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春教授”张竞生:一个被误解的民国文妖

近代中国有一名文人,被称三大文妖之一、”卖春教授”,所编著的《性史》,更是被视为洪水猛兽,鲁迅感叹,他的主张要想实现,大约要500年。他就是中国性学启蒙第一人——张竞生(1888–1970)。

张竞生,1888年出生于广东饶平。1910年考入京师大学堂,秘密加入了同盟会,曾受命参与营救因刺杀摄政王而入狱的汪精卫。辛亥革命后,担任南方议和团首席代表伍廷芳秘书。和议成功后,他向孙中山请求以官费留学法国,孙中山同意了。这期间,与蔡元培等人发起组织了法华教育会,对留法勤工俭学起过重要推动作用。

"卖春教授"张竞生:一个被误解的民国文妖

张竞生虽然无心从政,却有意改造落后的中国教育。1920年回国后,他被聘为潮州金山中学校长。在任时,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招收女生,提倡游泳,还向军阀陈炯明上书建议节制生育,结果被斥责为神经病。在任不到一年,不得不辞去校长职位。

失去校长职位的他,又应蔡元培之邀赴北大教书。当时,除了胡适外,他是北大哲学系最年轻的教授。在北大,他主要讲授西方现代爱情、生育有关的社会学说,还组建了中国最早提出性教育的组织——性育社。1925年,他在出版的《美的人生观》、《美的社会组织法》中,提倡”性格刚毅,志愿宏大,智慧灵敏,心境愉快的人生观”,很受当时一批新潮文化人物的赞许。

在北大执教期间,张竞生还担任了风俗调查委员会主任委员。在他看来,性及与之有关的风俗也在研究之列。他曾在《京报》上发过一个征集个人性故事的启事,说明是作为”性学问”的研究材料。正是在此基础上,他在1926年出版了《性史》第一集。书中收集的是从300篇来稿中选出的7篇,其文字颇为直白。故事前面,还有他亲自作的序,每篇末尾还有按语,借以传授一些关于性的理论知识。

"卖春教授"张竞生:一个被误解的民国文妖

此书一经面世,就大受欢迎,《民国日报》报道说:”一班青年男女,弄得好像饮了狂药一般”。然而,这对当时社会风气极为保守的中国来说,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出版仅4个月,南开校长张伯苓致函警察厅,认为此”诲淫之书,以此为最,青年阅之,为害之烈,不啻洪水猛兽。”于是警察厅下令将《性史》全部没收,并且”严密查察,如有售卖,送案究惩,勿稍姑息,以维风化。”

本来张竞生打算出第二集、第三集的,但为了平息是非,只好放弃出版第二集的计划。但书商们见有利可图,纷纷盗用他的名义出版续集。甚至在他死后,还有以他的名义出版的《性史外集》、《性史补》等。

从此,他的头上有了一顶“卖春教授”的帽子,所过之处,人人喊打。本来自己是出于向大众宣传性知识,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事后,他反思其中原因,除了社会风气保守,他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性史》有的地方,描述极为露骨,关于性的严肃讨论,却不够多。也难怪会事与愿违。面对这一情况,学过哲学的他很善于自我排解:”哲学家应有他的态度,就是对不应得的荣誉与毁谤都不必关心,但自痛改过,竭力向上。”

"卖春教授"张竞生:一个被误解的民国文妖

受《性史》事件影响,在北方呆不下去的张竞生选择南下上海。在那里,创办了《新文化》月刊。因为他著文反对处女膜崇拜,不久该刊物以淫书为名查处。他再接再厉,创办了美的书店。整个书店布置优雅脱俗,二楼有一间咖啡屋,提供各种报纸供读者阅览。称得上创举的是,这里有一批被雇佣的年轻女店员。书店开张那天,人山人海,店内书籍被抢购一空。可惜好景不长,他的书店经常被人以售卖淫书的理由起诉,两年后,书店停业。不过,他雇佣女店员的举动却为上海商界效法,渐成风气。

书店关张后,全家去杭州散心。曾经在北大的同事蒋梦麟当时正担任浙江省的教育厅长,他得知后,认为张竞生给北大抹了黑,要求警察把他抓起来。结果,当天晚上在看守所里,他随身带的几本《性史》全被看守所的工作人员偷去看了,再也没找回来。后来经过保释,张竞生才出狱。

"卖春教授"张竞生:一个被误解的民国文妖

身败名裂的张竞生去欧洲散了几年心。1933年归国后,他专注于乡村建设,修公路,办苗圃,建学校,还担任省参议及经济委员等闲职。解放后,担任广东省文史馆馆员。曾建议毛泽东推行计划生育,未果。1960年,完成哲学著作《系统与规律的异同》、《记忆与意识》。1963年,国务院召开了一个座谈会,主题是中学生的性教育问题。周总理亲自指示要教给青年们科学的性卫生知识。之后,中国的中学终于有了生理卫生课。

1970,张竞生先生离开人世,结束了他饱受争议的一生。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