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危险叛徒顾顺章,留下四大谜团

中共最危险叛徒顾顺章,留下四大谜团

顾顺章(1904年-1935年6月 ),男,上海宝山吴淞人,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 ,是中共秘密特务组织中共中央特科的负责人,被视为”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1931年被捕后投降国民政府,由于其掌握大量共产党的核心机密,致使中共地下党组织遭受巨大的破坏,众多中共地下党员遇害。

中共最危险叛徒顾顺章,留下四大谜团

1、顾顺章是否向国民党隐瞒了许多机密
通过研究最新发现的资料,顾顺章叛变后,在大出卖的同时,还作了相当多的保留。
据《中国共产党史稿》记载,顾顺章在被捕后有这么一段供词:“共产国际派遣代表9人来上海,即国际远东局,大多数是俄国人,也有波兰人,德国人,姓名住址都不知道。远东局主任,名叫牛兰,我们都叫他老毛子。”实际上当时远东局在上海仅2人,一个波兰人,一个美国人,恰恰没有俄国人。牛兰绝非远东局主任,经常和中共领导人开会的远东局执委会代表叫罗伯特,共产国际远东局的负责人米夫之前还在上海,并曾和顾顺章多次开会见面。远东局1935年6月10日在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就认为顾顺章有意隐瞒了许多重要秘密。
据中国现代史专家杨奎松在《民国人物过眼录》一书中披露:“顾顺章早先是有过将共产国际代表和中共中央和盘托出的想法的,但为什么在供词中表示他只知道一个人叫牛兰,而对这方面其他人员的名字和地址一概不知呢?唯一能够加以解释的理由,大概就是顾顺章对出卖俄国人,包括中共领导人,还是多少有顾虑的……”
一方面穷凶极恶地带着特务去诱捕蔡和森,一方面故意隐瞒了许多机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或许是顾顺章叛变后留给我们的第一个谜团!
顾顺章叛变后,被徐恩曾安排在南京城南双塘巷居住。徐恩曾委派亲信王思诚任顾顺章的秘书,以便监视。
由于顾顺章的妻子张杏华在顾叛变后被镇压,顾顺章在平时总是郁郁寡欢。于是,徐恩曾就委托王思诚替顾顺章介绍一位女子作后妻。王思诚托手下帮忙,为顾顺章物色了南京姑娘张永琴。张永琴在顾顺章死后,组织了新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并将顾顺章的女儿抚养长大。改革开放后,她曾接受过采访。
据张永琴回忆,1932年4月,19岁的她正在读中学,经人介绍与26岁的顾顺章结婚。婚礼在南京安乐酒家举行,徐恩曾率领中统的大小头目都出席了,徐还代表蒋介石,送上了1000元大洋作贺礼。
结婚以后顾顺章一家搬到了南京细柳巷41号。顾顺章深居简出,偶尔外出,除了带上保镖,还特意化装,通常是戴一副眼镜、在嘴里塞上一副牙套,一下子就容貌大变。
顾顺章当时已经萌生退意,他有空便和王思诚等聊聊天,一些同为共产党叛徒的中统特务也常到顾顺章家里来坐坐。他还用手头的钱,买了一些古董,主要都是古玩瓷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足足装了两大箱,只待时机一到就去上海开古玩店。
这时发生了一件大事,据张永琴回忆:1933年春末夏初的一个深夜,大名鼎鼎的陈赓来到了细柳巷顾顺章家里,与顾顺章整整谈了一个晚上。说些什么,张永琴也不知道。一直到天蒙蒙亮,陈赓才走。据顾顺章对张永琴讲:陈赓离开顾家直接坐火车去了上海……据张永琴回忆:这一夜长谈,对顾顺章触动非常大……

中共最危险叛徒顾顺章,留下四大谜团


2、1933年的这一个夜晚,陈赓为什么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到南京细柳巷见大叛徒顾顺章?他们又谈了些什么?这大概是顾顺章叛变后留给我们的第二个谜团。
顾顺章与陈赓在细柳巷见面以后,不久就被保镖出卖,将他写给戴笠的信直接交给了徐恩曾。顾顺章与徐恩曾大吵了一场,随后被安排住到了由中统严密看管的安品街70号。
徐恩曾与戴笠,是蒋介石的得力干将,但两人私下里却斗得死去活来。徐恩曾的中统逮捕顾顺章立下了大功,戴笠非常眼红。与此同时,戴笠又对顾顺章颇为佩服,经常将顾顺章从徐恩曾那儿“借过去”用用。徐恩曾表面上答应,心里却非常不快。在顾顺章给戴笠的密信被徐恩曾拿到后,他非常恼火,曾当面威胁要枪毙顾顺章。顾顺章非常愤懑,从此装病在家。
为了缓和与顾顺章的关系,不久后,徐恩曾在城南甘露寺5号为顾租了幢独进独出的小屋,也相对放松了监视。 1934年4月末,徐恩曾还安排顾顺章去日本休息养病。
1934年初夏,张永琴带着顾顺章前妻生的女儿也来到日本,住了将近1个月。这是顾顺章一生中最惬意轻松的日子。但好日子总是不长久的,为了照顾婆婆与自己的父母,张永琴带着女儿顾利群先回到了南京。徐恩曾亲自将张永琴接了去,详细询问了顾顺章在日本的情况,并关照张永琴写信给顾顺章让他早点回来。在徐恩曾的催促下,顾顺章于1934年9月回到南京。


