小南、郑青士等到太湖起兵,宣慰使署设太湖。王亚樵偕阚培林、刘醒吾等到洪泽湖起兵,副宣慰使署设高良涧(洪泽),有张在中、朱子云、许志远、魏益三等接受宣抚,起兵千余人,待命攻合肥、安庆以援北伐。安徽军阀陈调元派兵围困王亚樵于洪泽湖,相持数月,翌年春王亚樵率众分路突围,突围后仅余随从十余人赴南京。阚培林、张在中、殷爱棠、刘醒吾等突围至来安水口镇,被陈调元尾追擒获,四人惨遭活埋于水口镇。亚樵前期十多年活动,历经六次通缉,始终不渝其志。

王亚樵突围至南京,正值蒋介石背叛革命,所谓“定都南京”,成立国民政府,内定王亚樵出任津浦路护路司令。王亚樵目睹蒋介石倒行逆施,发动四一二大屠杀,无数革命志士遭无辜杀害,国共合作、三大政策一扫殆尽,北伐中道而废,至为伤感。

南京中山公园“奠都典礼”大会,王亚樵由孙科提名,以工人代表名义出席大会,王亚樵在大会发表演说,大意称广州出师,直系吴佩孚主力虽被摧垮,盘踞东南的孙传芳虽被赶走,但大小军阀尤其北方军阀并未扫平。北伐乃总理遗愿,总理呕心沥血,实现国共合作,容纳共产党人,团结所有国人共赴北伐,兴师北上,军阀闻之而遁,望风披靡,北伐军所向无敌。一旦疑窦丛生,清共而容军阀,数以万计无辜革命志士、工人、学生惨遭杀害,戈矛所向非敌而我,亲者痛,仇者快,以胜始而以败终。亚樵乃一平凡党人,奔走北伐历有年数,借奠都典礼机会,披肝沥胆,冒言直谏军政领导,以国家民族为重,勿忘总理遗愿,保障人权,停止屠杀,团结国人,团结所有革命力量,将北伐进行到底。并高呼:“打倒军阀!”“保障人权,人权第一!”“反对屠杀!”王亚樵演说,闻者无不悚然。

蒋介石密令南京警察厅长温剑刚逮捕王亚樵。温剑刚指令侦缉队长张祥于次日晨率侦缉队围亚樵寓所洪武街三号,入内逮捕亚樵,洪湖突围部众均带有武器,将侦缉队人员全部缴械,待亚樵脱逃,始发还武器放走侦缉队人员。

王亚樵离开洪武街潜往陈铭枢处避难。陈铭枢对亚樵说:“你怎么如此大胆?公开反对清共,反对总司令,他必疑你亲共,不会放过。”陈铭枢旋即密送亚樵前往上海,自此王亚樵与蒋介石形成水火之势。

王亚樵与中共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多次帮助中共渡过难关。筹款万元让中共的《红旗日报》得以继续出版、为去延安的共产党员提供路费,出资援请律师帮助被捕的共产党员辩护等等。

1927年以后,国内政局起了巨大变化,无党派进步人士、中国国民党左派,由反军阀转向反蒋。中国国民党内部各派系如胡汉民派、汪兆铭改组派、太子派(孙科派)、西南派等,亦群起反蒋,但国民党内部派系反蒋,多为争权夺利,时反时合,利益均沾则合,权利冲突则反。亚樵是反蒋激进人物,自始至终不与合流,不论何派何系,只要反蒋他就合作。

安徽军阀陈调元投靠蒋介石,任安徽主席,继续作威作福。柏文蔚、常恒芳33军驻安徽反受其排斥。水口镇阚培林、张在中、刘醒吾、殷爱棠等同志死难,亚樵至为悲痛,遂与33军军长柏烈武、党代表常恒芳商讨对付陈调元,王亚樵力主杀陈以慰死难同志。

1928年秋,探悉全国建设委员会委员长兼安徽建设厅长张秋白请陈调元在其住所南京梅溪山庄午餐,乃由宣济民、吴鸿泰、王干廷、牛安如、刘德才等前往动手,但陈调元不在,宣济民等杀陈不得,当场击毙助陈做坏事的张秋白。

陈调元闻张秋白被杀,惶恐万分,请求调离,辞去安徽省主席,由方振武继任。1929年前后各派反蒋兴起,王乐平(同盟会员)、柏烈武、刘芦隐(胡汉民派)、王亚樵、恩克巴图等联合反蒋。时有留日归国学生赵铁桥伪装反蒋,加入王乐平为首的反蒋组织,从中破坏。

方振武非蒋嫡系,受排斥,王亚樵约方振武参加反蒋。方在安徽有余亚农、鲍刚两个主力师及新编部队数万人。石友三兵驻浦口附近,亦非蒋嫡系,王亚樵与石友三有旧交,再约石参加。余立奎旧部第四独立旅旅长彭建国兵驻常州,余立奎约彭建国起义,彭遵余意。

