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许广平,出身近代广州第一名门许拜庭家族。家族中人才辈出,涉及政学军三界:

祖父许应骙,18岁就进士及第,曾官至礼部尚书、闽浙总督,是晚清一品大员,是慈禧太后的干儿子。

许广平的几位堂哥都是军政界大佬:许崇智,黄埔军校创立人,粤军总司令;许崇济是粤军师长,粤军总参谋长;许崇灏与许崇智并称“辛亥双雄”;许崇清,曾为广州教育局局长。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许家封建气息浓厚,每个女子都被要求缠足。但思想已然开放的许广平却不能接受这种摧残人性的“酷刑”,她大哭大闹终于迫使父母妥协,成了家族之中唯一一个大脚女孩。 在父亲去世之后,她终于彻底摆脱了包办婚约,跟随二哥来到北平,真正地开始了作为民主先进青年的人生。她成绩十分优异,在学校里屡次获得嘉奖,还因为表现出众得到公费读书的名额。

许广平出身豪门,却没有得到宠爱:因父亲是庶出,家族地位稍弱,落地3天,被许配给乡间劣绅做儿媳。

直到1917年,父亲去世,兄弟分家产,许广平分得唐伯虎真迹,卖了200大洋,这就是她日后几年读书的学费。

几年后,她考进北京女子师范学校国文系,成为鲁迅的学生。

民国第一师生恋:乱世情,忘年恋

许广平是鲁迅最特别的学生。

1922年,许广平来北平女师大求学,当时全国女大学生仅887人。

1923年,鲁迅在北京女子师范学校兼职国文系讲师,每周讲述一小时小说史。已经42岁的他将迎来生命中的一朵大桃花。

那时课堂上,他面色冷峻,不苟言笑,个子不高,也不修边幅,穿着破烂的长袍马褂,浑身打满了补丁。

那年许广平25岁,坐在第一排的她,被这位博学广见的先生瞬间吸引。每星期开始翘首企盼只有一个小时的《中国小说史略》。后来她听说了鲁迅婚姻的事情,更是百感交集。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之前,许广平刚刚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许广平进入女高师不久,结识了在北京大学的老乡李小辉,许广平称他是“一位热情、廉洁、聪明、好学”的青年,可惜在1923年春节前几天,因为猩红热李小辉在正月初七夜里去世。

而鲁迅,从来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鲁迅有一桩包办旧式婚姻,妻子是目不识丁的小脚女子朱安,结婚第一天鲁迅就睡进了书房,第三天就回了日本,终其一生这个可怜的女人都没能等来和鲁迅的圆房。

鲁迅有一句话在民国朋友圈流传甚广:“她是我母亲的太太,不是我的太太。这是母亲送给我的一件礼物,我只负有一种赡养义务,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在那个动乱年代,认为自己死无定期的鲁迅,为了母亲“愿意有个陪伴”的心愿,“也就随她去了”,在母亲包办婚姻的悲剧下,从25岁到42岁,鲁迅孤寡孑然一身已近20载。

1925年春,许广平因参与反抗校长杨荫榆的学潮运动,被无理开除,郁闷至极的她提笔给鲁迅写了一封信:“现在执笔写信给你的,是一个受了你快要两年的教训,是每星期翘盼着稀有的,每星期三十多点钟中一点钟小说史听课的,是当你授课时坐在头一排的座位,每每忘形地直率地凭其相同的刚决的言语,在听讲时好发言的一个小学生。”

书信中并未谈及任何儿女私情,只是以谦卑学生身份向先生倾诉人生的苦闷。

万万没想到,鲁迅收到信当天就立刻写了回信,回信中鲁迅对她的称呼是“广平兄”。两天后,许广平收到了鲁迅的回信,马上又回信:“自己怎敢被先生称为‘兄’呢?”

