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有话说:关于顾顺章和向忠发的叛变

原编者按:本文系王明之妻孟庆树根据王明回忆整理的材料,后收入孟庆树编著的《陈绍禹——王明传记与回忆》一书,由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郭德宏教授供稿。该材料提供了很多过去不为人知的细节,对于了解当时的历史情况很有帮助,但有的地方回忆不够准确,例如顾顺章被捕是在武汉,并不是在南京,因此研究者在引用时需要加以核实和鉴别。

王明有话说:关于顾顺章和向忠发的叛变
王明、孟庆树

一、顾顺章被捕叛变经过
1931年4月某日,正当中央政治局会议进行时,陈赓同志把周恩来同志叫出去谈话(因周管特科工作),过了一会,周回来说:
——顾顺章被捕并供出12个机关的地址。
大家都很惊奇地问周,这是怎么回事。周说:
——顾顺章用特科的一只小轮船护送张国焘、沈泽民、陈昌浩、张琴秋同志到鄂豫皖苏区去工作。不知道回来时他为什么把船停在南京码头上,并且自己下去看看。不料,原来在特科工作后来叛变的“小阿连”正在码头上,就把顾捉走了!
“小阿连”是代号,他的真姓名叫什么,什么时候被捕叛变的,可能周知道。“小阿连”叛变后,不敢在上海活动,因为他知道中央特科行动队会打死他,所以他只敢在南京一带作国民党的特务。
政治局会议因此未能再开下去。常委决定立即把顾顺章知道的一切机关和住处搬动,切断一切与顾顺章有联系的线索。因为顾不仅知道这12个机关,而且知道党、团、工会等系统分布的地区;当然中央常委各人的住处是顾顺章供出的最重要的机关,更要立即搬家。
顾顺章被捕叛变的消息,首先是“老鲍”通知特科的。老鲍(“老包”,又叫“王八蛋”,都是他的党内代号;他的真姓名可能周恩来知道)是上海英租界巡捕房的包探长,是秘密党员。他接到了国民党特务总部陈立夫要他立即破获顾顺章供出的12个机关的命令时,这位多年来保卫着党的机关和干部的老鲍同志,立即把顾顺章被捕叛变等情况报告了中央特科。
过了不久,李克农和钱壮飞两同志从南京逃来上海,他们俩是隐藏在蒋介石、陈立夫、陈果夫特务总部内的中共党员,而顾顺章知道他们的关系,所以当他们听到有人打电话给陈立夫说:“共产党特务头子顾顺章被捕,供出12个机关来”,他们立即逃走了。而他们所听到的和老鲍得到的消息一样。

王明有话说:关于顾顺章和向忠发的叛变
顾顺章

中央常委决定立即改组中央特科组织,加强特科领导。原来特科的侦查、行动等工作都由顾顺章一人管理,因而他一人知道很多机关和联系。而顾的工作和生活无人监督和检查。现在决定特科成立三人团集体领导,分工负责,直接受中央常委领导和监督。特科设正副主任各一人。
作特科主任和工作人员的条件应当是:政治上可靠;熟习上海情况。恩来提出要当时作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的赵容(他的真姓名叫张绍鏊,1933年到莫斯科以后才叫康生)做特科主任;绍禹提出要当时做江苏省委组织部长的陈云(即廖陈云)作特科主任。理由是:陈云是中央委员,赵容只是检查委员;陈云比赵容更熟习上海情况。讨论的结果,向忠发和周恩来都同意陈云作特科正主任,赵容(康生)做副主任,同时把江苏省委的宣传部长潘汉年同志调来当特科负责联络侦察工作并参加特科领导,因潘政治上可靠又熟习上海情况。这样,就形成了陈、赵、潘三人团的特科领导。
由于情况非常紧急和严重,很多机关要搬动。而顾的叛变事实还不断的证实。他的岳父、岳母、妻子都不是党员,政治上落后,只听顾顺章的话,又由于顾原来常用他们去作机关联络工作,所以他们也知道很多中央机关和人员,尤其是特科的工作人员,如果他们和顾联上,就立即增加了三个特务。所以中央常委批准了特科同志们的建议,就是立即消灭这三人,并搜查顾的住宅。

