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一怪:倒戈将军冯玉祥

北方军阀的末期,出了两个怪物:一个是关岳自命的吴佩孚,一个是倒戈将军冯玉祥。那位吴关岳是山东一个村秀才出身,生长在孔子的故乡,读了一点五经四书,原应当以孔子自命才对;但是他在半途里做了军人,便以关羽岳飞自命,一时有关岳将军的雅号,彼亦居之不疑。

民国一怪:倒戈将军冯玉祥


况且这位吴关岳,自经一战而打倒了腐坏不堪的段祺瑞以后,便虎据洛阳,高视阔步,目空一切,又招来了二次奉直战争,被倒戈将军暗中一箭,杀得片甲不留。从此以后,他便以岳飞自命,声言不投降、不走外国、不入租界。这便是他在失败以后所采的三不主义。后来,日本人占领了华北,他依旧住在北京,也不走动,也不投降,想在日本人的铁蹄之下,做一个南山射虎的故将军,终于为日人所忌,借医治牙疾的机会,暗令日本医生,注射毒针,将他送上西天。他一生作风,可称愚笨,但是硬骨头硬到底,也算是难得的了。
至于提到这位倒戈将军冯玉祥,那就怪而又怪了。综其一生行径,他的坚忍刻苦,好似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他的倒戈反复,好似三姓家奴吕布;他的伪装伪善,好似未得志的王莽;他的阴险诡诈,好似曹操司马懿;他的“左倾”形式,好似斯大林;他的“右倾”形式,又好似希特勒。不但其一生行径,怪特之至,即其临死的一幕,亦复异常惊险,令世人发生了不少的怀疑与揣测,真不失为传奇式的怪物!

北方军阀的师旅长,无不以暗减兵数,为发财妙计,名曰“吃缺”。唯独冯玉祥任混成旅长时,其作风即与一般旅长大大不同。按照当时编制,混成旅称为独立旅,不受师长管辖,兵额不过四千人。而冯玉祥则私自扩充,至有六七千人之多,足见其作旅长时,即抱有非常的野心。其统率军队,利用耶稣教为麻醉工具,在其部下的将官士兵,一律强迫入耶稣教,冯玉祥在军中,便取得主将兼主教的双重资格。冯氏接见部下,有一种特别仪式,部属进谒时,先行立正,冯氏则叫口令云:“你有几个父亲?”部属则答云:“有三个。”冯又问云:“哪三个?”部属则又答云:“上帝、大帅、生身父母。”必先举行这种仪式,方可说到别的事情。这种浅薄口号,虽似乎可发一笑,然对于未受教育的愚昧士兵,亦不无几分效果。当时冯的士兵,确乎风气特别,非常服从,所到的地方,绝不骚扰百姓,与普通北军部队不可同日而语。

民国一怪:倒戈将军冯玉祥


冯玉祥一生披挂伪装,作伪到底,尤其出身行伍,胸无点墨,以为天下英雄,皆是小巧小伪做成的,固不足道。唯冯氏以伪装手段,施之于下级兵士之中,表示其同艰共苦之作风,往往有古名将所不及的地方。冯时常一人亲至兵士帐中,视之如家人父子,见兵士们方坐地而食,便告兵士云:“好极了,我正饿了。”即加入饭团,粗饭青菜,吃一个饱,兵士们皆以为大帅果与我们同艰共苦!

又有时同兵士出外,见马方拉尿,他便呼渴极了,即以两手捧马尿而饮,连声呼曰:“好好。”兵士见之,皆以为大帅真能吃我们所不能吃的苦啊!这等方法,为冯氏对于兵士们惯用的小诈术,久假不归,冯氏一生,遂化成一个完全的伪装人。

冯玉祥为一个清教徒,应当遵守一夫一妻制才对,他抗战时在重庆的时候,曾发生一次反宗教的恋爱史,足见他的宗教信仰,并不坚强,更足以证明他平日的装模作样,全为伪托。缘他的旧部韩复榘,有甥女某女士,到重庆想谋点职业,不断地出入冯氏之门,冯以六十老翁,一见倾心,发生恋爱,经其妻李德全的严厉反对,不能挽回冯氏的痴念头。李氏乃哭诉于在重庆的冯氏旧部,诸旧部乃共向冯氏提出抗议,谓大帅如此行为,显然违反宗教信条,将遭世人唾骂,我系将不能在军政界立足了。


冯氏闻之,怒曰:“我不要做官。”部下诸人,亦怒曰:“你老不要做官,我们却要吃饭,你老不要以一个女子,来牺牲多数部下。”冯氏虽经部下集体抗议,然痴心犹未改移。由是李德全乃与部下密谋,以威力胁迫那女子离开重庆。那女子到了湖北的老河口,又为冯氏派人接回,后来李德全与部下,不知用了何种方法,那女子竟不能在重庆立足,一对老少鸳鸯,终于被拆散了。白香山诗云:“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尽期。”假令冯玉祥懂点文学,读到这两句诗,当发生无限的感慨!


