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四大悬案,80多年后仍扑朔迷离!烧脑堪比悬疑大片

话说1929年的5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名胜之地,距离著名景点九老洞右侧12公里处,平日就是山荒地僻、乱草丛生、人迹罕至的三霄洞内,忽然有72具尸体横陈洞内。

图:峨眉山三霄洞

这些尸身,个个面目狰狞,四肢扭曲,据后来亲证者回忆说,“就像活埋后刚从泥坑里挖出的死人”。事发当时是有70多位善男信女在洞内作法事,是突然爆发,另外有5人因往洞外小便,只被某种突如其来的气浪击倒昏迷,幸免于难。

很快,那时的成都地方名报《新新新闻》在头版头条传布了这起奇怪而罕见的特大重案,一时间全国哗然,当时的峨眉县县长余文寿,迫于社会和上峰压力,以对峨眉山管理不善的名义引咎辞职。

该案扑朔迷离,就尸检结果而言,不像人为谋杀,现场情况来看,也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所以,当时的《新新新闻》刊发此新闻时,标题颇耸人听闻:“峨眉山大摆黄河阵,三霄洞娘娘显灵,七十余人丧残生!”

当时的成都华西大学老教授范美清看了报道后,认为在科学昌明的20世纪,如此结论不免太怪力乱神,于是当年暑假,即带领几个弟子专赴峨眉山,意欲探查和揭开三霄洞众人死因疑云。但始终没有给出让人信服的定论。

读者中有到过峨眉山旅游的朋友,你们进去这个号称“死亡之洞”的地方看过吗?

“山东财神”梁作友诈骗南京国民政府案

1932年10月,南京国民政府历经“九一八”、“一二八”等事变的摧折,早已风雨飘摇。尤其是政府财政入不敷出到了举步维艰的之境。

可就在此际,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向中央报告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喜讯:山东黄县一名为梁作友的巨商,上书愿意将所藏财富7000万元的一半志愿捐助中央政府——虽然此前此人默默无名。开出的唯一条件,只是希望政府需先研究制定好开支的具体项目,经梁本人过目同意即可打款。

中央大喜过望,立即安排头等客车将梁财神接到南京好生招待,住进了当时最豪华的中央饭店,政府要人频频拜访,纷纷宴请,处处导游,一切费用均由政府开支。

图:当时所摄梁作友像

10月14日,向来架子很大的财政部长宋子文一反常态,破例接见;接着,10月16日组织部长陈国夫接见,并专门合影留念;10月18日,蒋介石命令迎送其人到汉口,亲自会见。一时间,中外记者云集报道,纷纷称誉其为“爱国义士”、“中国第一奇男子”。

但是,政府如约制定好开支用途并请梁过目后,钱款还是杳如黄鹤。最后,才发现此人根本就是一骗子,不名一文。但是既然政府已经搞出了这么大动静,又有总裁“担保”,不愿将丑闻流布,封锁消息的同时,只是将他驱除出武汉。

就是这么一个山东乡下的农民,糊弄了整个民国政府,骗吃骗喝,风光一时,还全身而退,真奇人也。其中到底还隐藏多少内幕,早就难为人知了。此事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经盛鸿有专文详述。

错中错的“刺蒋杀宋”疑案

1931 年 7 月 23 日上午 7时 08 分,时任财政部长宋子文,偕机要秘书唐胪腴与侍卫6人,从北京开往上海的火车上下车,刚步出月台,要经候车室大门时,突遇刺客多名,手榴弹、盒子枪、手枪向他们猛掷。结果,宋氏幸免于难,秘书唐胪腴则挨了3弹,于次日因伤重殒命。

图:1945年的宋子文.民国摄影大师郎静山摄

此次刺杀目标,后来经调查,似乎是宋子文。而宋能躲过一劫,似乎因当日与秘书唐腴胪都穿白哔叽西装,都戴拿破仑帽,刺客分辨不清,所以误杀了唐胪腴。此次事件,到底何人指示、目的为何,民国史研究一直众说纷纭,遂成疑案。

关于内幕,后来有两份亲历者回忆录,但是互相矛盾。一份,是战后来自当时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的《外交回忆录》,认为是日本军部密谋刺杀反战的他,以制造侵略中国的借口,而当日宋子文和他们搭乘同一列车抵达上海,所以被误会;

另外一份,则来自号称“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胞弟王述樵半个世纪之后的回忆录。他说,是孙科为争夺国民政府主席一职,两次出巨款密谋暗杀蒋介石及宋子文。

两份供述,完全不同,而且时间如此凑巧,事发情况如此侥幸,至今也有点难以说清了。

北京白云道观36位老道合谋烧死观主案

位于北京西便门外二里地的白云道观,属全真教三大祖庭之一,历代是道教的庄严圣地,至今也是京师附近善男信女常去的香火胜地。

但民国时的1946年11月11日,该观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案,制造了道教史上闻所未闻的离奇事件:观内36名道长合谋,将主持(道教称一观头领为“住持”或“方丈”)安世霖道长及担任监管的亲信白全一道长二人活活烧死。

据后来陈述,住持安世霖生于1901年,河北房山人,1917年即16岁时即在白云道观出家,为人凶狠狡诈,1926年25岁时通过逼迫、巧取等方法篡得一之主的大位,死时也不过46岁。

据说,安世霖谋得主持之位后,采取种种手段迫害与压制观内众道士,私设公堂,制定一系列所谓的“僧规戒律”,诸如跪香、迁单、催单、开革、杖革、送等等,极尽盘剥与羞辱之能事,以达成其权利欲和树立权威。观内群道士历经20年左右时间不断向上申诉,结果都由于安世霖善于勾结、贿赂官员,都全身而退,反使得状告者岌岌可危。

图:现白云观邱祖殿,当日案发之地

终于在1946年11月11日晚9点,恩怨以最激烈的方式爆发。当晚,安世霖从情人处归观,刚躺下,一众道士闯进,用绳子双手反扭,拖至门外。同时,他的亲信白全一也被如法施置,与安一起被扔在邱祖殿后树下,从头到脚被泼上煤油,被活活折磨断气。

事发后,全观道众集会,宣告安、白二人罪状,称此举是执行太上清规,保卫道教。现场所有道士都为誓共进退,签名、按手印,表示都是主犯,并前往警局自首。

案发后,北平哗然。各大报纸纷纷报道,舆论对众道士大都表示同情,并有很多市民投书请求政府“无罪赦免”。最终,36名道士中有19人被北平法院判处5年有期徒刑。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