顾和他的上述家属住的地方很阔气,在他们的住处,不仅搜出很多打(每打等于十二罐)价值很贵的(每罐合四~五元)鸡汁、肉汁等罐头和一大包鸦片烟土(顾等平时吸食鸦片),而且搜出顾用党的经费在上海郊区买地的地契,地契上写着他岳父的姓名。
当特科同志去检查顾顺章住处时,和顾关系很深的他的家庭女工小娘姨逃跑了,结果她就成为敌人逮捕向忠发的线索和助手。因为小娘姨平时也常到向家去照顾向,特别是她和向的小老婆时常一块儿到某成衣铺去做衣服。
顾顺章(他的党内代号叫“大流氓”)在上海三次起义时,是工人纠察队大队长。从1927年革命失败后,中央迁来上海,他就是中央特科负责人。所以中央六次大会时选他为政治局委员。他虽作了一些消灭特务叛徒和保卫党的秘密机关与干部的工作,但其为人流氓习气很重,政治文化水平很低。立三中央对他和对其他工人干部一样,不重视政治理论教育,大批党的经费任他花费,不加检查。因而他的思想、生活都早已腐化。
顾顺章被捕后,陆续把李克农、钱壮非和老鲍三人的关系告诉了敌人。李、钱立即逃走,未遭毒手。老鲍被英国总领事找去盘问时,老鲍说:
——这是共党特务头子顾顺章假叛变,而且想陷害我。我自己到南京去见陈立夫说明情况。
老鲍到南京见到顾顺章,首先打了他两个耳光说:
——你这个混蛋,你假叛变,还想诬赖我。你供出的12个机关,一个也不是真的!我都派人去看了,没有捉到一人,可见你是假叛变!
这样一来,敌人对顾顺章的叛变,不完全相信。老鲍人仍回到英租界当包探长。英国人和国民党总部虽然不像过去那样信任他,但并未马上撤他的职。在向忠发被捕后,中央劝他到苏区去,他说:
——现在已走不了,已被秘密监视着,不能离开英租界。
后来英国人不要他了,但仍监视他。直到日本人占领上海英法租界后,老鲍同志在上海领导抗日运动时,被日本人杀害了。
顾顺章虽然没有捉到中央负责人,但他把1930年4月,立三路线开始盛行时被捕关在南京监狱里的恽代英同志也出卖给敌人。大革命失败后,恽代英同志经常受到李立三等的歧视和排斥。1930年4月把恽派到沪东区作当时盛行的所谓“区行动委员会”的主任。代英同志戴着很深的近视眼镜去看工人们举行的“飞行集会”时,被敌人当作嫌疑犯捕去。因他善于应付并把装在口袋里的机关地址吃掉,没有什么证据,敌人始终不知他是恽代英。
敌人把他由上海解到南京,关在监狱里。立三由于宗派主义作祟,没有设法把代英同志营救出来。直到四中全会后,新的政治局常委决定营救代英同志。一切都已办好,只差几天他就可以出狱了,不料顾顺章叛变,出卖了代英同志!(李立三在中共八大上公开承认过他在代英问题上犯了宗派主义错误)。
顾顺章向陈立夫保证他能设法逮捕向忠发、周恩来和陈绍禹。同时,蒋介石更悬赏通缉向、周、陈三人,每人赏格为十万元。(向忠发被捕后,增至每人赏格十五万元捉拿陈、周),所有交通要道都设有暗探守着。

1927年革命失败后,党中央秘密机关等在上海之所以能够存在,主要地是依靠:
(1)很多隐藏在敌人的各种组织内部的共产党员和同情人的经常情报,而尤其是藏在敌人心脏里的老鲍、李克农、钱壮飞等同志的通风报信;
(2)打狗队(行动队)的活动。打狗队是陈赓同志领导的,是专门负责和特务叛徒作斗争的组织。例如:1929年秋向敌人告密,捕去彭湃、杨殷的中央军委秘书、叛徒白兴,在他告密后,很快就被特科的行动队在四马路惠中饭店门口当众打死了,这是一次轰动全国的很出色的斗争,上海各报均有报道。此后,特务叛徒们胆小得多了。1931年2月初向敌人告密捕去何孟雄等同志的藏在上海沪东区党组织的敌人奸细唐虞(又叫王掘夫,被何孟雄同志误认作朋友!)在告密后怕特科的打狗队,国民党不敢把他留在上海,叫他连夜坐美国轮船送到美国“留学”去了。
现在由于熟习党中央等机关秘密工作情况的顾顺章被捕叛变,他又破坏了党的最重要最可靠的埋伏在敌人心脏内的反间谍工作,同时又使特科行动队任务受到很大妨害,因而使党、团、工会等的秘密领导机关和领导人的安全问题,而首先是党中央机关及领导人的安全问题受到空前未有的严重威胁。
因此,中央政治局常委除采取上述各项措施外,更决定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暂不开会,常委三人只轮流在各人住处接头。中央日常工作由博古、陈云、洛甫(张闻天)、赵容(康生)等负责处理,遇有重要问题,请示常委三人接头解决。因为顾顺章知道博古是共青团中央书记,所以常委决定把博古同志调离团中央,到党中央工作,洛甫刚从苏联回到上海,才到中央机关工作,顾顺章完全不知道他。
 
