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是满清王朝终结者,也是中华民国缔造者

文:鬼首天龙

袁世凯是满清王朝终结者,也是中华民国缔造者

从1900年说起吧,当地球人刚刚迈进新世纪的时候,在大清王朝统治下的这块土地上,义和团暴乱肆虐在山东山西河北东北等地方,这是一场巨大的人祸和灾难,不是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已经看到了一出悲剧在上演,李鸿章和刘坤一张之洞等人主张了“东南互保”,严防义和团暴乱向中国东南地区蔓延。北京的慈禧太后的旨意遭到了抵制和抗拒。

“抗旨不遵”这种行为在专制的政治体制里,作为臣子是犯下了滔天罪行,可以被视同为“谋逆”,是在十恶不赦之首的,因为在专制的政治体系里,权力是不可以打折扣的,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专制统治的根基必将受到动摇,“抗旨”的臣子不能得到惩罚,“大一统”的政治局面即有分崩离析的危险。然而,李鸿章等人并没有受到任何处分。

“东南互保”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历史名词而已,没有多少人在这个历史名词上进行更多的诠释和解读。其实,这场“风平浪静”的“东南互保”运动才是最后致大清王朝气绝身亡的最重要原因。“抗旨”的臣子们没有受到任何处分,中央政府的权威便不复存在,当十年之后武昌城头上一阵枪声响过之后,全国各地的督抚们纷纷响应宣布独立,让大清王朝终于寿终正寝。

十月十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从早晨开始,即有人表示庆贺,有人还打出了青天白日旗,我知道这是一个态度的表达。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们,当年武昌城头的枪声,其实是揭开了中国现代政治灾难史的序幕。大清王朝筹备多年的君主立宪化为泡影,满清皇帝最终逊位退出了历史舞台,延绵二千年的帝制貌似终结,政治共和的中华民国成立,革命党人一时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但是孙中山却不这样认为。

今天我们回顾重温辛亥革命的那段历史过程,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不是一场如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上所讲的那样,是一场资产阶级的民主运动,而是一场民族主义革命的结果,当时的革命党人无不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为鼓动人心的政治口号,这是一个最容易激动和鼓舞愚民的政治宣誓,革命党人的前仆后继无一不是在这面旗帜之下,上演了一幕幕壮怀激烈的革命英雄主义的悲剧。

无量头颅无量血,换来一个假共和。这是谁的诗句?似乎并不重要,但是,什么才是真的共和?这才是问题所在。袁世凯当大总统的时候,孙中山认为这不是真共和,许许多多的民众们,也对所谓共和没有好印象,在这些人的心里面和头脑中,没有皇帝的日子就是一个字:乱!没有一个团结的大会、成功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和百分之百赞成率的大会,这算是什么世道?

袁世凯称帝了,这是他波澜壮阔的政治生涯里最大昏招和败笔,是谁害死了袁世凯?这是一个问题。倘若中国人民真的不能过没有皇帝的日子,当初等待和促进大清王朝的君主立宪,不是挺好的一个选择么?一个统治中国二百多年之久的王朝被终结了,而且是袁世凯亲自操刀逼宫,如今你却黄袍加身登临大宝,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也是在所难免了。鼓动袁世凯称帝的那些人们,去看看他们的名字,鄙视他们一下。臭棋篓子下大棋,也真好意思称国手!

袁世凯这个人,是满清王朝最后的那些年里,最具有国际视野和杰出政治才华的人,可以说没有之一。大清朝的顶梁柱臣李鸿章临终前向慈禧推荐他,慈禧最信任的大臣荣禄临终前也想老佛爷推荐他。在满清预备立宪的那些日子里,袁世凯在各个方面的政绩可圈可点,本来死气沉沉的大清焕发出崭新的政治气息。但是,慈禧不幸过早地死掉了,她的“预备立宪”在辛亥革命的炮火声中付诸东流。

袁世凯如果是大清王朝的死忠之臣,他是有能力绞杀革命党人的犯上作乱的,但是他没有,一是当年戊戌变法的失败,坊间传言是由于袁世凯告的密,光绪皇帝之死的这笔帐,也被摄政王载沣记在了袁世凯的头上,摄政王载沣是末代皇帝溥仪的亲爸爸,他地袁世凯是欲除之而后快。袁世凯如何能对小皇帝誓死效忠?但是,袁世凯是一个政治家,他与革命党人的区别在于,他知道妥协。中华民国的宣告成立,其实正是袁世凯与革命党人妥协的结果。

