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三首古体诗,境界不输唐诗,读起来慷慨激昂令人热泪盈眶

鲁迅(1881年——1936年)先生是蜚声世界文坛的文学巨匠,影响力早已超越了时间和空间,到现在依然对“汉语文化圈”具有深远影响。《孔乙己》、《故乡》、《阿Q正传》、《呐喊》、《为了忘却的纪念》、《祝福》、《记念刘和珍君》、《灯下漫笔》等31篇文章入选不同版本的语文课本供莘莘学子来学习,打破了记录,完全是对他影响力的最好见证。

作为文坛楷模,鲁迅一生笔耕不辍,留下大约1000万字作品,其中,600万字为文学作品,400万字为编辑作品和书信作品。

在600万字文学作品里,鲁迅探索了绝大部分文学体裁的写法,都取得了极高成就,创作成果主要体现在短篇小说、杂文、随笔、散文、散文诗、文学评论上。

鲁迅先生是“新文化运动”的发起者之一,他在创作中身体力行,倡导作家们以通俗易懂的白话文来写作,所以,他留给世人的印象,是以创作短篇和杂文见长,这样认识鲁迅先生确实不够全面。

实际上,鲁迅在几十年写作生涯中,还创作过几十首古体诗,包括绝句、律诗和长律。

在此,我选出3首能代表鲁迅艺术思想和人格精神的古体诗,供大家欣赏。

鲁迅先生被誉为“文化战士”,就像他于1926年在《记念刘和珍君》里写的那样: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与其说这是鲁迅先生在歌颂热血青年刘和珍的勇敢和坚毅,还不如说是鲁迅对自我的激励,知行合一,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在古体诗里,鲁迅如同一位肩负家国情怀的豪侠,把自己崇高的人格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读起来慷慨激昂,令人热泪盈眶。从这些诗句里,我们看到了一个侠骨柔情的硬汉形象。

1903年,年仅22岁的鲁迅刚从江南矿路学堂毕业不到一年,正是风华正茂、热血沸腾的年纪,无意间他读到了一些文艺书籍和哲学书籍,思想大受触动,并结合当时清朝在西方列强的欺辱下,变得积贫积弱的社会背景,他痛心疾首,写下一首七言绝句《自题小像》,来表达对民族命运的担忧,同时也表达自己推翻“三座大山”的壮志豪情。

22岁的鲁迅能表现出如此崇高的家国情怀,着实让人感动。诗曰: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此诗翻译成白话文为:我的红心无法逃避爱神射来的利箭,我深爱着遭受侵略和压迫的美丽家园。多想把这份情感寄托给天上的星星但没有人能明白,我唯有用我的一腔热血报效我的祖国。

尤其最后一句“我以我血荐轩辕”被广为流传和借用,成为热血青年表达爱国之情的名句。

鲁迅在写这首诗时,完全是吐露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并没有给它拟题目,也没有想着要公开发表。鲁迅好友许寿裳(1883年——1948年)先生偶然看到这首诗后,觉得很不错,就给拟写了题目发表出去,才被文坛所知。

可以看出,这首七言绝句水准非常高,从用典、押韵、平仄关系,再到格调和意境,都是信手拈来,跟唐诗不相上下,从侧面反映出鲁迅在古典文学和西方文学上的修养很高。

首句“灵台无计逃神矢”运用了希腊神话“丘比特之箭”的典故,丘比特之箭具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射中谁谁就会承受心理的煎熬。鲁迅把自己深沉的爱国情怀比喻为中了丘比特之箭,这个典故用在这里恰如其分。

次句“风雨如磐暗故园”是一种比喻加通感的写法,把抽象的东西写得非常形象。鲁迅把“风雨”比喻为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对中华民族的欺凌,“磐”字道出了受欺凌的程度如磐石压着那样沉重。

三句“寄意寒星荃不察”运用了两个典故,“寄意寒星”出自宋玉《九辩》句子“愿寄言夫流星兮”,当时宋玉在异国他乡,对着天上的星星诉说自己思念祖国的情怀,寄望于星星把他的赤胆忠心传达给楚国的百姓。“荃不察”出自屈原《离骚》中“荃不察余之衷情兮”一句,屈原是伟大的爱国诗人,对祖国一片赤子之心,但他得不到理解,他的建议一个没有被采纳,因此,他一直很苦闷,最终跳进汨罗江以身殉国。

