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遗存在大陆的唯一血脉,背负一世骂名,穷困潦倒……

他的父亲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也曾是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两个兄长均为国英勇就义,一家满门英烈,而他是家族遗存在大陆的唯一血脉,可如此出身不简单的他,却背负一世骂名,一生穷困潦倒,这一切究竟是为何?!他,就是陈松年

1910年,他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那时正是反清革命的最高潮,也是父亲奔走最激烈的时刻。

而他的父亲,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陈独秀!

陈独秀遗存在大陆的唯一血脉,背负一世骂名,穷困潦倒……
父亲陈独秀

陈独秀一生娶过三位妻子,第一位是他的生母高晓岚,第二位是他的姨母高君曼,第三位则是潘兰珍。

而他一出生,面对的就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家庭,当时父母离异,父亲和姨母远走千里,留下他和母亲生活在老家,十几岁了都没有见过父亲一面。

而如此大名鼎鼎的父亲这一生带给他的,不是书信里温和的问候,更不是让他衣食无忧的未来,而是一次次的无妄之灾!

3岁那年,祖父陈昔凡刚刚去世,陈家上下还沉浸于悲伤中,安徽都督倪嗣冲,就带着一大帮官兵气势汹汹而来,他们要追捕他的父亲。那时父亲不在家中,他们没有抓到人,便好一顿打砸抢掠,还在院子里叫嚷:“搜!抓走陈独秀的儿子!”

他的两个哥哥延年、乔年一听,便急忙跳墙逃走,而他年纪太小,翻墙时不慎跌落在邻居家的澡盆里,而这时,官兵已经在门外叫嚷:“进去搜!抓捕逃犯!“

邻家的妇女听到声音忙跑出来,看到了正在澡盆里挣扎的他,邻居急中生智,两下脱掉他的衣服,装作给他洗澡的样子。

官兵冲进来问:“有没有看到逃犯!”邻居忙说:“没有没有,我给儿子洗澡呢。”

官兵信以为真,他这才没被抓走。这一次的虎口逃生,全凭此前陈家乐善好施,待人热情厚道,在有难之时,大家都愿意相助。

而他之后的成长,更远没有像他的两个哥哥那般,他们能去上海、北京读书,还能出国留学,而他也少时勤奋用功,并努力考上了大学,但由于父亲和兄长常年在外奔走,家里只有他一个男丁,祖母、母亲、姐姐无人照顾,所以他还没有毕业就辍学了。

年仅16岁的他,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所有的家庭重担都落在他稚嫩的肩上,砍柴、挑水、锄地……

曾握笔的白净双手,变得和树皮一样干裂粗糙。他的母亲虽整日以泪洗面,却从没有说过一句怨恨父亲的话,因此在他心里,对这个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多的就是敬重与思念。

而他的父亲陈独秀正艰难的行走在,一条救国救民的坎坷之路上,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

1920年,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陈独秀一手创立了中国共产党,因此他成了,北洋军阀和外国侵略者的眼中钉,短短三年里他就遭受过三次逮捕,

父亲陈独秀毫不畏惧坐牢,在狱中受严刑拷打,也不向敌人屈从半分,这样坚贞倔强的脾性,深深影响着他和几个哥哥。

大哥陈延年,成年后曾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为像父亲一样为救国救民极力奔走,不幸的是,1927年“四一二”政变,陈延年被捕入狱,十几天里受尽非人的折磨,最后英勇壮烈牺牲。

噩耗传来,祖母和母亲捶胸顿足,痛哭不止,那年他才17岁,和姐姐陈玉莹,千里奔袭来处理大哥的后事,可是,当他们来到上海,国民党当局不但不让他们收尸,连看都不让他们看一眼,他们只好在哥哥就义的地方烧上几炷香。

陈独秀遗存在大陆的唯一血脉,背负一世骂名,穷困潦倒……

大哥陈延年

可刚刚失去大哥还没多久,1928年的2月16日,上海国民党反动派,又逮捕了他的二哥陈乔年,在监狱中,敌人对二哥陈乔年施尽酷刑,双腿被打残,身上皮开肉绽,而二哥咬紧牙关,始终严守党的秘密。同在狱中的同志,看到他身上数不清的伤口,一个个难受地直流眼泪,而陈乔年却淡淡地说:

“受了几下鞭子,算个啥。”

牺牲前,监狱中的战友都痛哭不止,二哥陈乔年却仍然乐观地说:

“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享受前人披荆斩棘的幸福吧!”

而这一次,还是他和姐姐去处理的后事,国民政府仍然是不让收尸,他苦苦哀求,官兵举起枪顶在他的脑门:

“不要命了!赶紧滚蛋!”

