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往事:闻一多为什么要开除刘文典?

  刘文典是一代狂人,因面折蒋介石而名扬一时,闻一多则是著名诗人、民主斗士,两人曾共事11年,为何竟闹得如此不愉快?

前尘往事:闻一多为什么要开除刘文典?
闻一多

  除个性不同、彼此误会之外,当时中共云南地下党组织未能及时沟通,亦是原因之一。

  救过陈独秀一命

  刘文典是安徽合肥人,幼年入教会学校,后进安徽公学,深得在此任教的刘师培、陈独秀欣赏,赴日留学时,投章太炎门下,是鲁迅的师弟,但未曾谋面,只听说周氏兄弟嗜糖,终日不离口。

  陈独秀办《青年杂志》(《新青年》前身)时,拉刘文典写稿,陈独秀曾建“岳王会”反清,刘文典即是成员,1913年各省讨伐袁世凯,陈独秀与芜湖军阀龚振鹏争执,几被枪毙,刘文典急求皖省讨袁军总司令柏文蔚说情,救了陈一命。

  1917年,陈独秀出任北京大学文科学长,刘文典被带入北大。此前刘热心政治活动,传言当过孙中山的英文秘书,系误传,但确曾向孙私人宣誓效忠。入北大后,刘文典专心治学,完成了《淮南鸿烈集解》,轰动一时,不久,又完成了《论衡》、《诸子文萃》校勘。

  胡适与刘文典同事9年,对他支持甚力,曾帮他联系出版,但刘文典嫌稿费低,想将书中关键部分抽去,胡适知道后,回信说:“我觉得你以书贾待人,而以市侩自待……校一书而酬千金,在今日不为低价……而你犹要玩一个把戏,留一部分为奇货。”

前尘往事:闻一多为什么要开除刘文典?
刘文典

  1927年,刘文典从北大辞职,因学历低,一直拿最低薪,临行前给胡适去信:“弟近日已到山穷水尽的境况,除身上所穿的衣服外,所有的东西尽入质库,房东下令逐客,煤米都尽。”

  从没踢过蒋介石

  刘文典原指望到南京谋职,但未成功,只好去即将成立的安徽大学。

  当时安徽学界矛盾复杂,外来者难厕身,安徽大学任刘文典为文学院院长,主持校政,却嫌他知名度低,不给他校长头衔,加上与安徽省教育厅长韩安结怨,刘文典写信曾求胡适帮找工作:“现在环顾一班故旧,最爱我的只有你,能救我出那个恶劣环境的也只有你,务请你把我的事不要忘了。”

  1928年11月,安徽大学隔壁的女子中学校庆,晚上有表演,许多安大学生潜入去看,引起纠纷,校方停电停演,安大学生则趁黑将女子中学门窗尽皆打碎。恰好蒋介石抵安庆,女子中学师生请愿,要求严惩。

  此事本不大,但韩安趁机向蒋介石诬告刘文典是土豪劣绅,蒋介石招刘文典问,刘不愿挑明,说此事有“黑幕”,心有芥蒂的蒋大怒,将刘扣押。

  此事震动安徽学界,引发学潮,蔡元培、蒋梦麟出面向蒋介石说明刘的人品,蒋方悟被韩安所骗,立革其职,并在得到“就地免职,即日离皖”的承诺后,将刘文典释放。

  此事后来越传越走样,连章太炎都被迷惑,赠联曰:养生未羡嵇中散,疾恶真推祢正平。后句中祢正平即祢衡,曾击鼓骂曹,前句则是劝刘文典戒掉鸦片。

  后来蒋介石60大寿时,刘文典曾写骈文祝寿。

前尘往事:闻一多为什么要开除刘文典?

  上了大烟贩的船

  抗战时,刘文典留在北京,但拒绝事伪,1938年逃出,赴西南联大任教。1943年,刘文典赴云南磨黑中学讲学,成为众矢之的。

  磨黑中学的老板是张孟希,“滇南五霸”之一,垄断当地鸦片、制盐业,张母去世后,他重金求人写墓志铭,但学者们鄙薄其人,不予理睬。刘文典自1931年长子去世后,染上鸦片烟瘾,在西南联大中,他是唯一有此恶嗜者,此时经济困难,不仅答应去讲学,还为张孟希撰写了墓志铭。

  其实,此事另有内情。

  1941年底,张孟希到昆明招募中学教师,中共云南地下党委认为这是潜伏的好时机,便派吴显钺揭榜,吴到磨黑中学后,业绩突出,当上了校长,吴想找个名教授来磨黑讲学半年,以稳固张孟希对自己的信任。

  刘文典属保守派,但他不关心政治,容易掌控,且知名度高,所以选定了他。张孟希对刘文典照顾极好,一路滑竿,鸦片管够,且沿途设宴接风,从昆明到磨黑,刘走了近20天。在磨黑,他一住半年,不仅给学生讲课,每周还给张孟希及当地旧士绅讲一两次《庄子》和《昭明文选》。