但军费无着,方振武将安徽凤凰井、金河、沿河、湾址四个厘金局交王亚樵充军费等用。但沿河、湾址两厘金局被杜墨林、朱雁秋两人侵吞,仅其余两局收入用于军费。王亚樵令其弟述樵拿三万元顶下上海亚洲饭店,将常州全部起义军人家属接至亚洲饭店居住,按月支给生活费用,免去家室之虑以坚其志。

三路相约,石友三率部攻浦口,方振武兵出安庆沿江而下与石友三会合。余立奎赴常州率彭建国部沿京沪线直捣南京。后人称之为民国18年三路军讨蒋。

赵铁桥叛变告密,蒋介石闻讯,首将方振武骗至南京扣押,再派兵至常州围攻余立奎、彭建国,事出意外,余立奎战败被俘与方振武同关押于陆军监狱。彭建国逃沪。石友三无方振武后援力战,不利逃脱。三路军讨蒋宣告失败。

三路军讨蒋,王亚樵居间秘密活动,未引起蒋介石注视,蒋介石注意力集中于王乐平。赵铁桥为进一步求得蒋介石宠信,媚蒋献策杀王乐平。1930年2月18日晚,赵铁桥于上海霞飞路霞飞坊王乐平寓所杀害了王乐平。赵铁桥后被任命为上海招商局总办。王亚樵、常恒芳等悲痛王乐平死难,痛三路军讨蒋失败,恨赵铁桥入骨,决意杀赵铁桥为王乐平及讨蒋死难者复仇。恰巧,李国杰与赵铁桥有嫌隙,遂收买王亚樵刺杀赵铁桥,许诺事成之后以江安号轮船作为酬谢,王亚樵见此举一举两得,当即同意。

王亚樵指派王干廷、夏绍恩、牛安如、费祥元守候上海招商局门前,伺机杀赵。是年7月24日上午8时许,乘赵铁桥下汽车进招商局无备,四支手枪齐击,赵铁桥不治身亡,附近巡捕见击赵铁桥势凶而避之,四人安全走脱。

然而,王亚樵没能逃过自家兄弟的暗杀。1936年10月,王亚樵因叛徒出卖,被戴笠派人暗杀,身中五枪,被刺三刀,当场身亡,王亚樵的脸皮也被特务剥去。

赵铁桥死后,李国杰夺得招商局大权,于是兑现前诺,把江安号轮船交与王亚樵。江安号轮船当时的经理叫张延龄,是张啸林的本家侄子,也是杜月笙的门徒。张延龄自恃后台强硬,拒不交船,双方相持不下。王亚樵于是派人乘夜将张啸林住宅的后院墙炸了个大洞,以示警告。王亚樵认为,杜月笙、张啸林虽势力雄厚,但妻妾成群、家财万贯,断无同人以命相拼的勇气。事情进展果如王亚樵所料,王亚樵再派往数百人,手持利斧,上船逼张延龄交船。张延龄逃进杜月笙府求助,杜月笙害怕招惹王亚樵,请黄金荣出面向王亚樵求情,主动向王亚樵道歉赔罪,并立即交出江安号轮船。

王亚樵收回江安号轮船后,进一步向杜月笙提出平分上海江海轮买办职位的要求,并向杜月笙索要十万大洋,名为索要,实则就是敲诈。杜月笙虽痛心至极,但因惧怕王亚樵,最后还是给了王亚樵十万大洋并让出了部分买办职位。

后来在1933年,王亚樵因组织“铁血锄奸团”谋刺蒋介石、宋子文案发,暂避香港。此时杜月笙的一个在上海浦东私设吗啡制造工厂的门徒,因同职工有矛盾而将该职工毒死。职工家属得知后,向司法部门提出控告,结果也遭暗算。王亚樵闻讯后,寄函杜月笙询问,杜月笙未作回复。王亚樵再函,杀杜月笙之意流溢于字里行间:“你放任门人草菅人命,毫无人道,吾当小试牛刀,以为惩戒。”杜月笙接函后马上慌了手脚,多方托人斡旋、疏通。王亚樵因避居香港,行动不便,又碍于说情者的面子,这才停止追究。

1930年前后蒋介石集中兵力“剿共”的同时,急需扩军对付西南反蒋战线,但军费浩大财政枯竭,扩军备战受到限制,因此欲在全国试行“米照捐”,增加财政收入。西南政务委员会萧佛成到上海,联络上海反蒋人士,扰乱蒋介石扩军备战计划。

1931年蒋介石令安徽省主席吴忠信在安徽芜湖、大通、大胜关等产米区试办“米照捐”。王亚樵令其弟述樵联络上海大专院校学生戚皖白、杜敬纶、雷可南、汤绍松、刘竹青等筹组“安徽旅沪学会”,首由该会发难。王亚樵暗中敦促安徽反蒋人士支持。

