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巨匪张庆,匪众一度多达3万,其最终结局如何

民国期间,正当各路军阀瓜分地盘之时,河南爆发匪患,头目张庆落草为寇,聚众一度多达3万人,所过之处烧伤抢掠,无恶不作,其最终结局如何呢?

出身贫寒

张庆生于河南临汝,家境贫寒,幼年就失去了双亲,与哥哥相依为命。当时正值清末,洋人打开了中国的大门,清政府腐败无能,签下许许多多丧权辱国的条约。为了能够交得起赔款,竟不顾百姓死活,横征暴敛。

张庆即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稚嫩的他少了几分和平年代里的温文尔雅,却养成了争强好胜,阴险狡诈的品性。十里八乡的混混听闻张庆是个“人才”纷纷投靠。一时间,张庆成了响当当的“大哥”。

1911年,河南遭遇大旱,百姓颗粒无收,而官府不闻不问反而加税。于是张庆一不做二不休,带着几个死党投奔了白朗的农民起义军。

然而好景不长,清帝退位后,北洋政府掌权,白朗的起义军很快就被镇压了下去。张庆又成了光杆司令,走投无路的他,回到老家,改投到河南督军赵倜旗下。

此时的张庆成为了一支名副其实的“国军”,由于他很会阿谀奉承,不到几年,竟混到连长。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升职加薪有望,让他这个从贫苦家庭出来的孩子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再混几年,旅长、师长也不在话下。

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但是这时却爆发了直奉战争。赵倜的军队被打散,张庆又回到了原点。

占山而王

此时的张庆已经明白,跟着别人混,不如自己单干。被击溃之时,他手里还有一些散兵游勇。在他鼓动下,他们纷纷表示愿意效命于他,并向河南西部奔来。

既然改易了旗帜,张庆已经全然不顾曾经还有一点的遮羞布,下令在途径沿途之时,搜刮粮食,抢抓壮丁。手无寸铁的百姓已经到了生死边缘,饥饿难耐,不落草为寇是死,落草为寇也是死,于是便纷纷跟了张庆。不到两三个月,张庆的队伍达到了惊人的两千多。

此后,他们继续向河南西部挺进,先是攻下了陕州城,后又窜至河南东部项城、上蔡、阜阳等地,队伍人数也激增到上万。只此攻陷阜阳一役,张庆就截获了2000多支步枪,200万发子弹,意外地,还有数门大炮。“枪杆子里出政权”,此时既有人,又有枪的张庆,队伍进一步壮大。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引起了各路军阀的注意,然而此时已是积重难返。他们大多出于自保,都明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谁也不想被坐山观虎,成为两败俱伤中的一个。

然而谁又都不想张庆能够做大,最终,还是直系军阀调集4万官兵前去征剿。当然他们也是得过且过,并不真正卖力。

得到消息的张庆,向湖北逃窜。亡命之徒,已然是丧心病狂。他们所过之处,尸横遍野。据史料记载,在渡过河南李官桥镇时,被河流阻截,由于没有架设桥梁,要涉水而过,然而水流实在是太急了。于是张庆下令屠杀当地百姓,然后将他们的尸体丢入江中阻挡水流,被屠戮百姓不计其数。

迎来末日

张庆到达湖北,其人生达到了巅峰,也迎来了末日。

张庆的流窜让各个军阀认识到张庆一日不除,都将坐立不安。如今各地匪患猖獗,倘若一呼百应,谁也别想保全。于是各省军阀从猜忌走向联合,达成一致:剿灭张庆。

张庆的队伍本来就是鱼龙混杂,开始人心惶惶、士气低迷。恰逢剿匪队伍赶来,张庆慌不择路,仓皇之间向河南西部逃窜,意图稳定军心,东山再起。

这次的逃亡不同于之前初出茅庐那会,简直是天壤之别。在归返的途中,百姓早有准备,坚壁清野。缺少了粮食,匪众六神无主,有的逃跑了,有的干脆就投了诚。军心不稳,张庆打下的江山摇摇欲坠。

此时,有人告密说他的心腹李二黑心怀不轨,意图谋反。一段时间以来压抑的怒火让本来就暴躁的张庆彻底爆发了,他当众要枪毙李二黑,杀一儆百。然而李二黑也不是吃素的,手下也有一群死党,队伍里骚动起来。混乱之中,张庆被一枪毙命。

一代匪首张庆就这样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