王明有话说:关于顾顺章和向忠发的叛变
向忠发

二、向忠发被捕叛变经过
1931年5月底6月初,大约是顾顺章被捕后三星期或一月后的某日,特科同志得到消息说:“顾顺章和小娘姨接上了头。小娘姨已至某成衣铺去打听过老头(向忠发在党内的代号)的住处。”前面已经提到过小娘姨,是顾顺章家的女工。特科同志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通知老头搬家。后来知道老头不愿特科同志知道他有个小老婆,因而他不要特科人代他搬家。
这天晚上,中央常委在恩来家开会,讨论常委是否暂时搬到哈尔滨或苏区去的问题并决定把这个问题和国际远东局去商量。这晚常委决定:老头从今晚起,在常委搬家问题未决定前,不要再出去,就住在恩来家里。老头当时同意了。
第2天上午12时左右,恩来、绍禹、博古正在聂荣臻同志家里开会讨论中央军委工作时,忽然特科来报告说:“老头在法租界汽车行被捕了!”当绍禹问恩来为什么昨夜让老头出去时,恩来说:
——昨晚他当你面同意留在我处,你走后,小超(即邓颖超)把床都给他铺好了,他说马上就睡。但当我和小超回到自己房里去时,忽听见大门开关的声音,我出去一看,老头开门走了!我追到街上,劝他回转来,老头坚决不肯。他说:我回去看看,明天再回来,就再不出去了。谁知道就出了事!
这样,向忠发不遵守中央常委决定,当夜回去住,次日他到汽车行去租汽车,准备回到恩来处,结果,当他去付钱时,被等在该汽车行的敌人特务捉住他的右手。因为向的右手第二指短一节的特点被敌人特务发现了。(顾顺章把向的外貌和特点都告诉了敌人)。
捉他的特务说:
——你这个人上次欠我的租车钱,为什么不还我?
向说:
——你弄错了人,我没有欠过你的钱。
特务们把向拉上囚车后又对向说:
——我们没有认错人,你是向忠发。
后来知道,陈立夫和顾顺章从南京派来大批暗探和叛徒,藏在英租界和法租界所有的汽车行里,等着向忠发,因为顾顺章知道向每天出去是要租汽车的。
得到老头被捕的消息后,正在进行中的讨论中央军委工作的会议立即停开。立即通知有关地方搬家并立即设法营救老头。特科负责同志和陈赓、老大(即欧阳新、又名胖子,陈赓的副手,后来到了莫斯科)已在东方饭店开了三间相联的房间,中间住恩来、绍禹和陈赓、老大。陈和老大身上都带有老鲍徒弟的证书和武器。钟煜同志(即周平,也是陈赓的副手,后来也到莫斯科来学习过)带领十多个特科的武装同志在该饭店(即东方饭店)周围放哨。
周、陈和特科负责同志商量如何营救老头。决定立即送五万元银行存折给杨度去求杜月笙设法营救。杨度是秘密党员,他原是清朝的官吏,是上书请袁世凯复辟称帝的著名代表人物之一。据他自己说,他的经验证明,跟北洋军阀是没有出路的。他开始研究国民党和孙中山,结果,他认为孙中山国民党都不能解决中国问题。以后他研究马列主义,研究苏联,研究共产党,他认为只有中国共产党学习苏联的办法才能解决中国问题。所以他决定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他过去的历史关系,他和各种上层人士都有联系,谁也想不到他是共产党员。
杜月笙是全上海最大青帮头子,据说蒋介石是杜的青帮的徒弟的徒弟。杜是法租界最大的资本家之一,他早已加入法国籍。所以杜在帝国主义和蒋介石面前是个有面子的人。
但是,经过两小时后,杨度把五万元存折退回来了。他说:“杜月笙说没办法,因为捕向的人是南京直接派来的,向被捕后经过法租界巡捕房引渡,不过是法律手续。”
