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豪门千金,刚结婚丈夫就变心,从豪宅搬进7平米小破屋

9f57312135a0f98de82b650343fe051.png

她的生活充满惊涛骇浪,像一粒坚果被狠狠砸开,她的心灵和精神散发出被寻常生活紧紧包裹住无法散发的芬芳,她的人生也从此成为审美的人生,别人看着壮美,但她经历苦难。
——陈丹燕《上海的金枝玉叶》

她经历过这世间一切的繁华,也遭受了这世间少有的苦难,她被称为“上海最后的贵族女子”,她叫郭婉莹,老上海“永安百货”郭氏家族的四小姐,真正的金枝玉叶。

袅娜少女羞,那时,她是天使般的少女戴西

1901年,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出生在澳大利亚悉尼,家人为她取名戴西,戴西在英文中是雏菊的意思,寄托了家人对她的希望,没有人知道这个女孩未来会遭遇怎样的苦难,会成就怎样的传奇。

fb48407cab8ef3e15e0dd7be4a9e418.png

她的父亲是上海永安百货的创始人之一的郭标,她的母亲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她在悉尼度过了一段快乐而纯真的童年生活。1915年,戴西的父亲郭标应孙中山先生的邀请,举家回到上海,开办了当时最为新潮的百货公司——上海永安公司。

虽然生长于富豪家庭,但她一点没有富家千金的跋扈与嚣张,反而表现的落落大方,一双清澈美丽的眸子仿佛时时带着微笑。小小年纪的她,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美丽与娇俏。

那一年,6岁的戴西随着家人漂洋过海来到了上海。从那一天起就注定这个女孩要在上海这座繁华的大都市书写属于自己的传奇。

回到上海之后,她被父亲安排进入宋氏姐妹学习过的贵族学校,这所中西结合的学校的校训是成长,爱人和生活。目的是把这些女孩们培养成合格的名媛或者沙龙女主人。因为喜欢作家谢婉莹,在这所学校里,戴西有了她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名字——郭婉莹。

965b898c931d745a6c41ba9d447cfbc.png

1928年郭婉莹从这所贵族学校毕业,那时候少女初长成,回眸一笑百媚生,低眉浅笑处是贵族女子的风情与矜持。她见多识广,又善于察言观色,落落大方的她很快就引来了上海无数青年才俊的注意。

少女初长成,童话故事般的爱情

从贵族学校毕业之后,父亲帮她物色了富家子弟和青年才俊,希望她嫁入豪门,成为真正的贵族女主人。父亲的观念中仍旧带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思想,然而这个接受过西方新思想教育的女子,怎么可能甘愿成为笼中之鸟。

性格独立的她拒绝了与她门当户对的家世显赫的富家子弟的求婚,不顾父母的反对,放弃锦衣玉食的生活,她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进入了燕京大学就读心理学。就是在那里,她遇见了她的真命天子,才华横溢的吴毓骧。

f64973d251a85da2e0a3d9f7bc6bf77.png

吴毓骧,一个颇有才华的男子,一个对日常生活抱着游戏般骄傲态度的男子,有相貌,有才气,在学校之中深得女同学的喜爱。有人说这样的男子只适合谈恋爱,不适合结婚。后来他们的婚姻生活果然印证了这句话。

一个是豪门千金,一个是寒门学子。一个是久在繁华之中的温柔富贵花,一个是俊朗好学的山中君子竹。他们的相遇如同上天早已写好的童话故事那般,充满着诗情画意的理想气息。

大学毕业之后,25岁的郭婉莹嫁给了清华大学毕业的吴毓骧,所有人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那一天郭家摆了几百桌大宴宾客,豪门千金的排场羡煞旁人。

向往童话故事的少女将自己的一生交付了她千挑万选的俊朗儒雅的男子,然而没过多久,她期待的童话故事般的爱情最后败给了现实,曾经的海誓山盟化作虚无缥缈的幻影

eb13be118b553b6aad4cd7b37932ca7.png

多情总被无情误,豪门千金最后的倔强

结婚之后不久,吴毓骧就出轨了一名年轻的寡妇。天真的郭婉莹没有想到,曾经的好友成为了破坏她家庭的凶手。试问天下有哪一个女子可以忍受新婚的丈夫的出轨?郭婉莹能,那一天她收拾整齐之后,来到了那名寡妇的家里,将自己出轨的丈夫带回了家,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段即将要破裂的婚姻,她选择了苦心维持,将内心的疼痛与崩溃藏了起来。她选择了原谅出轨的丈夫,这一年她不过是个20多岁的女子。有人说选择了什么样的人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郭婉莹选择了一个风流俊朗的男子,就势必要接受他的花心,郭婉莹懂得这样的道理,所以没有成为一名怨妇。

37b9e0227dae56c715f07ab6d9381e9.png

生活还得继续,丈夫显然靠不住,无奈之下郭婉莹开始经营一家服装厂,坚强的挑起了生活的重担。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战乱,颠沛流离下她只好和丈夫回到了娘家,希望在父亲的庇佑之下,可以过一段安静的生活。

好不容易一切步入正轨,战争也结束了,就在这个时候,吴毓骧由于生意问题入狱,她四处奔走,渴望洗清冤屈,希望有人可以为丈夫说一句话,希望有人可以为她主持公道,但她遭尽白眼和委屈,最后的结果是丈夫的去世,她抱着丈夫的骨灰盒痛哭出声。

吴毓骧的去世让她背上了巨额的债款,从豪门少奶奶沦落到住7平米的小破屋,之后又是10年浩劫,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豪门千金被打发去扫厕所,去喂猪,去倒马桶,马桶很大,她提不动,然而没有人会帮她,只有周围人的刁难和嘲讽,她咬牙扛下一切。

b16f7ef38e8f3b59fec3d36bedcc5d0.png

繁重的劳作,社会的动乱,周围人的欺辱,亲人的去世,每天都有人在绝望和挣扎中死去,没有人知道她是怎样熬过那些绝望的岁月的。下放到农场时,她换下了旗袍,穿起了粗布衣服,学着挑咸鸭蛋,干农活,没人敢爬的脚手架,她提着沉重的水泥浆爬上去,在充满恶意的生活中倔强地活着。

晚年时期,曾有外国记者问起她那段劳改的岁月,她温柔一笑:“这些劳作有助于保持我苗条的身材。”这个走过一个世纪的老人,这个上海最后的贵族女子,选择了与往事和解。她有无数种理由怨恨这个世界,新婚丈夫的出轨,社会动乱的痛苦,家族衰落的无奈……

然而她没有,“世界吻我以痛,我却报之以歌”这句话来形容郭婉莹再恰当不过。

01234a8db010d127b8e783c429c0400.png

90岁的时候,这位老人独自安静的躺在床上,结束了自己跌宕起伏而又传奇的一生,她这一生经历过上海最繁华时的纸醉金迷,也经历过上海最动乱时的人心惶惶,她竭力活的体面,最后也体面的离开了人世。

在陈丹燕《上海的金枝玉叶》卷首推荐上有这样一句话,是她的告别仪式上有人写给她的挽联“有忍有仁,大家闺秀犹在;花开花落,金枝玉叶不败。”写尽了这位“金枝玉叶”优雅传奇的一生。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