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历史上首位被赐予“国葬”的新兴人

他在新兴县民国历史上有“国葬第一人”之美誉,即民国时代首位被国家赐予“国葬”的新兴人。在本文中,笔者就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人物,他就是来自新兴县稔村镇布夏乡(今布夏村委会)射村的一代爱国将领、抗日志士梁佐勋将军。

微信图片_20200726111039.jpg

梁佐勋将军像

梁佐勋(1898-1938年),字剑虹,新兴县稔村镇布夏乡射村人。国民党抗日英烈,追赠陆军少将。历任整编粤军第一师第四团排长、连长,粤军第二独立旅补充团第二营营长,第19路军60师180旅上校团长。抗战时期任国民革命军第66军160师958团上校团长,率部在江西南浔线帅家门指挥作战,不幸中弹殉国。国民政府中央军委追赠梁佐勋少将军衔,授予“民族英雄”光荣称号,并赐国葬。是历史上首位被国民党政府赐予“国葬”的新兴人。

梁佐勋自幼家贫,读私塾数年,勤奋好学,粗通文墨,喜习书法。辍学后,到稔村圩的商铺做杂工。二十出头之时,往鹤山县沙坪圩山货店当掌柜。当时,该店老板官瘾突发,行贿当上民军排长。可是这个老板过不惯军队生活,指挥无术,士兵不服,不久,便把职位让给梁佐勋。

微信图片_20200726111028.jpg

民国时期的鹤山县沙坪圩

梁佐勋弃商从戎后,觉得一个军人的天职是守土安民,兴邦定国。而且目睹当时的“民军首领”包烟庇赌,设关收税,鱼肉乡民,危害社会,梁佐勋遂伺机率领全排士兵投奔邓仲元为师长的粤军第一师第四团,不久,升为连长。此后,梁佐勋一直在粤军中任职,曾率部参加过讨伐桂系军阀、平定商团叛乱、二次东征以及北伐等战争。

微信图片_20200726111028.jpg

粤军第一师将士

1929年,梁佐勋在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二独立旅任职。当时蔡廷锴任旅长,沈光汉任副旅长,谭启秀任补充团团长,梁佐勋任补充团第二营营长,奉命进剿东江陈炯明残部。

不久,国民政府中央调整全国陆军,粤军第二独立旅改为中央番号第六十师,蔡廷锴任师长。1931年蔡廷锴任十九路军军长,沈光汉任六十师师长,梁佐勋在一二零旅邓志才部担任第五团团长。同年10月4日,十九路军全军举行大阅兵。《蔡廷锴自传》记载:“是日检阅六十师的总评:以刘占雄之黄茂权,邓志才之梁佐勋团最为精神。”

微信图片_20200726111006.jpg

廷锴军长检阅十九路军情景

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者借口“三友实业社”工人与日僧殴打冲突一事进攻上海,国民党十九路军全体将士奋起抵抗,淞沪战争爆发。时任十九路军第六十师上校团长梁佐勋,奉命驻守上海闸北、虹口、八字桥,抗击日军,连续打退由日本侵略军军官野村、盐泽分别带领的久留米混成旅8000多人的进攻。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954.jpg

淞沪会战爆发,日军占领上海

接着日寇派出白川将纠集两个师团敢死队前来增援,又昼夜派出机械化部队毁我工事,配30多架飞机掩护步兵反扑。梁佐勋团长临危不惧,指挥战斗,率领本团官兵,以少战多,以寡敌众,浴血奋战,打得敌人落花流水,丢盔弃甲,俘敌营长空闲少校1名,俘敌300余人,缴获枪支弹药不计其数。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942.jpg

日军航拍的淞沪战场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931.jpg

沪会战中惨遭日军炸毁的建筑

2月11日,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电令“放弃闸北,似杨行、大场、真如、虹桥为战线”,蒋光鼐、蔡廷锴回电反对。十九路军在真如抗击日军至3月1日23时,才与第五军退出真如防地,由梁佐勋团负责收容。梁佐勋团在真如车站阻击日军追击部队,战斗甚烈,伤亡颇重,后退至江桥。事后,蔡廷锴将军回忆“一·二八”淞沪战役情况时说:“是晚九时,接沈师长电话:今日我师在真如车站与敌‘追击队’激战甚烈,我梁佐勋团伤亡甚重,刻已撤至江桥。”

微信图片_20200726111725.jpg

淞沪抗战中的中国守军留影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837.jpg

十九路军英勇抗日

蒋介石虽然连续下达“不准抵抗”命令,并急忙迁都洛阳。但是,国内外爱国人士对十九路军抗日将士的热烈支持,给他们以巨大的精神鼓励。刚从苏联归来的孙中山夫人宋庆龄,立即偕同宋子文夫人亲临梁的团队战地慰问。上海工农兵学商各界的慰劳队日夜到前线慰问。海外华侨、团体纷纷捐款赞助军饷。

1932年5月5日《上海停战协定》签订后,十九路军南调福建休整兼清剿当地土匪。梁佐勋团随六十师进驻漳州,后调福州。同年11月中旬,李济深、蔡廷锴等在福建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制定《人民权利政纲十八条》,梁佐勋仍任团长。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812.jpg

