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往事:于右任和青楼女子的情感交集

在古代,男女之间的爱情和婚姻是没有自由的,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甚少有感情可言。但是自古才子又多风流,在家里被封建礼教扼杀的爱情,在哪里生根发芽呢?当然只能是在古代的“红灯区”里,因此历史上诞生了无数才子佳人缠绵悱恻的风流韵事。

前尘往事:于右任和青楼女子的情感交集

诗词与情愫本就是水乳交融、形影不离的,所以古代的文人墨客大多偏爱青楼女子,尤其是我国经济社会高度发展的唐宋时期,留下了无数关于妓女的香艳诗词,其中不乏李白、杜甫、白居易、杜牧、柳永等等这些大家的名篇,尺度之大,令人咋舌,在此就不列举了,感兴趣的自己去搜一搜。

古代妓院多属高雅场所,妓女多为才艺佳人,当时高级的风月场所不仅被中国社会所接受,而且在相当程度上融入了社会及政治生活的各个方面。

前尘往事:于右任和青楼女子的情感交集

《清明上河图》中所描绘的青楼场景

我国的“妓院”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齐国宰相管仲大张旗鼓的开设国家妓院,数百名女子响应政府号召做了官妓。那时候,“妓女”这个职业还不犯法,并且享受的是公务员待遇呢。

其实,“青楼”一词的本意是指豪华精致的雅舍,有时候也作豪门高户的代称。唐宋时期人们的精神文化达到了顶峰,作为一个极其开放包容的时代,人家玩的不仅是丰富,还是风雅。所以青楼女子后来也叫烟花女子,也算是对妓女的雅称吧。

中国文人自古喜欢以“骚客”自居,“骚客”本来具有忧国忧民的意思,如今看来,可能有时候也有点“骚情”的意思。说到“骚”呢,民国时期的书法大师、风流才子于右任的笔名也叫“骚心”。有才子便有佳人,于右任就曾为躲避祸乱藏身一妓女家中,多年后还重回故地寻访旧人。当时著名的八卦小纸《晶报》还以《于右任花丛访恩人》为题报道了此事,一时之间,大街小巷,传的沸沸扬扬。

中年于右任

这段往事还得从民初于右任在上海办报遭到当局通缉说起,当时于右任一度被迫躲在一个名叫荷花的妓女家中,两人约定暂交12元房钱,在此居住半月,结果一住就是5个月,却一毛钱都没给,而荷花不仅没追问房租,还照旧给于右任供应餐饭。后来,于右任发现常有人在此窥视,怕引来杀身之祸,便在半夜不辞而别……

1935年,时年57岁的于右任已经是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他再次来到上海访旧,他的两位好友陈存仁与钱化佛迎接了于右任。三个小伙伴乐乐呵呵的去城隍庙吃了酒酿圆子、面筋百页,吃完还买了一堆梨膏糖,一路逛吃逛吃的于右任却突然惆怅起来,提出立即送他到新北门万溢昌旱烟店找一个陕西同乡朋友。不料,人却没找到,这下老头儿更郁闷,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是想找那友人通融点钱,回报妓女荷花。当年白吃白住的一百多天成了于老的心头债,一直苦于没有办法把这人情还给荷花。

前尘往事:于右任和青楼女子的情感交集

1935年4月,钱化佛与于右任(中)、陈存仁(右)在上海城隍庙合影

于右任想到韩信受漂母一饭之恩尚且图报,而他白吃白住一百多天,深觉惭愧,便想报答荷花。钱化佛和陈存仁便带着于右任到四马路、群玉坊一带寻找荷花,连这片的房产大亨都帮忙找寻,依旧无果

陈存仁便把大家带到他的老病号、名妓惜春家里茶叙,惜春这个心机girl为揽生意便以寻找荷花为借口纠缠他们,还早早准备好了文房四宝,于右任一高兴便为惜春书作一嵌字联,落款便是“骚心”。他还感叹道:“从前苏曼殊在上海时,在妓院中遇到一个诗妓,唱和甚多;还有李叔同,遇到一个诗妓叫李苹香,有好多名作传下来,现在还有没有这般风雅的妓女呢?”

荷花没找到,却被狗仔盯上了。没想到于右任为名妓惜春写的字被当时《晶报》的狗仔俞逸芬认出来了,便以《于右任花丛访恩人》为题登了报,大家纷纷开始八卦,57岁的于右任竟然跑去上海四马路寻花妓,于右任知道后开始当然是很不高兴,后来转念一想,既是访旧,又何必介意,更何况这一登报说不定还更容易找到荷花的消息。

前尘往事:于右任和青楼女子的情感交集

《晶报》

四马路是长三堂子(高档妓院)的集中地,这名字里带花的,如于右任先生要找的这位荷花,都是幺二堂子(低端妓院)的,不知道知道真相的右老有没有眼泪掉下来,但是他明白惜春为了生意才拖着他们之后便再也不去了!时光匆匆二十载,物是人非,找不到荷花无处报恩的右老倒是get了一个嫖娼的小知识。

前尘往事:于右任和青楼女子的情感交集

上海四马路老照片

陈存仁记录这段文字时,还特意作了说明:“原本可以不写”,因于老出入花丛一事已见报章,怕引起读者误会于老“纵情声色”,他就细说原委,以正视听了。恩,我们于老只是单纯的找荷花还人情的,你们不要想太多……

前尘往事:于右任和青楼女子的情感交集

名妓小凤仙(右)和小桂的合影

民国和唐代一样,都是一个社会开放度极高的时代,在清末民初之时,文人赠妓联之作,一时成为社会风尚。右老作为一代书法大家,民国才子必然也是紧跟潮流。这嵌名联他不仅送过惜春,还赠予给另外一个民国妓女青凤呢,联曰:

娥皓齿镇相怜,唱遍那醜奴儿令、粉蝶儿令;

泊鸾飘同一概,既醉倒黄四娘家、吴二娘家。

——赠妓女青凤

于右任先生的这幅联语字好情怀也好,所以说不是现在的妹子难追,是大多数男人缺少这文化人的浪漫作派!

作为民国时期的一代书法名家,历来向于右任求字者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他不仅给妓女写,也给乞丐、贩夫走卒写,还给达官显贵、名流时贤写,大凡有人喜欢他的字,他一定是来者不拒,即索即写,而且绝不收钱

由于于右任的字很值钱,有一些落魄文人便假借他的大名卖字。他的下属知道后要“严惩”,于右任却关照“不要为难他们”。街头遇见一商店招牌假冒他的字,于右任不但不生气还让店家摘下,为他重题了一副真的,只能感叹这家店铺的老板真的是人品爆发。

于右任先生一生写得最多的书法内容其实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少说有一两千条。而于右任的座右铭是:“天下为公”。这是什么样的大胸怀、大格局呀,连林语堂也曾说:“当代书法家中,当推监察院长于右任的人品、书品为最好模范,于院长获有今日的地位,也半赖于其书法的成名。”

附录——

于右任(1879.04.11-1964.11.10),汉族,陕西三原人,祖籍泾阳斗口于村,中国近现代政治家、教育家、书法家。原名伯循,字诱人,尔后以”诱人”谐音”右任”为名;别署”骚心””髯翁”,晚年自号”太平老人”。

于右任早年是同盟会成员,长年在国民政府担任高级官员,同时也是中国近代书法家,是复旦大学、上海大学、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创办人和复旦大学、私立南通大学校董。曾担任国民政府审计院长、监察院长。1964年,因为政治原因而长期郁闷成疾,病逝于台北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