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台湾当局撤销记载的一段国共内战史

文:杨素

可以鸟瞰台北全景的圆山饭店,是大陆观光客在台最夯景点之一。但很少有人注意,圆山饭店入口处不远,沿一处小山坡拾级而上,穿过于右任所题“天地正气”牌坊与两旁高耸松柏,藏着一栋孤零零的中式宫殿建筑,还有个挺吓人的名称——“太原五百完人招魂冢”。

“太原五百完人”,因为曾纳入台湾中小学课本教材,此间30岁以上几乎人尽皆知,讲述的是国共内战期间,太原国民政府官员不愿投降解放军,效法汉初田横五百壮士,壮烈成仁、坚守气节的故事。只是改革开放后,不少来自大陆、山西的朋友听到这个称号时一头雾水,不知“五百完人”从何而来?

原来,这只是当年国民党的文宣机关美化历史的误会一场。如今荒烟蔓草间招魂冢仍在,其中缘由却已遭台湾当局否定而不再提起,见证的正是历史的荒谬。

被台湾当局撤销记载的一段国共内战史
阎锡山

1949年4月24日,解放军于清晨时分攻进太原,结束持续六个多月、多次大规模进攻的“太原战役”。

山西是阎锡山的地盘,他在国共内战之初也誓言死守太原,不但从北平运了棺材过去,还公开展示毒药,以死自誓。只是这番壮言很快就成了空话。为因应解放军席卷南下局势,阎锡山三月间应中华民国代总统李宗仁之邀,乘机飞往南京主持和战会谈。之后,太原遭解放军团团包围,连飞机都已无法出入。

因此解放军入城时,代阎锡山守城的山西省政府代主席梁化之(敦厚),与阎锡山五堂妹、挂名国大代表的阎慧卿见势不可为,连袂自杀,结束阎系在山西的38年统治。知名殉节人物尚包括山西省政府统计处处长兼特种警宪指挥处长徐端、山西省会警察局长师则程、行政督察员兼阳曲县长尹遵义等人。

之所以有“五百完人”之说,系因梁化之于城破之前,以阎慧卿名义拍发一封决命电文给阎锡山,称“连日炮声如雷,震耳欲聋。弹飞似雨,骇魄惊心”“万念俱灰,大势已去”“同仁五百,成仁火中”,强调谨遵阎“尸首不与匪共见”之命而殉城。国民党在中原一败涂地之际,此番壮志骇人听闻,也为国民党争回些颜面,因此立即有人冠以现代版田横五百死士,称许为壮烈成仁之举。

只是国民党兵败如山倒,并无闲对此多作表面工夫,直到迁台后为安定人心,老蒋因此同意“立委”吴延寰等人提议,由“行政院”拨款台币20万元,于1950年3月在日据时代的圆山神社用地边上,兴建衣冠冢暨纪念堂。当年11月完工落成,蒋介石更亲率“五院”院长,及阎锡山在内的“文武百官”前往祭拜;由当时“陆军总司令”孙立人代表树立“太原五百完人成仁拓魂冢”纪念碑,时任“台湾省主席”的吴国桢也名列奠基发起人。

之后,台湾当局每年固定4月24日举行盛大规模公祭,由“台湾省主席”“考试院长”任主祭,率同山西同乡会祭拜安放在飨堂的“大陆死难军民同胞”与“太原五百完人”灵位。招魂冢旁大理石墙面刻上五百完人姓名职称。除挂有蒋介石颁赠“民族正气”匾额,阎锡山则题了一幅“先我而死”冢匾以资悼念。

1960年阎锡山病逝台北,但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每年还是固定由主管机关台北市政府祭祀五百完人。阎锡山位于草山的故居被马英九列为市定古迹时,市府也特地提到“阎锡山先生率部浴血作战,最后守军全部壮烈牺牲,史称‘太原五百完人’”。1979年,台北的山西文献社还特别编印《太原五百完人成仁三十周年纪念》一书,将殉难五百人头衔、姓名、籍贯全都编排入位。

被台湾当局撤销记载的一段国共内战史

“太原五百完人”的象征意义有多重要?

首先,这故事和蒋介石幼年时曾观鱼逆水上游而立志一样,都曾上过两蒋时期国中小教课书。一如招魂冢碑文所述,台湾当局推崇当年死守太原官员自知难逃一劫,共聚饮酒谈笑而一同服毒自杀,共约五百多人,“希望以死来唤醒全国同胞,使大家能够坚定意志,永远不向邪恶的共匪屈服”。国中历史课本也记述,“太原失守,山西省代主席梁敦厚等文武官员五百余人集体自杀殉国,是为太原五百完人,写下戡乱战史中最悲壮的一页”。

其次,孙立人因冤案遭蒋软禁数十年,被抹除在官方历史之外,连带当初为“五百完人”立碑的勒名也被挖除。因此1988年小蒋死后台湾各界为孙立人平反,其部属一项要求就是“五百完人”纪念碑重新勒名,台湾当局也赶在孙立人寿辰前于碑上重刻“孙立人”三字,帮他恢复名誉。无独有偶,曾任典礼主祭的吴国桢也因得罪两蒋而在50年代流亡美国与蒋政权反目,同样在奠基典礼纪念碑遭除名。台北市政府也借重修机会一并将吴国祯姓名修复完竣,了却一件公案。