他一咬牙,冲着二哥所在的方向跪下,声泪俱下的哭喊:

“我大哥尸骨无存,就让我看一眼我二哥吧……”

官兵见他死活不愿离开,只好赶苍蝇似的摆摆手:

“去去,看一眼就赶紧滚。”

他连滚带爬到了二哥尸体前,只见地面血迹斑斑,二哥身上的伤口深可见骨,那惨烈之状,根本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他颤抖着将带来的衣物,覆盖在二哥血肉模糊的躯体上……

而他的姐姐玉莹看到那惨烈的场面,受了严重的刺激,回来后就精神失常了,从此一病不起,不久也随大哥二哥而去了。

而第二年,陈家失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阴霾还未消散,就传来了又一个更坏的消息:

因反对共产国际的指令,父亲陈独秀被开除党籍。

一时间,共产党没了父亲的容身之处,国民党则到处贴满了“逮捕陈独秀,巨额悬赏”的告示。

1932年10月15日,陈独秀最终被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逮捕,随后移交南京政府。

1933年6月底,国民党最高法院,以“进行叛国的文字宣传”之罪名,判处陈独秀有期徒刑13年,随即陈独秀被关进南京第一模范监狱,(又名老虎桥监狱)。之后他随母亲一起去探监,可悲的是,这竟然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思念多年的父亲,当他看到父亲形神憔悴,身上还有余伤,顿时悲喜交加不知说什么好,唯有伤心落泪。

而陈独秀对这个多年不见的儿子,所讲的第一句话是:“哭什么,没出息!”

以前他多次听祖母、母亲说过,父亲脾气刚硬倔强,而这一次,他总算领教了父亲的严厉,印象至深,永世难忘,这次父子相谈时间虽短,但父亲的革命思想却影响着他,他甚至想要继承父兄之志,以血肉之躯救亡图存!

然而,看着身边白发苍苍的母亲,又想起家里年迈病弱的祖母,他只能将这个念头深埋心底。

而母亲回来没多久就忧思成疾,他侍奉床前,端茶送水,洗衣熬药,可无情死神还是夺走了他的母亲。

而此时,日本侵略者攻占安庆城,家中仅剩的那点积蓄又被日本人洗劫一空,面对满目狼藉,他哭都哭不出来。

也许是接二连三的厄运太多,上天终于赐给他一个好消息:1937年8月23日,父亲提前获释了!

他马上带着祖母、妻子、女儿,一路奔波从安庆来到武汉,去接刚刚获释的父亲和继母潘兰珍。

之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他们辗转逃难,一路颠沛流离,最后到达四川江津,这才安顿下来。

那段时间,家中生活十分艰难,墙角的一堆红薯,就是仅存的口粮,一家人的生计,全靠他们夫妇教书获得的微薄薪金。

这时,各方人员都来拉拢父亲陈独秀了,国民党方面蒋介石派人来劝说:“陈公,蒋委员长说了,只要你发个脱党声明,马上就是荣华富贵!蒋委员长还说了,出资让您组织“新共党”!”

而陈独秀断然拒绝:“对不起,我不干。”

远在美国的挚友胡适发来了电报,而陈独秀也拒绝了他出国的建议;而共产党方面,当时的领导王明说:“只要陈独秀承认当初的错误,马上就恢复他的党籍!”

而陈独秀竟拍桌子怒吼:“我无错可认!”

这之后就在一些刊物上看到这样的说法:陈独秀接受日本津贴,做“日特汉奸”,从此,对陈独秀的唾骂声不绝于耳,而他也被人们谩骂为“汉奸的儿子”。

后来王明失势,周恩来曾多次托人劝说陈独秀去延安,也均被拒绝,陈独秀说:

“党内的熟人都已经离去或逝去,我现在对共产党已不熟悉。”

最终陈独秀选择了匿迹于政坛,也拒绝了那些,能一夜之间让全家人都锦衣玉食的诱惑。

父亲的一生大起大落都消耗在政治中,因为父亲的原因,陈家满门不幸:

两个儿子陈乔年、陈延年被砍首示众,女儿陈玉莹激愤而死,幼子陈鹤年参加革命,却被迫远走香港,客死异乡,女儿陈子美一生遭受迫害,偷渡美国,只剩下最小的他,留在了大陆。

陈独秀遗存在大陆的唯一血脉,背负一世骂名,穷困潦倒……

陈子美

哥哥们都为国成全了忠义,那他就为家尽一份孝道吧,他尽力侍奉祖母,陪伴在父亲身边,陈独秀一生少”儿女情长”,而此时的父亲,大概是人到晚年特别怕寂寞,非常喜欢和儿子、孙子们在一起。

而正是他的陪伴,让父亲颠沛流离的一生,拥有了一个安然的晚年。

陪着父亲的这段时光,他耳濡目染,愈加感佩父亲的为人,只是留给他们的时间太少了。

1942年,祖母去世,一家人还没缓过劲,父亲又病重住院,家里穷的根本付不起费用。

那时周恩来到医院来看望,还资助了100银元,可又被父亲断然拒绝了,最后,他背起被医院赶出来重病的父亲,一步一步往家走去……

5月,他陪着父亲直到最后一刻,父亲抓着他的手说:

松年,一定把我送回老家!”他含泪答应。可那时家里一分钱也拿不出来,最后丧葬费是借来的,再加上战乱四起,他只好把父亲暂时安葬在四川。

这个从未好好接受过父爱的儿子,最后却是为父亲养老送终之人!