鲁迅再次回信,对此解释:“旧日或近来所认识的朋友,就同学而至今还在交往的,直接听讲的学生,写信的时候我都称兄’。其余较为生疏、较需客气的,就称先生、老爷、太太、少爷、小姐、大人之类。”

亲近友好之情充斥字里行间,她惊喜,随又写了第三封信,鲁迅依旧很快回信了。

接着就是第四封,第五封…… 这一写,便是十年。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两人一生共写了164封书信,全部收录成《两地书》,鲁迅序言中自嘲:“既没有死呀活呀的热情,也没有花呀月呀的佳句。如果一定要恭维这本书的特色,那么我想,恐怕是因为它平凡罢。”

鲁迅这个“怒发冲冠”的冷面硬汉,曾为她写下这样的情书:“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最初,许广平也客气地称呼鲁迅为“鲁迅先生”,称自己为“受教的一个小学生许广平”,第四十四封信,她对鲁迅的称呼从“鲁迅吾师”变成了“my dear teacher”,自己的落款从“学生许广平”变成了“你的害马”(鲁迅说她是害群之马)。

就是这些书信中,许广平热情如火地展开追求攻势,两人一波三折的爱情,婚姻的现实与残酷,一览无余。

这一年,依旧是多事之秋。

时任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校长的杨荫榆,是教育部首批选派赴美留学的教授,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系,她在女师大推行“寡妇主义”专制独裁受到学生抵制,学生总干事的许广平和刘和珍等6人被无故开除,女师大不久掀起了反对杨荫榆的学潮。为了避难,许广平下半年搬进了鲁迅家中。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对许广平的坚持与勇敢,鲁迅心情异常复杂,长期受封建婚姻之苦,多年禁欲过着苦行僧生活的鲁迅,虽然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但是他知道许广平和自己相爱了。因为年龄相差太大,又是师生关系,自己家里还有一位名义上的原配妻子,鲁迅放下包袱,矛盾了很久:“我先前偶一想到爱,总立刻自己惭愧,怕不配,因而不敢爱某一个人,但看清了他们的言行的内幕,便使我自信我绝不是必须自己贬抑到那样的人了,我可以爱。”

之后,许广平主动上前握紧了鲁迅的手,鲁迅反握许广平:“你战胜了!

热恋中的鲁迅书信昵称由“广平兄”变成了“小白象”。

恋爱中的鲁迅简直可爱极了:听他讲课的女学生很多,他对许广平说,绝对目不斜视;收到她的来信,他说高兴极了;许广平送给他一个印章,他特地买一盒极好的印泥来配它;许广平给他一件自己织的毛背心,他回信:暖暖的,冬天的棉衣可省了;许广平喜欢吃杨桃,他也特意要尝尝;许广平想要两本书,他当即去买,并回信:遵来命,年底面呈;面对周遭的闲言碎语,他坚持将许广平的工作安排在同校,高调回应:我想同在一校也无妨,偏要同在一校,管他妈的。

恋爱第二年,因北方军阀迫害,鲁迅被迫南下,许广平同行,因为经济原因,鲁迅去了厦门教书,许广平回了广州,期间两人书信不断。

4个月后,鲁迅又去了广州,担任中山大学文学系主任兼教务主任,许广平担任他的副手。

“四·一二”政变后,鲁迅辞去中山大学职务与许广平又回到上海。

心甘情愿,做同居没有名份的爱人

1927年秋,两人在上海同居,从此开始了一生只同居而没有名份的日子。

许广平从此自愿放弃出去工作的机会,甘心替鲁迅抄稿、校对、寄信、料理家务。在上海那白色恐怖的日子里,鲁迅东躲西藏,她也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两年后,他们的爱情结晶出生,是个儿子,取名海婴,意思是在上海出生的婴儿。

许广平难产,医生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鲁迅不假思索说保大人,在许生产前,鲁迅也着急,发了高烧,他带病住进上海福民医院,陪在许广平身边,彻夜守护。