向被捕后,先被带到法租界巡捕房去,因为他是在法租界被捕的。要经过这种手续才能引渡到中国界去。向在法租界巡捕房里见到包探长陆连奎时就跪下来说:
——请你帮忙。
——你不是向忠发吧?陆说。
——我是向忠发。向说。
——我看你不像共产党的头子。陆说。
——你们那些小共产党被捉来时,常把我们骂得狗血淋头,多么英雄气概,那像你这样熊!
陆又问捕向的人:
——你们捕错人了吧?
——没有捕错,特务们说,是他。
以后就把向引渡到龙华司令部军事法庭去审问。据特科得到的消息说:向的供词主要内容是:
——请国民党饶恕他;
——说他自己是个挂名摆样子,实权在周恩来和陈绍禹手里等等。
不仅如此,向把恩来、绍禹和博古住的地方都告诉了敌人,并带敌人去捉人。幸而他们都搬了家,未遭逮捕。特科同志们以为顾顺章被捕后,中央机关都新搬了家,以为向忠发除周、陈、博住处外,别处他没去过。不料他还记得中央材料科的地方。结果,他带敌人到材料科去,该科工作人员张月霞同志及其丈夫(可能还有个小孩)被捉去了。张的丈夫后来在狱中自首,张自己直到(1937年)国共合作抗日后才被释放,后来她和博古结婚了。
警备司令部把向忠发捕去后曾去电问蒋介石如何处理?蒋在当天夜里回电说:“立即就地枪决!”
当敌人的军法官把蒋介石的命令对向忠发宣读后,向大怒,曾呼“打倒蒋介石,打倒国民党,打倒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
次日上海各大报上都登出向忠发被捕枪决的消息和他被捕后的供词。内容和特科得到的一样。但除供词外,还登出向有个小老婆是厦门路妓院出名的妓女的消息。据悉敌人在向的住处(向自己新搬的某旅馆里)见到向的小老婆时,哈哈大笑说: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那老头是什么人?
——他是银行老板,妓女说,他花钱把我从妓院赎出来作妾。
——什么银行老板,敌探说,他是个共产党头子!
敌人把这个妓女放回厦门路妓院去了。
直到敌人在报上登出这些材料后,绍禹等还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
次日,恩来、绍禹、博古、陈云、洛甫、赵容在刘国璋同志家里开会商讨怎样应付紧急情况问题。在这次会上由于绍禹等向恩来提出为何报上说向忠发有个小老婆?到底是怎么回事时,恩来才说:
——那夜他不愿留在我处,就是因为向不放心他的小老婆,不回去怕小老婆担心,因而他一定要回去看看。他的这个小老婆是李立三和关向应同意他花钱买的,因向常到妓院去,怕他出问题。我当时不在上海,在莫斯科,回来后才知道这个已成的事实!
绍禹当即批评李立三对向忠发的态度不正确,任他腐化。又批评了恩来不早说出这件事来。
此时绍禹才明白:原来常委决定在三人住处轮流接头,结果只有周、陈二人住处作常委接头地点,向从来不约周、陈到他的住处去接头的原因,是怕绍禹知道他家有个小老婆。
向忠发原来的妻子是曾和他一块儿划船的老伴,还有一个八岁的儿子,当时都在上海。而向因自己思想、生活腐化,公然抛弃妻子,经常去嫖妓,他的这种行为竟得立三等人的支持,用党的经费给向买妓女作妾!
而该妓女生活铺张浪费成习,经常要到成衣铺去做新衣,因而给敌人特务和顾顺章、小娘姨等以寻找向忠发的线索。向忠发为了不放心小老婆,既不遵守中央常委的决定而外出,被捕后又向敌人投降,出卖自己的同志和党的机关,实为他的思想、生活腐化的结果!
来源:君子兰13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