1947年战争结束前夕,他又到处求人,托福建一位心地善良的木材商,将祖母和父亲的灵柩用木排装上,沿江而下运回安庆。

而在搬运父亲灵柩时,他怕国民党见到“陈独秀”三字后再惹是非,就在棺木上写上了父亲科举时使用的名字“陈乾生”。

父亲被他安葬在了集贤关附近的深林中,为了避免有人破坏,他特意没有为父亲立碑,所幸这般才使父亲陈独秀的墓,躲过了之后”文革”的浩劫。

他是一个孝子,父亲生前,他膝前尽孝,父亲走后他赡养尊重后母潘兰珍,后母和他年纪相仿,他却总是称呼她为“母亲”,他的子女在他的教育下,也很尊重潘兰珍,平时都亲热地叫她二奶奶。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而作为我党开创者陈独秀的儿子,这个身份给他带来了无尽的苦恼,他当过会计,却因为被人知道是陈独秀的儿子,最终被辞退;他尝试过去教书,最终也是因为被查出身,遭遇到停职与解雇……

可每次面对这样的不公,他都泰然处之,自从父亲去世后,他的家中一直悬挂着,父亲40多岁时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父亲留着一撮胡须,目光炯炯,英气袭人。在他看来,父亲的精神是于他最重要的慰藉。

他常对自己的子女说:“人要知足常乐,遇事要想得开。”“人生在世,一定要踏踏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

而他虽想保持书香门第之家,却为全家生计所迫,最后无奈走进了又脏又累的砖窑厂。

时间来到了1953年的2月,毛泽东乘军舰“洛阳号”巡视长江沿岸,主席站在船头,凝视长江岸边的安庆城,好像忽然想起了出生在这里的陈独秀。

于是主席问傅大章:“陈独秀的家在安庆什么地方?”

傅大章说:“在怀宁独秀山下。”

主席又问:“陈独秀家里还有谁?”

傅大章说:“有个儿子陈松年,在窑厂做工,生活比较困难。”

主席就说:“陈独秀后人生活有困难,可以照顾嘛!”

有了最高领袖的这句话,当地立即给陈独秀长子陈延年、次子陈乔年颁发了烈士证书,安庆地委统战部开始按月,发给他30元人民币作为生活补助金。

而他却选择继续呆在砖窑厂,一干就是30多年,从未申请调动过。

陈独秀遗存在大陆的唯一血脉,背负一世骂名,穷困潦倒……

陈松年妻子窦珩光与子女合影

1976年,文化大革命刚刚过去的那年清明,已近7旬的他拄着拐杖,步行10余里,带着子女,来到父亲的墓前,祭扫他的亡灵,这之后几乎每年,他都要这样步行来一次,风雨无阻。

1979年10月,他给中央寄信,要求重修父亲的墓碑,征得同意和资助后,他以延年、乔年、松年、鹤年,四个儿子的名义重修了墓地。

陈独秀中国的革命导师,其一生:反清、反袁、反军阀,批孔、批党、批国际。

创党最终被开除,创新却被称汉奸,一生品行为人诟病。然而,褒贬无定论,是非有春秋

1989年苏联解体,共产国际的历史档案公开,陈独秀“叛党、叛国”问题真相大白,强加的罪名也一个个被否定。

他终在弥留之际等来了这一天,1990年,他含笑追随父亲而去……

陈独秀遗存在大陆的唯一血脉,背负一世骂名,穷困潦倒……

陈松年和子女在一起

这一生,他没有享受过太多的父爱,也没有像父亲兄弟那样名留史册,反倒因为父亲的原因,他遭受了太多的不幸,可对于父亲的选择,他没有一句违抗,对于父亲带来的坎坷,他没有过一句怨言。

他送走母亲、祖母、父亲,伺候后母,照顾一家,堪称孝子完人,而他的后代,个个皆为栋梁,没有辱没陈家的英名!

一家人因他的坎坷而坎坷,也以他的为人而刚坚!他平淡无奇的一生,却是可歌可泣的传奇:

江山改尽英雄面,岁月何曾饶旧人。

只因一技长作术,那想学深辱故门。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死的是英雄烈士,活着的是孝子完人,我们敬仰陈家满门英烈,更敬佩他这位陈家幕后真英雄!

来源:德国优才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