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拷问:穿中山装的爱国贼算不算好干部?

隔不了多久时间,官方就要强调一下“反对”形式主义、“克服”形式主义,这个规律已经成为官民共识。可见,形式主义是打不死的国粹。为什么?因为大一统的国家意志与丰富多彩的人性世界是一对天然矛盾。为了应对时局之困,人们只能谋求变通,采取船也过、桥也过的折中之策,既维护表面形式,又拿到内容实质。所以,当形式太过强大时,官方会反对形式主义;反之,当内容过于强大时,官方又会反对实用主义(或称机会主义)。总之,始终要维护跷跷板两端的平衡,这就是政治。

良心拷问:穿中山装的爱国贼算不算好干部?

中华民国1912年1月1日成立时,官员们头上还留着长辨、身上穿着清朝官服,新的民国制服还没有设计。面对如此尴尬情形,内务部发布了《关于一律剪发暂不易服的告示》,意即辨子必须剪,服装暂不管。1912年5月,新上任的袁总统即体察民意,“令法制局博考中外服制,审择本国材料,参酌人民习惯以及社会情形,从速拟定民国公服、便服……议定分中西两式。西式礼服以呢羽等材料为之,自大总统以至平民其式样一律。中式礼服以丝缎等材料为之,蓝色对襟褂,于彼于此听人自择”。

做制服,总统说了要选用本国材料(国货)。结果还是悲剧了,当月就发生了著名的“汉口救国会断指悲剧”—— 在武汉救国会的成立大会上,先是有人登台演说,猛批外来衣帽洋货畅销全国之害,说毕,即抽刀断指,大书“请用国货”4个字,鲜血淋漓,张挂门外,现场掌声如雷。接着又有一青年学生上台演说,言词激烈,说毕,也抽刀断其一指,血书“用外货不用国货亡国奴也”11个字。”想想现在,那些暴力化的以抵制洋货为口号的爱国主义者,原来也是一种国粹啊

1927年4月18日蒋介石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随后通过二次北伐战争而夺取全国政权,建立了一统天下的党国体制。北伐胜利后的1929年4月16日,第二十二次国务会议议决《文官制服礼服条例》,明文规定:“制服用中山装”。国民党执政,便开始以“民国”之名行党国之实。主义专政的一个标志是推行孙中山崇拜,而其表象是中山装的制服化,而开始还要求是国产棉布的中山装制服。如1928年3月,内政部就要求部员一律穿棉布中山装;随后,南京市政府也规定职员“一律着中山装”。

再下来,到1929年4月,国务会议议决《文官制服礼服条例》,就正式将中山装列为制服,并进一步规范其外形款式并明确其意涵:前身4个口袋表示国之四维(礼、义、廉、耻),袋盖为倒笔架,寓意为以文治国。门襟5粒纽扣象征五权分立(行政、立法、司法、考试、监察)。袖口3粒纽扣代表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

在那个年代,山装是一个政治符号。比如1929年张学良东北易帜,规定东北各级机关人员一律着中山装,作为“统一已成,政治及应划一”的体现。冯玉祥归顺老蒋后主政河南期间,对于推广中山装更是不遗余力,规定开封政界一律改服中山装,各官厅内,不准长衣人出入,结果至于女界也剪发穿起了中山装。

良心拷问:穿中山装的爱国贼算不算好干部?

开始推行中山装时,党内党外,在朝在野,都难以严格执行。民间基本上把中山装当作时装来对待,兴盛一段时间,随后落潮消歇。如《北洋画报》1931年第722期《时装漫谈》所说:“一两年前,中山装极盛行,今则渐渐消灭,于以见革命尚未成功,于服装上殆成谶语。”

究其原因,一是中山装要求做工比较讲究,领角要做成窝势,后过肩不应涌起,袖子同西装袖一样要求前圆后登,前胸处要有胖势,4个口袋要做得平服,丝缕要直。二是对于面料的选用也有些不同,中山装面料宜选用纯毛华达呢、驼丝锦、麦尔登、海军呢等。这些面料的特点是质地厚实,手感丰满,呢面平滑,光泽柔和。最起码也要选用卡其、化纤织物以及混纺毛织物。若用国产土布、粗布制成中山装,则穿在身上感觉领口紧绷、卡脖子,且容易缩水变形。

问题是,国民政府或许太穷或许太清廉,并未将中山装制服列入财政保障,只得由个人自费,弄得好多小公务员为了穿上一身中山装,潜藏了一把一把鼻泪辛酸。《论语》1948年第154期皇父一的《定做中山装记》说:“佛要金装,人要中山装”,自己穿一身英国料的长衫,吵架都吵不过穿美国料中山装的同僚,而做一身中山装得210万元法币,自己月薪才90万元,最后没办法,只好把母亲卖掉祖屋给妻子治病的钱都拿出一大部分,才如愿以偿定做了一套像样的中山装。

大约蒋介石后来学到或者悟到,专制政体的杀手锏,应该是思想控制与运动方式,于是1934年,他便开始推行“新生活运动”。藉着运动的势力,各地一方面取缔所谓的奇装异服,一方面推行中山装,堵疏结合,双管齐下,效果才得以显现。1936年2月,国民政府看准时机,出台《修正服制条例草案》,再一次明确中山装为男公务员制服,中山装的国服地位终于修成正果。

这样一来,害惨了普通公务人员,“一月薪津,半套中山装。”由此引出了许多生活艰辛、内心苦痛的人间活剧。

不幸的是,后来日军侵华,鬼子以衣辨人,凡着中山装者,见着便杀。经此一厄,沦陷区的人们便不再穿中山装,长袍马褂又在民间卷土重来,上流社会则纷纷改穿西装了。

 中山装的故事告诉我们,形式主义之成为国粹,其终极原因是大一统体制所带来的权力绝对化的必然后果。也许大多数身在体制内、身穿高档中山装的人们,心里并无恶意,或曰良心尚存,但他们从来认为自己是统治者,而从来不觉得自己其实也是奴隶。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