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峙上将不抽烟喝酒,不赌博,唯一爱好却令人害怕!

刘峙(1892年6月30日-1971年1月5日),字经扶,江西吉安人。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历任黄埔军校教官,河南省政府主席,参与北伐、中原大战等多场战事,甚为蒋介石赏识。民国江西五上将之一,素有北伐战争中的”福将”、中原大战中的”常胜将军”、抗日战争中的”长腿将军”和国共内战中的”猪将军”之称。抗战时曾任第一战区第二集团军司令,第五战区司令。1948年被任为徐州剿共总司令,被解放军全线击败。1950年到印度尼西亚,1954年到台湾,至1971年病逝。

刘峙身为国民党上将,一生从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赌博,但有一个唯一嗜好——最爱钱财。

从1928年起,刘峙先后在南京、上海、蚌埠、新浦、汉口、长沙、南昌、吉安、九江等处购买了大批房产、地皮和盐井、盐田,价值约500万元大洋以上。

这些产业都是以刘峙的大太太杨庄丽的真名或化名买下的。

刘峙上将不抽烟喝酒,不赌博,唯一爱好却令人害怕!

刘峙赚钱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利用太太同手下的军需处长、会计科长等人串通一气,策划谋财。

1939年春,刘峙调到陪都重庆担任卫戍司令兼防空司令。他借口重庆防空重要,成立防空部队,直属他领导的防空司令部。为此,他还先后成立了通讯队、防护大队、担架营、工程大队、机踏车排、警报台、对空联络哨、情报传递哨等单位。

实际上,这些部队没有别的兵,大部分是由他的卫戍总部部队顶替。

这些防空部队造名册时领到的军饷,大部分进了刘峙的腰包。其中的担架营由卫戍总部劳动队的犯人组成。这些人都是扒手惯贼,平时穿着便衣或军服在街上行窃,所盗钱物又分给劳动总队和防空司令部长官。

刘峙如此谋财,会不会出事?

当然会出事。

刘峙上将不抽烟喝酒,不赌博,唯一爱好却令人害怕!

1942年初,日军飞机轰炸重庆。校场口的石灰市最大的防空洞里一下子进去了好几千人。由于管理措施不当,几千人竟然闷死在洞里。事后,防空司令部调担架营去运尸体。担架兵为了夺取财物,甚至把一些处于假死状态尚能救活的人也都一一卡死。负责这项工作的,就是刘峙卫戍司令部的交通处长姜吟冰和交通科长刘吉龙。他们下令搜查担架兵的腰包,并将搜来的财物,如金银首饰、手表、纸币等,用小车运往刘峙家。

出这么一次事故,手下却往刘峙家运送了三次财物。

姜、刘都是刘峙大太太杨庄丽的亲信。

不料,这些财物运到杨家后,刘峙三房太太你争我夺,大闹起来,出了一场家庭纠纷,差点破了刘峙的家。

也正是因为这一场事故,刘峙差点一点被送进牢房,最后被撤职。

有人说:别看刘峙不抽烟喝酒,也不赌博,他贪钱爱财的本性更加害人,更加可怕。

附录

1939年春,刘峙被调到当时国民党的陪都重庆任卫戍司令兼防空司令。刘身兼二职,增加了捞钱的机会。他借口重庆防空的重要,要求成立防空部队,直属防空司令部。先后成立了通讯队,防护大队,担架营,工程大队,机踏车排,警报球台,对空联络哨,情报传递哨等单位。实际上,这些部队大部分是由原卫戍总部的部队顶替,如通讯队由卫戍司令部通信连顶替,担架营由卫戍总部劳动队犯人组成。这些人都是些扒手惯贼,他们平时穿着便衣或军服在街上进行偷盗,所盗钱物分给劳动总队和防空司令部长官,刘司令自然也进账了不少。一有警报这些人就到指定地点集合,准备抬担架。这些单位造名册领到的双份军饷,也大部分进了刘峙的腰包。

1942年初的一天,日本飞机以3-5架一批轮番不断飞入重庆上空,进行所谓的”疲劳轰炸”。发生了当时轰动全国的重庆隧道惨案。

隧道惨案的发生,社会舆论对刘峙进行了强烈谴责,使他一时间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国民党军委会无奈,只好组成由吴铁城、何成浚主持的特别军事法庭对该案进行审问。开始,通知刘峙坐在下面听审,使刘非常难堪。何应钦、钱大钧等一班高级将领得知后,打电话给吴铁成:”刘峙是二级上将,请你们不要胡来。”刘峙本人也通过当时的卫戍司令贺国光给吴、何送去大批礼物。吴、何本来就是例行公事,并不想真审刘峙,更不敢得罪刘的后 台老板何应钦。收受刘送的大量贿赂后,庭审的事就不再提起,只是撤掉其防空司令职务,而由贺国光接任了事。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