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治理下的福州街头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822.jpg

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当时发行的印花税票

“闽变”失败后,梁佐勋不愿投靠蒋介石,遂离职回粤,居家务农,曾在书房壁上悬挂自书的“壮志饥餐倭奴肉,笑谈渴饮矮子血”和“忍令上国衣冠,沦于夷狄,相率中原豪杰,还我河山”条幅,借以明志。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日军发动了惨无人道的、倾巢而出的、全面的侵华战争。祖国风雨飘摇,危在旦夕。中国共产党发表了“停止内战,全面抗日”的呼吁,全国爱国人士纷纷响应,迫使南京政府团结合作抗日。在国家至上、民族至上、抗战第一、胜利第一的口号鼓舞下,梁佐勋深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决然辞别家园,重返军旅,任国民革命军第66军160师958团上校团长。转战大江南北,立下汗马功劳,并荣获二等甲级宝鼎勋章。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802.jpg

时任958团上校团长的梁佐勋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750.jpg

梁佐勋获授的二等甲级宝鼎勋章

1938年8月,日本华东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集结第5、第6、第9、第27、第101、第106师团及波田、志摩、铃木、高品、石原支队,飞机200多架、舰艇20余艘,近20万人,组成第11军,沿长江两岸水陆并进,大举向武汉进犯。

根据蒋介石“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的指令,国民党军队在九江之战失利后奉命向南浔线的牛头山、金官桥、十里山、赛城湖一线撤退,重设防线抗击日军。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742.jpg

武汉会战爆发,日军占领国民政府武汉行营

梁佐勋奉命率团挺进江西庐山山麓南浔的牛毛尖山、钵盂山、东孤岭构筑工事防守。8月3日,日军伊东101师团向中国守军发起进攻,被我军160师会合王敬文军团设伏夹击,毙敌3500多人,伤敌4000多人。日军被中国军队阻击在东孤岭、牛毛尖山、钵盂山一线,无法逾越。随即,日军调整部署,19日开始命101师团以飞机、炮舰正面攻击我军阵地。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733.jpg

武汉保卫战中修筑的防御军事

日军第101联队队长饭冢国五郎大佐,在侵华日军中素以凶悍、狡诈、作战凶猛,手段残酷著称,曾获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赠赐的“猛将”称号。

9月1日,骄横拔扈的饭冢以2个纵队正面佯攻,主力绕至侧翼,全线向坚守牛毛尖山、钵盂山、东孤岭阵地的梁佐勋团发起5次大规模的进攻。梁佐勋率全体官兵,勇猛反击,饭冢告败,进攻一筹莫展。是夜,日军伊东师团长电令饭冢,务必于9月2日攻克中国守军阵地,并连夜急调一个大队兵源增援。2日晨,饭冢命步兵、炮兵协同,兵分左、中、右三路迂回包抄,以密集的炮火向梁佐勋团固守的阵地发起猛烈的攻击。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714.jpg

日寇向东孤岭阵地发起进攻

面对强敌,梁佐勋思虑,若阵地失守,全师防线即溃。他号召全团官兵“仁者生,屈者亡,誓与阵地共存亡”。指挥全体官兵,依托工事,浴血奋战,击退了饭冢数次进攻。但是,日军源源不断,增加炮火轰击,阵地工事成焦土,敌蜂拥而至,梁团长急令官兵端起剌刀,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鏖战壮烈。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706.jpg

中国守军向日寇猛烈射击

战隙,梁团长命官兵抢修工事,用阵前日军尸体垒筑战壕缺口,激励士兵为国效劳,对进攻之敌狠狠打击。此刻,日军的炮火铺天盖地而来,梁佐勋团长走出指挥所,指挥战斗,在激战中不幸中弹身亡,以身殉国。

这一仗,国民党160师五次与日军争夺阵地,毙敌400多名,我军伤亡400多人。此仗之后,东孤岭、牛毛尖山、钵盂山失陷。3日,饭冢的第15次进攻又被固守东孤岭的160师击退。恼羞成怒的饭冢,发疯似的亲率三四百人的残部扑向山上。一阵密集的枪声中,饭冢身中数弹倒地毙命,结束了他的帝国武士梦。至此,日军第101联队被中国守军全歼。

微信图片_20200726110657.jpg

侵华日军在饭冢国五郎墓前留影

据958团老兵回忆,团部卫生队绑带所发出伤票900多人,重伤的300多人,阵亡官兵600多人。战至九月中旬,阵地交957团接防,全团剩下官兵不到400人。余下士兵300多人补充入956团,军官全部回广州入第四路军射击训练班学习。

事后,160师将烈士遗体南运广州,广州各界民众在广州市东川路粤光殡仪馆举行公祭,国民党政府中央军委电唁“梁佐勋团长在江西南浔英勇抗日,为国捐躯,追赠少将军衔,授予民族英雄称号,并赐国葬,以资旌表”。梁佐勋也由此成为民国历史上首位被赐予“国葬”待遇的新兴人。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