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家族那些传言是真的吗?

教科书告诉我们,在旧中国,四大家族控制了国家的经济命脉,贪腐惊人。

他们“前方吃紧,后方紧吃”,他们搞得民不聊生、民心尽失、金融体系崩溃、国家经济崩溃,而他们个人腰包却捞满了,所以,是历史抛弃了他们。

四大家族仿佛江湖四大恶人,天量的财富,瓜众闻之色变。

1c91c677d2a9f0f3d505fe56f4d36f7.png

同时,瓜众又有点小小的八卦之心,这些位高权重的富豪,天量财富是如何来的?到底富裕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每天拿牛奶洗澡,拿美金擦屁股那样的奢靡?

哼,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哼,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四大家族,是指以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和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为核心的“国民党封建买办寡头集团”。

四大家族这个概念最早由瞿秋白提出,1923年,瞿秋白在《前锋》杂志上发表《论中国之资产阶级的发展》,明确提出几大家族控制当时的官僚资本。

四大家族这个概念期期艾艾的传说了近20年,最终由笔杆子陈伯达发布雄文一锤定音。

陈伯达的《中国四大家族》一文,明确指认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买办资本,借抗战名义聚民财入私囊,并且估算这四个家族有200多亿美元的财产。

近年来,随着更多原始资料逐渐公开,对四大家族的非难和批判是不是禁得起历史的推敲和反诘?

1949年整个中国的GDP不过179.56亿美元,四大家族20年间是否真聚敛了超过200亿美元的资产?

如果真像偏执的密苏里老农杜鲁门指责的,四大家族贪污了美援,可是,整个二战期间美国一共只向中国提供了16.2亿美元的租借物资,200多亿美元又从何而来呢?

很简单的算术,即便四大家族全部贪污了美援,再加上全部的GDP,也不够200亿刀。

这些论点直到80年代在美国还非常盛行,美国作家西格雷夫出版了《宋家王朝》,称宋家是世界第一富有的家族。

不过随着90年代胡佛档案馆保存的关于宋子文的秘密资料的解密,该观点就不攻自破了。就沉淀的历史资料看,四大家族是否巨贪确实存疑。

南京总统府,水哥曾去观摩多次,非常感慨,与杜鲁门、斯大林并肩的大国领袖的办公室,实际上是在一个筒子楼里面,竟然不过30平米左右,设施也比较简陋,几个文件柜,一张办公桌,几把椅子,所用家具也极其普通。远不如如今一个小公司的老总办公室豪华阔气。

导游也介绍说,总统府最豪华的家具是真皮沙发,在国宾接待室。

撇开政治来看,老蒋个人操守还算不错,小蒋更是素以清廉著称。

有时候,政治对手恰恰是你最好的背书。

谁会用放大镜找你个人操守的毛病,自然是你的政治对手,甚至不惜抹黑你。

湾湾首次政党轮替,阿扁做大统领8年,该党也认为他们与蒋家有血海深仇。

阿扁这时候大权在握,方便可以接触到各种机密,报仇的日子到了,如果蒋家贪腐有实锤,不可能不留下证据,阿扁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权力揭露蒋介石的贪腐行为,以达到进一步打压国民党的目的。

但阿扁执政8年,蒋先生在湾湾的各种塑像被毁弃了好多,足见阿扁对其恨之入骨,却未见他们披露什么蒋家的贪腐行为。

这是不是从侧面证明了蒋先生并不是那么贪腐呢?

那么,四大家族的财富情况到底如何?

a17dcea7b9561612d48f59f4c808822.png

蒋家

宋美龄一生不问金钱事,去美国后住长岛孔家老宅蝗虫谷,房子是大姐宋霭龄、孔祥熙夫妇买的,后来在曼哈顿住,公寓为孔令仪大弟令侃名下所有,宋美龄在纽约并无房产。

孔令仪说,宋美龄在台湾也没有任何房地产。

惟一拥有的一栋房子在上海,是宋美龄1927年在上海与蒋介石结婚时的陪嫁。这幢房子当时在法租界霞飞路附近,现由大陆方面保存,这是宋美龄生前惟一的房产。

孔令仪指出,宋美龄一生不会赚钱、更不管钱,身后仅留下12万美元银行存款,由孔令仪代管,此外别无其它资产; 宋美龄晚年在纽约,住的、吃的、用的,包括昂贵的医药费用,均由孔家出钱。

