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武汉的双钉案 富二代谋财害命 被开七枪正法 百姓鼓掌

位于武汉闹市区的刘有余堂,1919年由刘文钦、刘季五创办。他们最初由经营棉纺厂起家,后来又开办了打包厂,刘家因经营有方,财源滚滚,成为了解放前武昌首富。原本刘家对开设药铺并无兴趣,后来因刘家老太太生病,去药铺取药,遭到了药店伙计的怠慢,还被怼了一句“嫌慢,你们刘家就自己开一家药铺!”财大气粗的刘家哪里受得了这个气,于是便在这家药铺所在的同一条街上,开了一家药铺,通过价格战,直接逼着这家药铺关门大吉。

刘家当时在武汉除了拥有刘有余堂外,在汉口、沙市各开了一家打包厂,武昌的震寰纱厂和宜丰银号也是他家的产业。刘家有一个少爷名叫刘佑方,可以说是不折不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此人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会计专业,因家底殷实,当时被称为“武汉三号财主”。因一切都来得太容易,所以刘佑方挥霍成性。

抗战胜利以后,刘佑方从重庆回到了武汉。最初在他家经营的宜丰银号担任总经理,后来因为他管理期间亏空太多,1947年春遭到了家里的解职。于是便自己开了一家万兴企业公司,靠着家里在武汉商界的信用,在纱布市场上做些空头买卖,倒也结识了不少生意人。

刘佑方平日里赚到手里的钱,不是拿来送礼,就是在歌厅舞场里花天酒地,狂饮豪赌中花了个一干二净。后来因连续几次豪赌,输了不少钱,一时间手头上有些周转不开,于是便找来了公司里的心腹杜国正商量如何能够快速地搞钱。

1947年10月底,两人决定铤而走险,假冒国防部的名义,打着侦办共党分子的幌子,准备敲诈第一纱厂董事熊子明和荣丰祥纱号经理汪绍伯。最开始刘佑方准备假冒他叔叔,震寰纱厂总经理刘梅生的名义,写两封信请他们到纱业公会谈谈,后经过多方考虑后,改为直接前往纱业公会去当面见机行事。

不过就在两人准备行动期间,熊子明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去公会,汪绍伯倒是经常遇见。

于是刘佑方找了个机会在公会里郑重其事地向汪绍伯说:“最近因为急需回款,手上有20件红狮牌棉纱,能不能帮我寻找买主?”

汪绍伯为人宽厚,面对刘佑方的请求也没多想,竟信以为真。尽心尽力地帮刘佑方多方接洽,但终因价格的关系,没有能够成交。

11月3日,刘佑方又跑到纱业公会找到汪绍伯,汪绍伯还是没有起疑,继续帮他寻找买家。最终敏新记的老板沈少敏因与汪绍伯关系不错,碍于面子在没有见到货的情况下,就一口将刘佑方口中所称的20件棉纱全部买了下来,并且当场付了一张慎裕钱庄3.95亿元和新德钱庄1.14亿元的支票。双方约定当天下午由刘佑方将货送到敏新记。

谈妥以后,刘佑方便赶紧雇了一辆汽车与汪绍伯一起前往两家钱庄照现。在确认两张支票存款足够以后,刘佑方又接着骗汪绍伯前往北平路32号他家中看货。

到了刘佑方家中客厅后,两人攀谈了一会,刘佑方叫来帮凶杜国正耳语了几句,就叫杜国正陪同汪绍伯前往地下室去。

点货

进入地下室后,刘佑方和杜国正便拿出两支手枪,警告汪绍伯不许动也不许出声,逼着他坐在了椅子上。汪绍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着了,知道自己现在身处险境,只能乖乖地照办。两人将汪绍伯用麻绳绑在椅子上后,又用事先准备好的毛巾,沾上大量麻醉药后闷在汪绍伯的口鼻处。等到汪绍伯失去知觉后,才将汪绍伯的麻绳解开,将他平放在地下室的床上。两人拿出两根三寸长的铁钉,用砖分别插入了左右太阳穴杀死了汪绍伯。

在杀害汪绍伯以后,刘佑方急于要发这笔横财,先将汪绍伯衣袋里的两张支票,随身携带的百万现钞以及金表等物搜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又伙同杜国正用棉被将汪绍伯的尸体裹好,叫来家中的黄包车夫杨行正,将汪绍伯的尸体运往了市郊的上智中学。刘佑方和杜国正一个骑车一个步行跟随。

因汪绍伯尸体被棉被裹着,包括人力车夫和路人都以为是送病人下乡,没有起疑,等到了六大堆以后,刘佑方借故打发走了人力车夫,又重新花钱雇了一辆车运送。最终刘佑方将汪绍伯的尸体抛弃在了郊外的稻田里。

抛尸以后,刘佑方赶紧叫杜国正回汉阳躲避。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两人抛尸的时候被所在地张公区29保保长张子奎无意中看见了。张子奎觉得形迹可疑,便立刻拦住刘佑方进行盘问。刘佑方见事情败露,撒腿便向边上稻田里逃跑,最终被张子奎活捉。

见逃跑无路,刘佑方便企图收买张子奎,在他肩上轻轻一拍说:“朋友!你抓我有什么意义呢?反正沈万三打死人,还不是钱倒霉!你说吧,多少钱你才会放了我?”

张子奎倒也不为所动:“你是想收买我?你别忘记了这是我的辖区,你抛尸害人,还想我放你?”

随着附近的居民纷纷赶到,众人将刘佑方送进了姑嫂树警察派出所。

进了警所以后,刘佑方怕家里知道他所做下的坏事,便化名刘紫伯,胡扯了一堆,称自己杀人是因为汪绍伯是自己的同学,将他的妻子萧秀贞拐卖了,为了泄愤,自己不得不杀了他。

刘佑方落网的当晚,通过从他身上搜出来的两张支票,确定了刘佑方谋财害命的事实。帮凶杜国正也在汉阳落网。这便是当时震惊武汉谋财害命的“双钉案”。当时许多人都议论纷纷,认为财大气粗的刘家肯定会通过关系,重金花钱为刘佑方买命免死。

经过武汉市警察局和武汉警备部连续半个月的侦讯,最终判决主犯刘佑方死刑,帮凶杜国正无期徒刑,人力车夫杨行正无罪。

1947年11月19日上午9时,刘佑方被验明正身后,绑赴中山公园附近执行枪决。在对刘佑方行刑过程中,最初开的两枪并未打中刘佑方的要害,后又分三次再开了五枪,最终刘佑方共被打了七枪方才丧命。当时在现场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纷纷对武汉当局从重从快赞誉不绝,也让过去半个月以来种种为刘佑方免死的猜测不攻自破。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