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民国海军虽弱,但1万元即可击沉一艘日舰,战绩卓越

全面抗战前,仅日本海军就有舰艇308艘,排水量超过120万吨,海军航空队拥有飞机2200架以上,而民国海军仅有6.5万吨,人员也仅有日军的六分之一。

至1949年9月海军上将陈绍宽站在“密苏里”号战列舰上观看日本代表无条件签署投降文件时,中国海军仅剩的家当也只有在重庆那几艘不足2000吨的浅水炮舰。

整个抗日战争期间,由于民国海军与日军实力相差悬殊难有较大作为,但他们依旧在这场保家卫国的神圣战争中做到了不畏强敌,书写了自己的一段传奇。

自上海、南京相继沦陷后,中国海军也随之退往长江中游节节抵抗,而主力舰艇伴随江阴战役、福州争夺战后尽失,海军转而以要塞战、水雷战为主,最著名的是1939年12月成立的长江布雷游击队。

布雷成了抗战中后期长江流域、珠江流域日军的噩梦,布雷队使用深雷、定雷封锁迟滞日军进攻,给予其重大打击。

以日本《读卖新闻》随军记者小俣行男记录:“随着一个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江水升起巨大的水柱,船被炸成两截。船上同盟通讯社的下津久男以及60多名陆战队队员全被抛入江中,被江水吞没……同盟通讯社的下津和岗本队长不用说遗体,连遗物都没有浮上来一件。”

不仅在长江流域,珠江流域海军战绩也可圈可点。在日寇攻广州前后,海军在10月22日至25日4天时间内,就击沉3艘汽艇、2艘运兵船、一艘运输舰给予日军沉重打击。

从1939年至1944年初,海军在粤桂地区先后击沉日舰十余艘,导致日寇长时间停航,把骄横的日寇炸得焦头烂额,闻雷色变。

而这样的现象,在水雷战中屡见不鲜。仅第二布雷大队,转战湖口至江阴的五年里,共布雷1370具,炸沉大小炮舰、运输舰、汽艇114艘毙敌5000余人。

当时有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海军每消耗10具水雷,即可击沉敌舰一艘,而以每颗水雷1000元计,10具水雷仅消耗1万元,而敌舰艇以每艘100吨计,约值100余万,以此推算,我击沉日舰一艘可消耗90余万,即每10具水雷可达到100倍以上的战果,可谓划算。

而海军更是在内无钱粮外无支援的条件下,迅速建立起水雷制造基地,先后研究生产了“海甲”系列的9种定雷与“海庚”系列的3种漂雷。
并且均为自我制造,这些武器源源不断地输送至战场,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补给运输线。

日军原以为攻陷武汉等地即可控制长江的主动权,以此沿江西犯,窥视大西南,但仅存中国海军频频的攻击给了日寇当头一棒,把日寇打得晕头转向。

事实上,自1943年由于敌人的兵力收缩,整个敌占区长江流域的水上交通已经陷入崩溃,日本“控制长江、溯流西侵”的妄想成了泡影。

十四年抗战中,中日海军相差悬殊,因此作为难大,就如当时海军上将陈绍宽所言“海军抗战事略,向来极少发表,盖不欲大事宣传,事实足以表现一切”。

但他们不畏强敌,英勇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仅舰艇就击沉日寇321艘,捍卫了民族尊严,他们在抗战史上留下光荣的一页,他们将永远彪炳史册。

祖辈们没输给战火!

父辈们没输给贫穷!

而我们不能输给这娱乐至死的时代!

参考资料

《湖北文史资料》

《中华民国海军史料》

《中华民国海军通史》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