袁世凯是满清王朝的终结者,也是中华民国的缔造者,这才是他真正的历史定位,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非他莫属,他有这个威望更有这个实力,孙中山算什么东西?但是,孙中山没有当上大总统,他就认为革命没有成功,他号召同志仍需努力,于是一次次捣乱一次次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到投入苏联的怀抱。有人说苏联的资金和军事支持,是孙中山卖身投靠的原因,这不过是原因之一,孙中山对于苏联模式的情有独钟,才是他真正的政治面目。

反对帝国主义的口号是孙中山提出来的,这实在很难让人想得通,以推翻满清为革命目标的孙中山,他的政治主张是什么?他真的理解民主政治的内容么?一个民主革命的政治家应该具备的民主精神,他有么?国民党的缔造者是宋教仁先生,这是中国史上第一位自下而上选举出来的内阁总理,可谓开天辟地之事,但是在他赴任就职的启程之日,被暗杀了。谁是谋杀宋教仁的幕后凶手?这是一桩历史公案。我们知道,宋教仁如果不死,孙中山没有政治舞台。

孙中山终于发动了二次革命,以宋教仁之死为最大借口,宋教仁之死的屎盆子被扣在了袁世凯的头上,国民党的历史教科书上当然会这么书写,海峡这边的历史教科书上也会这么书写,这是一对同胞兄弟。二次革命开启中国现代史上以武力解决政治争端之先河,从此让中华民国再无一日宁日,革命、继续革命、把革命进行到底,反革命罪是由国民党制定的罪名,是要被镇压和杀头的。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1949年,革命的国民党终于被更革命的同胞兄弟给赶到台湾去了,留在大陆的国民党员们遭到了最大程度的镇压。

有国民党的拥趸者为孙中山发动的二次革命辩护,袁世凯称帝是一个最大的理由。但是请搞清楚好吗?发动二次革命在前,袁世凯称帝登基在后。时空不可颠倒。当了八十三天皇帝的袁世凯在悔恨当中死去了,他说我的初衷是立宪而不是独裁,但是没有人听他的解释,最起码亢奋的革命者们是不听这个解释的。袁世凯身死之后的中华民国呢?孙中山与他的同志们依然不认为是真正的共和。革命者就是这么固执,只要是自己不同意和不满意的,就绝对不放下革命的枪杆子,更何况这时候有苏联提供枪杆子呢?

在苏联的资金和军事强力支持下,国民党及其合伙人终于通过六次北伐战争成功颠覆了中华民国,此后的中华民国其实是国民党的中华民国。这前后的中华民国有什么区别吗?有所了解这段历史的人,大概应该知道陈炯明这个名字,被海峡两岸的历史教科书名之为军阀,我们都知道他与孙中山的政治分歧在哪里,一个主张邦联,一个主张统一。邦联是和平的主张,统一需要武力进行,中国人民选择了后者。

关于孙中山,有人总结说孙中山与四位朋友的决裂,分别堵死了四条有可能使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无论是章太炎的自由,还是宋教仁的议会,或是黄兴的法治,抑或陈炯明的邦联,都有可能使中国走出黑暗,但是他们都败在了孙中山的革命的旗帜之下。其实,哪里是败在了孙中山革命的旗帜之下,他们都败在了中国传承了二千年的政治与文化的观念之下。

章太炎本是老同盟会员,与孙中山是故友旧交,后因政见不同,与孙中山渐行渐远。传闻在孙中山逝世后写了一副极其另类的挽联:一曰:“举国尽苏联,赤化不如陈独秀;满朝皆义子,碧云应继魏忠贤”。挽联虽未贴出,但被四处流传,让人大跌眼镜。人说章太炎有疯子之雅号,我以为章疯子实乃大明白人也,那些以追随孙中山为荣光的文化人们,都特么是傻逼!

孙中山的二次革命开武力解决政治争端之先河,断绝了共和之路;国民党的六次北伐推翻合法的民国政府,让一个本来有希望在和平的国内和国际环境中,发展腾飞的大中国,打得是遍体鳞山满目疮痍羸弱不堪。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是中国人的一大优良传统,在后来的历史教科书上,把推翻满清的荣光的桂冠戴在了孙中山的头上,这是国民党合法存在的最大理由。此后的一系列历史事件的发生,更是一个灾难连着一个灾难,直到把这个国家推进到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