因为担心与朱安离婚后,她将不能独立生活,鲁迅没有与原配离婚,因此对许广平就总是满怀愧疚,他担心许广平跟着他会被连累,上面还有一个发妻原配,他欠她太多。

但除了没有给她一张婚姻的纸,他能给的都给她了:看她劳累,他满眼心疼;他空闲时候给她讲解日文版《资本论》,教她翻译童话集《小彼得》;他买影院座次,总是买最好的,因为她近视眼。

许广平甘愿接受同居而没有名份的生活。从相爱开始,她所有的时间和青春,都给了鲁迅。这个五四时期走出的新女性,学校运动的领袖人物,因为鲁迅,回归传统,跌落进照顾鲁迅日常起居的琐碎里。

1936年10月19日,鲁迅患上肺病,周海婴还不到8岁。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弥留之际鲁迅对爱人许广平说:“忘记我,管自己的生活!倘不,那就真是糊涂虫。”爱之深责之切,许广平潸然泪下。

美国女作家史沫特莱当年是他们的共同好友,一直见证着这对恋人的情感。后来,她在文章中写道:“鲁迅纵然在病中,和面对死亡的时候,除非有她(许广平)作伴,他会拒绝到任何地方去诊治。自从我来到中国,我很少或几乎不曾见过男女之间有这样真挚的爱。”

鲁迅去世后,许广平果然当了“糊涂虫”,她把全部精力用来收集、整理、出版鲁迅的著作,还写了大量的回忆、纪念鲁迅的著作。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1938年,编辑出版《鲁迅全集》,之后又写了十万字的《鲁迅回忆录》。

最另类第三者:与原配朱安姐妹情深

说到朱安,是鲁迅和许广平共同负疚的对象,两人都对朱安充满同情与感激。他们尊重她的人格和家庭中的地位,担负起赡养义务,尽可能在经济上给予补偿。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鲁迅离京后,每月汇款150元,全由朱安支配,供她和母亲家用,此外指定专门给朱安个人的零花是15元,而当时上海工人工资最高不过10元。

1926年,朱安看到了鲁迅和许广平的合影,深感绝望,但是还她是对人说:“这是我早就想到的。从大先生一向的为人看,我以后的生活他是会管的。”

1936年,鲁迅去世后,朱安和周老太太的生活主要由许广平负担。鲁迅去世当月,朱安曾托人告诉许广平母子,欢迎他们搬去北平与其同住。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战乱岁月,在孤岛上海,许广平寡母带幼子,本来日子就举步维艰,还要接济朱安。

许广平对朱安的弥补之心,朱安是感激的。1947年,朱安病逝之前,她对身边人说:“许先生待我极好,她懂得我的想法,她肯维持我,不断寄钱来,物价飞涨,自然是不够用的。我只有更苦一点自己,她的确是个好人。”

与那个时代包办婚姻被抛弃的原配们相比,遇见许广平和鲁迅又何尝不是朱安的另一种幸运呢。

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1942年12月,上海的日军为了寻找上海抗日知识分子和出版家的线索,逮捕了许广平,对她用了电刑等残酷刑法,都无法让这位女人开口,在日本宪兵司令部拘留76天后,因鲁迅生前挚友内山完造营救,许广平出狱。

1946年10月,鲁迅逝世10周年,许广平写下《十年周祭》。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她回首当年,不能自已:呜呼先生,十载恩情,毕生知遇,提携体贴,抚盲督注。

1968年3月,许广平因鲁迅遗稿被夺,心脏病突发去世,终年69岁。

许广平这一生和鲁迅是真爱吗?

爱情可以让“横眉硬汉”变得柔情可爱,爱情可以让一个女人变得舍生忘死,爱情里面有悲悯有同情有责任,但更应该有志同道合,有相互欣赏。有共同的追求与理想,有共同的精神世界,才能势均力敌,才算爱情。

民国最另类第三者——大脚女孩许广平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鲁迅和许广平到底是不是真爱,已经不言自明。

婚姻是一场契约,没有那张纸,鲁许的结合未必就带有原罪。婚姻这事绝不可一概而论,在一些强悍的爱情面前,有时候婚姻真的不过是一张纸而已。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