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陈白露:民国交际花的日出与子夜

“一片、两片、三片……”随着陈白露的一声叹息,她的爱恨情仇、风花雪月,也随着子夜的离去慢慢沉淀在日出后的天津惠中饭店,只留下一具孤单的躯壳和散落一地的落寞。2016年10月28日,香港著名影星夏梦的去世,勾起了一代人的光影记忆。这位金庸先生的“梦中情人”曾出演了曹禺著名话剧《日出》的电影版(1956年香港电影),演绎了风情冶艳又真情未泯的交际花陈白露。这部经典的话剧也被一代又一代的表演者所演绎着、呈现着,时至今日,陈白露的美艳与纯真、矛盾与无奈,仍旧似有似无的徜徉在天津和上海、过去和现在。

微信图片_20200803212201.jpg

夏梦出演《日出》的剧照

陈白露的日出与子夜 惠中饭店的一声叹息

话剧《日出》中的陈白露,过去叫竹均,出身在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她从小和方达生有过青梅竹马的情谊,她曾经是爱华女校的高材生,还当过社交的明星,当过几个慈善机关游艺会的主办委员。而后,父亲的去世、婚姻的日趋平淡让这位知识女性独自迈入了另一种生活。因生活所迫,陈白露只身走进北方洋城天津。聪明、年轻、漂亮的她,成了名噪一时的高级交际花。她终日周旋于巨商富贾身旁,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旧时恋人方达生的到来,唤起陈白露对新生活的憧憬,她虽厌恶和鄙视周围的一切,但已无力摆脱奢侈的生活。她收养的干女儿“小东西”因不堪凌辱上吊自杀,陈白露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麻痹痛苦的心灵在复苏,在茫茫的黑夜中,陈白露静静地吞下安眠药,悄然离开了人世。

“交际花”在如今并不算一个褒义词,而在民国时期,交际花也有着特殊的“标准”。当年的名流名媛、摩登女子至少要符合四个标准:首先,有相当的学问,至少是中学程度,对于各种学科有相当的了解;二是在交际场中能酬对,态度大方而不讨人厌;三要稍懂一点舞蹈;最后还需能够管理家政。在这样的四条标准下,《日出》中的“顾八奶奶”曾这样褒奖陈白露:“你真是个杰作,你真是中国顶有希望的女人”。1920年代的中国,这样一位香艳美丽、浪漫肉感的交际花,却成为了一位“堕落天使”,终在惠中饭店留下了“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的叹息。

微信图片_20200803212209.jpg

人言可畏 香消玉殒 陈白露究竟是谁?

曹禺,原名万家宝,出生在天津一个没落的封建官僚家庭里。曹禺曾在南开中学读书,后考入南开大学,又转入清华大学外文系。大学毕业后,曹禺回到天津老家,在天津河北女师教授圣文学史等学科。曹禺曾提到“我写陈白露,自然是有很多生活的影子”。曹禺曾在天津的惠中饭店与朋友小聚,期间遇到了一位如陈白露一样的“交际花”,而这位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子却在之后自尽。在80年代的采访中,他也亲口讲述过自己在妓院、舞厅中见到的世态炎凉。

1934年2月15日,影坛才女艾霞自杀;1935年3月8日,著名女星阮玲玉自杀,并留下了“人言可畏”四个字;1942年1月19日,英达的姑奶奶、著名影星英茵自杀。这些红颜的相继离世,加之“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社会本质,触动了曹禺,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描绘出了陈白露这样一位聪明美丽却又极具悲剧色彩的交际花形象。

在这些社会新闻背后,陈白露的原型其实更贴近一位曹禺认识的女子,民国时期的名媛王右家。1904年,曹禺的父亲留学期间结识了一位王姓好友,万家与王家结成了“通家之好”,曹禺也夸奖过王右家“很迷人”。这位崇尚爱情、聪明漂亮却又命途多舛的王右家,在那个时代,也成了曹禺笔下的“陈白露”。

微信图片_20200803212214.jpg

王右家:爱情是我唯一的信仰

王右家存世的照片中,看不出其风华绝代的美丽容貌,而见过她的人却纷纷证明“(王右家)不太上相,照片中她的美丽,不及她本人十分之一”。关于王右家的风采,作为情敌的吕孝信写道:“她动作时的美,我以为纵集天下美女于一堂也无法与之相比。”中国现代著名作家章靳以曾疯狂地爱上过王右家,而两人的感情未果,让这位充满诗人气息的作家为之痛恨女人,曹禺还曾对其进行劝说。在后世人的眼中,《日出》中的方达生也充斥着章靳以的影子。

1931年,在美国留学的王右家突然回国,在上海逗留期间,与中国民主同盟创始人之一罗隆基相识,两人一见钟情。20世纪30年代初,两人在天津英租界一栋小洋楼高调同居。而在同居时,罗隆基还未与其妻子张舜琴离婚。1938年前后,罗隆基终于离婚,与王右家成婚。抗战期间,罗隆基与国共两党都有往来,此间王右家随他辗转各地,称得上是夫唱妇随。

罗隆基是个花心的人,王右家却又对自己的女性魅力非常自信,所以对丈夫的几位情人从来不放在心上。而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发现罗隆基与情人杨云慧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素来自信、高傲的王右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毫不犹豫地离开了罗隆基,两人于1945年离婚。

王右家曾说“爱情是我唯一的信仰”,抗战胜利后,王右家回国,与罗隆基在上海办理离婚手续,并且很快结识已故电影演员阮玲玉的丈夫唐季珊,随后便嫁给唐季珊做了他的第五任太太。对于这段婚姻,王右家说:“我不能在骡子(罗隆基昵称)同一圈内去找丈夫,如果不如他,会被他暗笑,比他高明的又都已有家室。唐季珊是另一个圈子的人,无可比较,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去嫁。”曹禺谈起王右家和陈白露时说到:“王小姐这个影子,和我心中的人物形象,这么一碰,陈白露就出来了。”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