3、顾顺章在日本近5个月时间,他干了些什么?他又接触了些什么人?从未见到任何资料披露过,这又是历史留下的一个谜团。

4、蒋介石为何下谕枪决顾顺章
据张永琴回忆:顾顺章回南京不过两个星期,10月2日吃过晚饭,被徐恩曾派员接去谈话,从此一去不返……
关于顾顺章的死,一些特务头目是这么回忆的:据中统特务头目陈蔚如在《我的特务生涯》一文中回忆:1933年初,顾顺章在上海召集旧部聚会,酒足饭饱后抨击国民党,并表示要建立新的党派。顾顺章的这番话被人告诉了徐恩曾。顾顺章知道后,认为自己在徐手下,一条命早晚要被送掉。于是便派张永琴与戴笠暗中联系,不料此事又被人出卖给了徐恩曾。徐随即下令将顾顺章关押起来。据说顾顺章会魔术,会催眠术,怕他逃脱,在押往苏州反省院途中,还用铁链子穿在他锁骨上。
据在武汉抓获顾顺章并亲自安排将他解押到南京的大特务蔡孟坚在晚年撰写的《两个可能改写中国近代历史的故事》一文中讲:“据立夫(陈立夫)方面得来的消息:我方工作人员发现顾又与共匪勾结,其文件为我方搜获,彼企图暗杀中央要人后逃往匪区,故镇江江苏省政府保安司令部予以看押……江苏省政府派秘书长罗时实先生监斩。 ”
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在他晚年撰写的回忆录《我和共产党战争的回忆》一书中也详细描述了顾顺章事件的经过,他写道:“我所遗憾的是,这位具有特殊贡献的朋友,不曾和我合作到底。1935年春,因和敌人重新勾结而被处刑。”1935年春,徐恩曾向蒋介石报告顾顺章有“反骨”和种种反叛迹象,蒋介石随即下达手谕:“顾顺章怙恶不悛,着即枪决可也。 ”
一个专杀叛徒后成为叛徒的顾顺章就这么死去了。其实他到底怎么死的并不重要,问题是这么一个被中华苏维埃毛泽东主席签署的第一号通缉令中“严加追捕,如有发现工农红军和革命群众可立即捕杀”的大叛徒,真的会幡然悔悟,重新想要回到共产党内来?他与陈赓是否真的见过面?如见过面又彻夜长谈了些什么?他日本之行又见了些什么人?为什么他刚回到南京徐恩曾就迫不及待地将他用铁链子串透锁骨关押起来?这就是历史留下的一个谜了……

中共最危险叛徒顾顺章,留下四大谜团

顾顺章叛变后的主要留居地点
1931年5月起,住南京城南双塘巷。此住所由中统负责人徐恩曾提供,徐委派亲信王思诚做顾的秘书,实际是为监视他。
1932年4月起,住南京细柳巷41号。顾顺章与南京姑娘张永琴结婚后搬到这里,在这里他深居简出,常常发牢骚埋怨国民党腐败,并萌生退意,想到上海开古玩店。
1934年初,住南京安品街70号。由于与徐恩曾关系交恶,顾顺章被迫搬到这里,此处由中统特务严密看管。
1934年春,住南京城南甘露寺5号。徐恩曾为了缓和与顾顺章的关系,特地为他租了这处独进独出的小屋。
1934年4月末起,住日本东京,游览了京都等地。这是徐恩曾为进一步缓和与顾顺章的关系,特地赏赐给他的休假。
1934年9月,住南京城南甘露寺5号。在徐恩曾的催促下,顾顺章不得不从日本回到南京,他似乎已预感到不测。
1934年10月2日,被徐恩曾派来的人带走。随后,被押往苏州反省院,在押送途中,还用铁链子穿在他锁骨上。不久后又被押往镇江。
1935年春,被枪杀于镇江某处。枪决顾顺章的手谕是蒋介石亲自下达的。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