  去磨黑前,刘文典和蒋梦麟等打过招呼,并得到批准。所以在即将结束磨黑讲学时,刘文典收到了西南联大续聘书。

  闻一多发了诗人脾气

  但,事情突然生变。

  虽校务会议同意续聘刘文典,可闻一多坚决反对,他借口刘已逾期,去信称学校已将其解聘,即使有聘书,也需退还,并挖苦道:“昆明物价涨十数倍,切不可再回学校,长为磨黑盐井人可也。”

  王力从中斡旋,说刘文典能南下,颇有民族气节,闻一多发怒道:“难道不当汉奸就可以擅离职守,不负教学责任吗?”吴宓也向闻一多求过情,亦告失败。

  其实,梅贻琦很可能也在暗中支持闻一多, 7月25日,刘文典致信梅贻琦,但梅不回复,直到9月10日才让秘书回信,称刘文典已逾期,不再续聘。拖这么久,有造成既成事实之意。

  刘文典回昆明后,曾找闻一多理论,闻正和家人吃饭,两人在饭桌上就吵了起来,朱自清极力劝解。

  闻一多性格峻急,吴宓也曾“因闻一多等暴厉之言行,心中深为疼愤”,后来也不得不离开西南联大。钱穆曾说:“自余离联大后,闻一多公开在报纸骂余为冥顽不灵。”陈寅恪曾建议他将闻一多告上法庭。

  闻一多为人坦荡、快意恩仇,但有时不免幼稚,浦薛凤曾说他“谈及时事,总觉其理想太高,不切实际”。

  傅斯年给了一闷棍

  刘文典被解聘后,经陈寅恪介绍,转投云南大学。

  1944年,联大中文系进步学生组织讨论会,请刘文典参加,也请了闻一多,闻见刘文典在,转身就走,并说:“你们知道我讨厌这样的人,话怎么能说到一块儿?”后经党组织做工作,闻一多才未退场,并表态“我错了”。但在当时情况下,还不便向闻一多透露刘文典去磨黑,为党作了贡献。

  联大结束后,张孟希写信邀闻一多到磨黑,经党组织研究,让闻一多写信婉辞,并鼓励张孟希办好学校,为爱国民主运动出力,但张后倒向国民党,新中国成立后被判死刑。

  1948年4月,首批中研院院士评审,人文组共55人候选,刘文典亦在其中,却遭王叔岷反对,理由是“刘文典先生之《淮南子》及《庄子》,校勘考据皆甚糟糕”,王时年33岁,在此两书下过苦功夫,发现刘文典的书中有许多疏漏。

  但刘文典这两本书有开创之功,评委们未采纳王叔岷的意见,正在美国治病的傅斯年知道后,立刻写信,怒斥:“彼曾为土司之宾,土司赠以大量烟土,归来后,既吸之,又卖之,于是清华及联大将其解聘,此为当时在昆明人人所知者。今列入候选人名单,如经选出,岂非笑话?”

  虽候选名单未作修改,但傅斯年的意见还是起了作用,三轮投票,刘文典得票均为零。

  几分狂傲,几分算计

  刘文典落选中研院院士,而胡适对此竟未作表态。

  1949年底,胡适曾计划帮刘文典一家“送往美国,已替他找妥具体去处,并帮他一家三口办好了入境签证”,但被刘文典拒绝。

  同年7月11日,刘文典再次“闯祸”,他在云南大学做了一场关于鲁迅的讲座,随口说了一些个人观点,引来媒体炮轰。刘文典与鲁迅同为章门子弟,鲁迅在作品中曾五次提及他,两人虽无深交,但也没发生过矛盾,刘文典这么说,是反对“过度崇拜”,同时也体现出他性格狂傲的一面。

  刘文典曾自我检讨说,自幼受到刘师培、陈独秀的过度夸奖,刘师培说他写文章像龚自珍,陈独秀说他是三百年来第一人,养成了目空一切的毛病。

  对于闻一多当年坚决解聘刘文典一事,鲲西先生在《清华园感旧录》中提及另一说法:一次课间休息,刘文典在教授休息室中直指闻一多读错了古音,令其倍感羞辱。

  不过,刘文典也非一味狂傲,他后来两次写文章狂赞鲁迅,有人揭发说,在西南联大课堂上,他曾用小拇指比喻鲁迅,是何居心?刘文典说,同窗中鲁迅最年轻却最有为,我是夸他少年英雄。其实刘文典比鲁迅小两岁。

  还有一次,刘文典因琐事大骂得意门生陶光,陶光几乎反击,刘文典见情况不妙,突然改骂道:“我就靠你成名成家,作为吹牛的本钱,你不理解我的苦心,你忍心叫我绝望么?”顿时说得陶光心软了。

  看来,狂人也有小算计,也会拿捏表演尺度。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