“安徽旅沪学会”出面召开反“米照捐”大会,邀请柏烈武、许世英、常恒芳、李少川、李次山、高一涵等参加,发出通电,推五路代表,分赴南京、庐山、安庆、芜湖、蚌埠请愿。发动安庆等地米商罢市,米船停运。一时粮运不通,粮价高涨。蒋介石被迫通过行政院长汪精卫下令撤销“米照捐”。

“米照捐”被迫停办,扰乱了蒋介石扩军备战计划。蒋介石获悉是王亚樵一手发动,“安徽旅沪学会”是王亚樵的反蒋组织,遂明令查封“安徽旅沪学会”,密令戴笠监视王亚樵行动。自此王亚樵与戴笠展开针锋相对斗争。

1931年蒋介石与胡汉民之间的矛盾俞演俞烈,蒋介石竟下令软禁胡汉民,胡汉民的家属林焕廷找到王亚樵,出20万大洋买蒋介石的人头。王亚樵与蒋介石交恶由来已久,当即应允,遂命华克之率陈成等跟踪蒋介石至庐山,由于一路上关卡重重,枪械无法携带,王亚樵便买来十几只火腿,用刀将火腿中间削空,然后将枪置于其中,再用针线缝好,外面涂上一层盐泥,几乎是天衣无缝,由王亚瑛、刘小莲两妇女将藏有枪支的火腿分送庐山。华克之等人取出枪支后,却将火腿随意扔在了路边。不料,蒋介石的侍卫在巡逻中偶然发现了一只火腿,他发现这只火腿外表完好,可是中间却明显被人用刀削空了。他们分析一定有人夹带武器上了山,因而他们一方面加强了警戒,一方面封山搜索。6月14日,蒋介石在庐山散步,被王亚樵手下杀手陈成遇见,陈成本想等蒋介石走近以后再开枪,不料却被巡逻警卫发现行踪。迫于无奈,陈成只好冲出树林对着相距甚远的蒋介石开枪射击,一击不中,反被蒋介石身边侍卫乱枪打死。史称庐山刺蒋。

庐山事件之后,王亚樵杀蒋之心更切,国民党内部亦多起而反对,蒋介石为缓和内外,伪称下野退居奉化,密令财政部长宋子文卡住孙科财政、逼孙科下台。于是西南政务委员会萧佛成、太子派马超俊等均至上海,商讨锄杀宋子文打破蒋介石阴谋,各方反蒋人士公举王亚樵承担。王亚樵决定待宋子文来上海在火车北站锄杀。侦察宋子文行踪的急电告知:康叔(宋子文代号)将于7月23日上午7时抵沪不误。23日清晨,各部人员领到手枪24支,烟幕弹一个,分赴北站守候。宋子文下车,华克之急命开枪,但宋子文与其秘书唐腴胪均穿白色西装,同戴白色拿破仑礼帽,身高年龄相仿,误将其秘书唐腴胪击毙。华克之亦误认击中,即命张玉华掼了烟幕弹,全部人员乘烟幕安全离开车站。后人称之北站刺宋。

王亚樵致力于暗杀,无论是手段还是目的,都与中国共产党并无共同语言。但是,骨子里同情弱者的王亚樵对中国共产党抱有同情心态。1931年底,中共地下党主办的《红旗日报》被国民党当局查封,华克之因而向王亚樵提议:“九哥,你买个印刷厂送给共产党吧,你就给革命立了盖世之功。”王亚樵二话不说,不出三天,筹款万元交华克之转递,使中共《红旗日报》得以继续出版。一年后,印刷厂又遭查封,王亚樵再次解囊,出钱赎出被关押的工人并安置好他们的出路。此外,王亚樵还曾为去延安的共产党员提供路费,出资援请律师帮助被捕的共产党员辩护等等。

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丢了东北三省去上海休养,杜月笙为了显示自己在上海能罩得住,就给了张学良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颇有底气的对张学良说:在上海无论遇到什么麻烦,打电话给他,他都能摆平。但杜月笙向张学良说完这番话以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遇到王亚樵你要小心。

张学良到上海入住杜月笙府之后,王亚樵在其门前放了一枚拆去引信的炸弹,让杜月笙转告张学良:要么马上回到北方去,重整兵马,和日本人决一死战;如果不战,请返回东北,自杀以谢国人。如果既不愿战也不肯死,那么请将全部财产交出,购买军火,接济关外的抗日义勇军。以上三条务必择一而行,否则我就代表人民予以制裁。

杜月笙深知王亚樵的厉害,便奉劝张学良早日离开上海,以免王亚樵实施暗杀。张学良深感恐惧,立时离沪。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