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写蒋介石的两篇文章,骂得尖锐、吹得肉麻

一、骂蒋雄文

《请看今日之蒋介石》是一篇长达11000多字的宏大散文,开篇第一段就说:“蒋介石已经不是我们国民革命军的总司令,蒋介石是流氓地痞、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卖国军阀、所有一切反动派–反革命势力的中心力量了。”

文章最后结尾是排比句口号——

打倒背叛革命、屠杀民众的蒋介石!

铲除一切国贼!

惩办各地惨杀事变的凶手!

以革命的手段向白色恐怖复仇!

拥护武汉的新都!

拥护中央最近全体会议的一切决议案!

拥护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

国民革命成功万岁!

世界革命成功万岁!

二、颂蒋软文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郭沫若从日本回国。周扬请他去延安,他拒绝了,却托国民党元老吴稚晖通融求见蒋介石。蒋介石虽然曾下令通缉过郭沫若,但毕竟10年过去了,值此全民抗战之时,10年前的那点过节就算不得什么了。

1937年9月24日,蒋介石在陈布雷的陪同下会见了郭沫若,郭沫若受宠若惊,“恭恭敬敬地向蒋委员长忏悔过去的罪过,要求蒋委员长饶恕他,他要献身党国,将功折罪……”

会见后,郭沫若立即写了一篇《蒋委员长会见记》在报上发表,文章中对蒋介石大加颂扬,三次描写蒋的眼睛:“眼睛分外的亮”、“眼睛分外有神”、“眼神表示了抗战的决心”。

《蒋委员长会见记》一文没有收录在《郭沫若文集》中,原文如下——
  
  蒋委员长会见记
  
  从张群那里刚好回到居停处,赵处长有电话来了,说蒋先生叫我去谈话,立刻就去,有汽车来接我。不一会汽车果然来了。
  
  天在下雨,一个人坐在很宏大的一架汽车里面,觉得有点兴奋。汽车夫是用不着关照的,他只是开着车在走。
  
  走了一些转折,到了一个地方,又被人引导着步行了一段路,到了一处朴素的住处。
  刚进厅堂门,穿着深灰色的中国袍子的蒋介石远远由左首走出,呈着满脸的笑容,眼睛分外的亮。
  
  ——你来了。你的精神比从前更好。蒋一面和蔼地说着,一面和我握手。
  
  厅堂相当宽敞。当门不远处,横放着一张条桌,蒋背着门在正中的一把大椅上坐着,叫我到桌对面的正首就座。我说,我的听觉不灵敏,希望能够坐近得一点。于是我便在左侧的一个沙发椅上坐下来。
  
  ——你的神采比从前更好,蒋又这样向我说了一遍。看来比从前更年青了,贵庚是?
  ——是壬辰年生的,今年四十六岁。
  
  蒋的态度是号称有威可畏的,有好些人立在他的面前不知不觉地手足便要战栗,但他对我照例是格外的和蔼。北伐时是这样,十年来的今日第一次见面也依然是这样。这使我感到轻松。
  
  我也感觉到蒋的精神似乎比从前更好,眼睛分外有神,脸色异常红润而焕发着光彩,这神采就是北伐当时都是没有见过的。我见过西安事变后的蒋的像,觉得憔悴不堪。抗战以来的局面的确是所有的人都年青了。
  
  “目系而道存”,储蓄在脑子里所想说的话顿时感觉着丝毫也没有说的必要了。因为我感觉着蒋的眼神表示了抗战的决心。只要有这一决心就好,就能保证抗战的持久性。抗战既坚决而能持久,民族的幸福还能有超过这一点的吗?自然,我并不是朴素的唯心论者,以为精神超过一切。但我们目前的中国是当以精神奋励为前提的,因为物质的供应虽然不周到,但已相当有了一些准备,如果大无畏的精神力毫不发动,则一切物质上的储备只是死物,而且会成为自己的累赘。现在,我们最高尚的精神力活动了起来,一切物质上的工具都赋予了新鲜的生命。生命是连绵继续的不断的流。生命诞生生命,要保持者它的不断的永续,那是物理的必然的趋势。所以我们精神力一发动了,必然地进求物质的充实,以维持活动力的持久。
  
  蒋问到了我关于甲骨和金文的研究上来,问我今后是否尚有继续研究下去的兴趣。我说,只要有材料和时间,是仍然可以研究下去的;关于那类古器物学的材料,散在欧美各国的很多,将来如有机会时很想把它们收集起来。蒋说,将来可以设法。
  
  又问到我有没有朋友可以做宣传工作的。我对于这个问题却答得很含糊:因为我以前的朋友大抵分散了,有的也改变了兴趣,回国以来虽然知道一些从事宣传的人,但不必是我的朋友。因此,蒋接连问了两次,我于咄嗟之间,终没有可能提出任何人来。
  
  蒋又说,希望我留在南京,希望我多多做些文章,要给我一个相当的职务。
  
  我自己也感觉着,我的工作是以做文章为最适宜的。我因为耳朵聋,没有可能参加任何的机构。别人的议论我既不能听取,自己的意见也就无从交流。我把这个情形直率地说出了,我说,文章我一定做,但名义我不敢接受。
  
  蒋说,一切会议你都不必出席,你只消一面做文章,一面研究你的学问好了。
  
  我没有再多说话了。
  
  蒋又问了我的家眷,又问到了我为什么到了日本。关于到日本去了十年的一层,我也回答得很直率。我说:我没有钱,在国内不能生活,又不能到欧美去,所以只好朝日本跑。
  
  此外还问了些我个人的私事,最后是说,我们改天再来详细地谈。于是我便告辞起身,蒋一直把我送到大门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