鲁迅在这里借用两位古代仁人志士的名句,暗示他要像他们一样饱含爱国之情,哪怕以身殉国也在所不辞,可见,他的爱国之情是多么深沉。

末句“我以我血荐轩辕”是这首诗的诗眼,是鲁迅深爱拥有5000年文明史的祖国而许下的誓言,这句话把此诗的格调和意境推向了高峰,读起来慷慨激昂,感染力极强。

从这首诗的侧面能看出,鲁迅在后来之所以成为举世瞩目的大文豪,跟他年轻时树立豪情壮志,并为之不断奋斗是分不开的。

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鲁迅的名气越来越大,被聘请到几所高校任教,他用自己在文化界的影响力,不断支持进步学生进行反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鲁迅的这种做法被北洋军阀政府和国民党政府视作眼中钉肉中刺,随即被下达了通缉令,处境十分危险。鲁迅不得不从北京搬家到上海。

1932年10月中旬,身处上海的鲁迅,处境依然不容乐观,面对威胁,他丝毫没有退缩,写了一首七言律诗《自嘲》,既是对敌人的反击,又表明了自己临危不惧、激流勇进的战斗精神。诗曰: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这是一首诗通俗易懂、诙谐幽默的抒情诗,诗句如同尖刀一样刺向了敌人,把鲁迅的铮铮铁骨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读起来令人热血沸腾,仿佛看到了一名勇士面对敌人视死如归的画面。

首联与颔联描述了当时所面临的艰难处境,颈联“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笔锋一转,无疑是对前四句的升华,也是全诗的精华所在,深刻揭示了鲁迅内心的真实情感,虽然愤怒但还保持着清醒头脑,没有丧失战斗精神。

我怒目圆睁怒对那些千夫所指的人,俯下身子心甘情愿为普通大众做孺子牛。这是何等的坚定不移,何等的大公无私,也只有鲁迅这样的硬汉才有这样的魄力和实力。

1933年6月下旬,鲁迅写了一首七言律诗《题三义塔》,赠送给日本友人——生物学家西村真琴博士,体现了自己爱憎分明的个性,以及深明大义的情怀。

实际上,这首诗是为一个名叫“三义”的鸽子所写。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日军把侵华的狼子野心从暗处转向了明处,上海作为重镇,不可避免地遭受到日军的轰炸。西村真琴为了救援伤者来到上海,在上海郊区三义,偶然发现一只受伤的奄奄一息的鸽子,临走时他把鸽子带回日本准备精心喂养,等它生下小鸽子后,作为和平友好的象征再送回上海。谁知,鸽子某天晚上遭到野猫袭击而致死。西村真琴很伤心,随即挖坑把鸽子掩埋,并把这件事写信告知鲁迅。鲁迅看完信后情不自禁,写下了这首七律。诗曰:

奔霆飞熛歼人子,败井残垣剩饿鸠。

偶值大心离火宅,终遗高塔念瀛洲。

精禽梦觉仍衔石,斗士诚坚共抗流。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这是一首托物言志的经典诗歌,以小见大,借助歌咏鸽子这个事件,来表达深层情感,既有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强烈批判,又有对追求和平友好生活的热切期盼。

在鲁迅眼里,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应该长期友好下去才符合两国人民的真实意愿。从一个小事件来展现宏大主题,怎样去切入,并不容易把握,但鲁迅在这首诗里做得很出色。

首联采用了写实手法,描述出上海街头一幕幕遭受日军轰炸后的凄惨景象,把鸽子安排在站在断壁残垣中的画面,堪称神来之笔。

鸽子这个意象,在文学作品里本身就是和平的象征,此刻,它却站在废墟里成为一只“丧家之鸽”,奄奄一息,既是日军炮火下的幸存者,又是日军残暴行为的直接见证者,无辜的鸽子是对日军极大的讽刺,比直接写出日军如何残暴要高明很多。

颔联仍然属于写实,却话题一转,描写西村真琴博士为了挽救鸽子,不惜长途跋涉把它带回日本去。这句诗从侧面说明,世上有恶人也有更多好人,好人会让人们看到希望。

颈联通过描写鸽子的不幸死去,又被西村真琴建坟立碑,寄托了两种情怀,一是两国人民都痛恨战争带来的破坏性,会伤及到许多无辜的生命,鸽子作为友好象征虽然死去了,但为它建坟立碑,让世人看到它,可以把爱好和平的情怀永远保留在心中。二是通过想象,来暗喻鸽子像精卫鸟那样会化作填海的英雄,给人们带来意外的希望。

尾联“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一句,非常具有江湖气息,曾被许多武侠作家在小说里引用。这句诗所描述的场景,多像两位心心相惜的大侠,在经过一番交手后,彻底被对方的人格魅力所征服,于是,两人化干戈为玉帛,紧紧握手、拥抱,将所有新仇旧恨一笔勾销,从此成为一对肝胆相照的知己。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看到的将是灿烂的阳光和盛开的鲜花,一派美好祥和的景致。

也只有鲁迅这样的文学大师,能用凝练的文字和典型的意象,勾勒出深明大义的人道主义精神。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