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书信六年,才见一面便要闪婚,却以悲剧收尾

我们现在身处互联网时代,网恋早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隔着一块屏幕和一副键盘,就可以和对方谈天说地,消息的实效性都得到了保证。

但尽管如此,还是会有一部分人觉得网恋是不太靠谱的恋爱,毕竟双方只能通过言语上的交流,却无法从实际生活中去考量对方。

如果网恋加闪婚,那更是让你的婚姻增加了一重风险,许多人在现实生活中都不敢冒着这样的风险去谈一场不问结果的恋爱。

但是在民国的时候,却有一对恋人,他们从未见面,只是靠着书信往来,这样把一段感情维持了六年,六年后一见面双方就确定彼此就是对的那个人,那他们这段柏拉图式的恋爱结果到底如何呢?

蒋光慈

柏拉图式恋爱

蒋光慈和宋若瑜的恋爱就是始于那一张张薄如蝉翼的信纸。那时候的人们没有其他更为发达的通讯工具,写信就成为双方交流和表达思念的一种方式。

1920年,当时的蒋光慈在文学界已经小有名气,他的文章和诗歌经常被刊登在各大报纸上,作为新时代的诗人和进步青年,蒋光慈受到很多人的关注,这其中就包括宋若瑜。

宋若瑜在阅读了刊登蒋光慈文章的报纸后,对这位素未蒙面的男生有了一丝好感,她也是进步青年的代表,在宋若瑜心里,她觉得蒋光慈是和她同一路的人。

于是宋若瑜就尝试给蒋光慈写第一封信。

在信里,宋若瑜讲述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和一些文章看法,蒋光慈读了之后深深被这位年轻女性的精神所震撼,他也认真地给宋若瑜写了回信,就这样,两个人的感情就在这一封一封的信笺中日益升温。

蒋光慈:“革命+恋爱”文学鼻祖

他们两人当时一个在俄罗斯读书,另一个则在国内读书,虽然时间地点完全不同步,但两个人却经常能有相同的遭遇和感受,很快,他们就在信里确定了恋爱关系。

但当时的蒋光慈因为经常写一些过于激进文章和诗歌,所以经常被国外的警方通缉,而宋若瑜自己也经常参加一些进步的活动,容易受到有关部门的阻止和迫害,两个人就像亡命鸳鸯一样四处逃散,在这个过程中宋若瑜还不幸染上了肺病。

因为怕自己的疾病拖累蒋光慈,再加上自己身边的人发生了婚姻悲剧,使宋若瑜对婚姻有了一些恐惧,宋若瑜有一段时间想要和蒋光慈分手。

但蒋光慈好不容易遇见自己的红颜知己,怎舍得说放手就放手,他们当时已经通过书信交往四年多的时间了,通过蒋光慈的多方努力,最后才让宋若瑜打消了分手的念头,四年的书信往来才得以继续。

宋若瑜

而在蒋光慈的坚持和努力之下,随着书信一起的还有宋若瑜本人的照片。这一次是蒋光慈第一次知道宋若瑜的长相,对此,他对彼此双方的恋情和婚姻更有信心了。

在继续通信一年多的时间后,蒋光慈第一次对宋若瑜见面的请求,虽然宋若瑜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退缩,但耐不住蒋光慈的恳求,终于在书信六年之后,两人第一次见面了。

1925年,宋若瑜来到北京,在火车的月台上,她第一次见到蒋光慈本人。

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认出了彼此,六年的时间好像就这样在他们彼此间消失了,那一叠叠的信纸传递不了的思念也在这一刻喷泄。

两个人见面后对彼此都有许多话想说,但因为蒋光慈有工作需要去张家口,所以两人只是匆匆聚了一下。

民国版:《纪念碑》(蒋光慈宋若瑜通信集)

在蒋光慈离去后,宋若瑜还仿佛在梦中一般,她难以相信刚刚站在面前的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恋人,那一刻的她仿佛是最幸福的人。

但事情并没有宋若瑜想得那么乐观,她并不知道在自己来北京之前母亲就已经来这打听有关蒋光慈的消息,母亲对女儿的这位梦中情人有着深深的不信任和怀疑,她觉得两个人才第一次见面,之前只通过书信联系,这样的感情太不可控也不牢固。

宋若瑜的母亲的担忧是合理的,但那时候的宋若瑜和蒋光慈正是热恋的时候,哪里听得下母亲说的这些话呢,她已经确定了蒋光慈就是她未来的丈夫。

而面对宋若瑜母亲的不信任,蒋光慈自己也很苦恼,但没办法两个人只能先暂缓婚事。宋若瑜也被母亲带回了老家。

悲剧婚姻

但宋若瑜此次回家,老家里已经传遍她和蒋光慈婚事的谣言,宋若瑜虽然可以装作毫不在意,但她的父母却忍受不了街坊邻居对女儿的指手画脚,他们几次三番地给宋若瑜做工作,希望她可以放弃蒋光慈,另觅良人。

但宋若瑜却坚决不肯放弃,又无法违背父母的愿望,无奈之下她答应先回南京继续自己的学业,而蒋光慈在当时也已经结束在北京的工作,准备回上海任教,这样一来两人的地理距离就拉近了许多。

但虽然如此,两人因为工作和学业繁忙,彼此之间见面的时间和次数并不多,一年的时间里只匆匆见过几面,第二年的春天,宋若瑜因为劳累和相思,她的肺病又再次发作。

蒋光慈听到这个消息后就立马赶到宋若瑜的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她。蒋光慈这样的做法也感动了宋若瑜的父母,他们看见了蒋光慈对女儿的用心,也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结婚之后,考虑到宋若瑜的身体状况,蒋光慈劝说她先休学,然后留在上海养病,于是宋若瑜平时就一边画画一边治疗,身边还有蒋光慈在悉心照顾,这样的日子看上去温馨又美好。

但是这种美好的时间没有持续太久,婚后一个月,宋若瑜的病情加重,在医生的建议下她来到庐山休养治疗,而蒋光慈因为公务没有办法陪着妻子一起同去,只能留在上海。

在庐山休养的时候宋若瑜还曾写信给蒋光慈,告诉他自己一切都好,希望能早日与他团聚,但不曾想那封信竟是最后的诀别。

宋若瑜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下,蒋光慈赶到庐山的时候妻子已经快不行了,1926年,年仅23岁的宋若瑜在丈夫和朋友的陪伴下离开了人世。她和蒋光慈的婚姻也快速凋零,仅仅一个月就以悲剧告终。

但伊人已逝,他对她的怀念却没有消失。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