冯玉祥对于部下进谒时,有三个父亲口号仪式,业已写在前面,他对于自己的儿子,亦有一种特别口号仪式,早晚看见儿子必问他云:
“你的祖父是做什么的?”
儿子则答曰:“做瓦匠。”
再问儿子云:“你的父亲,是做什么的?”
儿子则答曰:“当大兵。”
再问儿子云:“你要做什么事?”
儿子则答云:“我要做瓦匠,当大兵。”
观此等口语,与其平日布衣粗食的作风,似乎近乎“左倾”一流。其实并不如是。他自以为出身工人家庭,要极力做一个出头人物,以泄其幼年贫困之愤。察其平生个性,与其谓为模仿斯大林,毋宁谓其为模仿希特勒。总之,冯氏是一个毕生不满现状的人,他在北方,不满于北方的同袍;他到了重庆,又不满于重庆的当局。见了势力比他大点的人总是对他不满的,抗战中在重庆的时候,有时白昼提了灯笼,在街上行走,有人问他:“白昼提了灯笼做什么?”他则答云:“我在黑暗中求光明。”当时重庆当局,对他这些做作,只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已。

冯玉祥的数次倒戈

冯玉祥15岁入营当兵进入淮军,但是淮军暮气沉沉,于是改投靠在袁世凯的帐下,任武卫右军第三营左队右哨六棚,在这里呆了七八年当了一名营长。武昌起义爆发后,冯玉祥参加了滦州起义,这是冯玉祥人生中第一次倒戈,反满清。

滦州起义失败,冯玉祥身陷囹圄,幸好自家媳妇的叔叔陆建章的搭救,方才逃出生天,后任陆军第16混成旅旅长。民国四年,护国运动冯玉祥率部入川与护国军作战,这是冯玉祥的第二次倒戈,倒袁世凯。

1917年,段祺瑞政府派冯玉祥的第16混成旅与孙中山的护法军作战,冯玉祥通电全国罢兵息争武穴停兵,这是冯玉祥的第三次倒戈,倒段祺瑞。

第二次直奉战争,张学良送了冯玉祥50万银元,冯玉祥倒戈,发动北京政变,将溥仪等满清遗老赶出北京城,这是冯玉祥的第四次倒戈,倒直系吴佩孚。

第二次直奉战争大胜后,奉系内部地盘之争,郭松龄心生怨恨,联合冯玉祥等人倒戈张作霖,而后又插刀郭松龄致使郭松龄兵败身亡,这是冯玉祥第五次倒戈,倒奉系张作霖。

1926年,冯玉祥五原誓师,将五色旗更换为青天白日旗,支持北伐战争,这是冯玉祥第六次倒戈,倒北洋政府。

而后,国共分裂,冯玉祥倒戈我党,第七次倒戈。

最后,中原大战,倒蒋介石,张学良挥师入关拥护蒋介石,西北军瓦解,冯玉祥通电下野。

不到20年的光阴里,冯玉祥倒戈8次,这也是无论张学良还是蒋介石,对他的评价都不高的根本原因。当然除了倒戈,冯玉祥其实还是起到了一些正面作用,审时度势投机钻营也好,为国为民爱国将军也罢,我们仅凭着论迹不论心的态度,说说冯玉祥做过哪些“好事儿”

冯玉祥参加的滦州起义,是辛亥革命重要的一部分,在民族革命进程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可能是当时的冯玉祥看到满清大厦将倾,这次起义,冯玉祥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正面的,若不是陆建章搭救,估计这位民国吕布年纪轻轻就死在满清政府手中了。

其次,第二次直奉战争,冯玉祥倒戈发动北京政变,将溥仪等满清遗老赶出北京城。这次政变,完成了当年辛亥革命没有完成的任务,铲除了满清王朝复辟的祸根。

除此之外,冯玉祥还有一点,做的很好。那就是没有打破大家的底线,为东山再起去投日做汉奸。九一八后,冯玉祥积极抗日,积极联合各地抗日爱国力量,从事抗日救国。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内战,冯玉祥坦率表明与蒋介石的分歧,抨击国民政府的暴行。1948年1月,更是宣布要推翻蒋介石的独裁政府。并立下遗嘱,表示“要敢说,要敢做,要为人民受难,要为人民死”。

1948年,冯玉祥乘坐的“胜利号”轮船失火,不幸遇难,享年66岁。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冯玉祥的投机钻营唯利是图,造成西北军的诸多将领也是如此。冯玉祥的十三太保,就有五个做了大汉奸。冯玉祥的上位,可以说是一步步踩着盟友的尸体,也可以说是深得吕布真传。虽然说当时的历史环境是北洋军阀割据混战,有枪便是草头王,可是冯玉祥的数次倒戈,没有任何政治立场可言的行为,还是令大家对他的评价不高。

民国一怪:倒戈将军冯玉祥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