被台湾当局撤销记载的一段国共内战史

之后,原本安置在纪念堂的“太原五百完人”烈士灵位,在上世纪末随着台北市忠烈祠落成及中移灵到他处安放,使当地公祭规模与层级因此越来越小,只有旅台的山西同乡会还不时到此缅怀历史。加上市府无意拨经费维修,致年久失修、杂草丛生,屋瓦掉落、梁柱破损,不但少有人迹,甚至还误传当地是“葬了几百人的大墓”,不时有闹鬼、夜半军歌的传闻。

随着两岸逐步开放,当年故事全貌更慢慢出现破绽。一方面,太原公安局在太原解放后,曾撰写“特种警宪指挥处首要特务分子集体自杀报告”,确定自杀46人,以特警处成员为主。1988年11月出版《山西文史资料》第60辑考据后更发现,国民党名单中有仍在世间或解放后病故者、有已战死者、有之后才在刑场处决者,甚至查无此人,因此五百之说并不可信,只是凑数而已 。甚至有日本战争遗族指称其中起码有一位殉难者“晋树德”竟是日本中将今村。不过台湾当局则解释,晋树德为军事顾问,已归化中国籍,因守城未成而服毒自杀以示尽责。

也因漏洞甚多,加上国民党一度走向本土化,“五百完人”也渐沦为存而不论、避而不谈的遭遇,反倒民进党部分民意代表一反国民党敬而远之的态度,一度为抗议前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来台,还集体前往陈云林下榻的圆山饭店前“五百完人招魂冢”祭拜,借此讽刺国民党未坚守国共内战、反共抗俄立场。

台湾解严之后,受政治氛围改变,台湾各界对过去不可置疑的党国历史开始进行自由探讨。李敖对五百完人首先发难,称其为伪史。2009年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公告”太原五百完人纪念建筑群”为市历史建筑,表示其”不尽符史实”。文化局的指定理由为:”虽’太原五百完人’不符史实,但为社会之实存。”文化局的评鉴意见为:”由于真正自杀者可能仅四十余人,题名’五百完人’与史实不符。”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陈仪深认为,应当还原历史真相,有必要在”太原五百完人历史建筑群”处立牌说明此段历史,并且不再用”祭祀”的名义祭拜。

2011年12月,台北市议员梁文杰引据中国大陆学者的调查报告指出太原五百完人故事为假,台北市政府却仍每年用公帑祭拜这些”假烈士”,批评官方做法荒谬至极,要求取消;台北市民政局长黄吕锦茹表示,经市议员建议后,太原五百完人历史建筑群原要交给文化局负责,但文化局婉拒,经由议会朝野协商后决定,已删除明年度87万元预算,仍由民政局管理,未来将不再以祭祀名目编列预算,最多就是维护整修经费,并考虑立牌说明史实。

终于,2013年6月底,台北市文化局以与史实不符原因,公告删除阎锡山故居中关于“太原五百完人”的字样与描述,由当局正式取消“五百完人”的事迹。

甲子易过,六十年前一场国共内战,让“五百完人”的神话飘荡在台湾天空上忽远忽近,如此荒谬却又真实。时光飞逝,过往或生或死的悲喜剧如梦一场,只留下冷清寂寥的圆山招魂冢无情地被历史遗忘。

被台湾当局撤销记载的一段国共内战史

附录一:绝命电文

阎慧卿自尽的前夕,梁化之代笔写下了”阎慧卿致阎锡山的绝命电”,这封电报经吴绍之润色后由机要处拍发给时在上海的阎锡山。绝命电:

连日炮声如雷,震耳欲聋。弹飞似雨,骇魄惊心。屋外烟焰弥漫,一片火海;室内昏黑死寂,万念俱灰。大势已去,巷战不支。徐端(注:特警处代处长)赴难,敦厚殉城。军民千万,浴血街头。同仁五百,成仁火中。妹虽女流,死志已决。目睹玉碎,岂敢瓦全?生既未能挽国家狂澜于万一,死后当遵命尸首不与匪共见。临电依依,不尽所言!今生已矣,一别永诀。来生再见,愿非虚幻。妹今发电之刻尚在人间,大哥阅电之时已成隔世!前楼火起,后山崩颓。死在眉睫,心转平安。嗟乎,果上苍之有召耶?痛哉!抑列祖之矜悯耶?

附录二:《太原五百完人歌》

1950年3月台湾当局决定,于台北剑潭山(台北圆山大饭店)脚下立纪念建筑群,包括牌坊、纪念碑、纪念堂、招魂冢等。

1951年2月19日举行落成典礼,时任”总统”蒋介石亲率五院院长及军政首长前往致祭,阎锡山撰写”太原五百完人成仁纪念碑”碑文、祭文,另还撰写《太原五百完人歌》;孙立人则为冢题词。《太原五百完人歌》歌词如下:

民族有正气,太原出完人

海天万里招忠魂,歌声悲壮动三晋。

何以为完人?生而能杀贼,死而不留身,大节凛然表群伦。

谁能为完人?男学梁敦厚,女学阎慧卿,死事壮烈泣鬼神。

赴汤蹈火全忠贞,救国救民重死生

五百完人齐尽节,太原今日有田横。

民族有正气,太原出完人

日月光华耀国门,万古留芳美名存。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