对手攻击宋美龄有不少巨额的固定资产,什么运到美国的财产有97箱之多,据当时蒋家老家人回忆:这几十箱子也不外乎是老夫人的衣服、随行人员的行李,以及一些台湾土产和礼品等。

小蒋夫人,蒋方良女士在生活上,一直保持着低调,她很少在媒体露面,台湾百姓对她极为陌生。

她与一位平凡的主妇毫无不同,当丈夫经常加班或出差时,她只管把家庭照料好,虽有佣人,却常亲自动手洗窗帘。

蒋方良和蒋经国一样,生活上不改当年在乌拉山区的简朴习惯。

蒋经国去世后,蒋方良的生活更为窘迫不堪。

由于蒋经国素来清廉,没有什么积蓄,她仅仅靠蒋经国死前补发的20个月的俸额115.2万元台币为生。

蒋方良1992年会见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市长的时候,市长邀请她回故乡看看。蒋方良当时就回答自己没有钱所以没办法回去,这让市长惊叹不已。

陈家

陈果夫:潦倒而死

陈果夫,与其弟陈立夫一起把持国民党党务,组织CC系,长期与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同为官僚资产阶级的代表,合称四大家族。

去台后,蒋介石为了改组国民党,并给蒋经国扫清政治道路,“二陈”即被开刀,重权尽失。

陈果夫有肺病,在陈立夫去美国后,家庭经济发生危机,无钱治疗加重的肺结核,导致病情难于控制。后来蒋介石特批5000银元接济,但已对病情无济于事。于1951年8月28日死去,终年只有60岁。

陈立夫:养鸡为生

1949年12月去台湾,1950年,蒋介石“改造”国民党,整肃CC系,陈知大势已去,写信给蒋请求出国,离开了台湾,在美国办了一个小型养鸡场,与其妻过起了清苦恬淡的田园生活。

宋家

宋家和孔家的情况比前面二家都要好一些,主要宋子文和孔祥熙原本都是商人出身。

宋子文去世以后,他的家属曾把他们保存的宋子文的58箱的档案,都捐给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馆。目前,这些资料为美国方面全面解密。

宋子文的每份财产报表都有美国会计师的签名,在美国,会计制度极为严格,这种签名非常严谨,是不可能作假的。

从遗产分割书来看,1971年宋子文去世时,他的非固定财产只有100多万美元,加上经过20年时间大为升值的房产,除去税收以后也不过400多万美元。

虽然按照当时的汇率来说也能算是一个不错的富人,但是与以前被攻击为世界首富之称是没有法子相比的。

据说宋子文到美国以后曾经做过一些金融股票的投资。不过美国股票市场非常动荡,宋子文虽然是经济老手也马失前蹄过,投资中有过一定的的损失。

资料显示,为弥补炒股的亏空,宋子文曾将他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豪宅以28万美元的价格向银行抵押,号称美国第一大街的第五大街的房子也才抵押28万美元,可见宋当时经济还是挺困难的。

宋家在美国算是富人,但是这种程度的富翁在美国随处都是,根本没有什么稀奇。

孔家

孔祥熙早在1915年就通过获得壳牌石油的山西代理权,赚取了巨额的财产,到了一战期间又通过卖给欧洲交战国重要的战略物资大大赚了一笔,之后又涉足上海的股票期货界,收入颇丰。

在1925年之前,孔家已经是当时全国有名的大富豪。

可以说四大家族中最富的就是孔家了,可是孔家却是四大家族中参与政治最少的一个。

孔祥熙担任中国金融界的主要掌舵者的期间正是中国经济几十年来最为困难的两个时期。

1933年4月6日,孔祥熙被南京政府任命为中央银行总裁。当时南京政府每月国库收入约为1500余万元,而每月支出账面数字就为2200万元,每月赤字就达700万元。

抗战开始以后,孔祥熙被任命为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总裁,有没有可能大量贪污呢?

此时华北、东南广大地区相继沦陷,中国海岸线被日军全面封锁,沿海重要城市也大多被日军占领,占战前财政总收入90%以上的关税、盐税、统税和烟酒税的税源大部丧失。

国家财政形势艰难到了无以形容的局面,各国援助抗战的资金都是杯水车薪。到了1945年滇缅路开通,美国开始加大援华力度的时候,孔已经下台,根本没有大额贪污的机会。

孔于1945年辞职,从此不问政治,1947年秋赴美,就此在美国居住十多年之久。

孔家现在在美的财产确实不少,主要都是孔家长子孔令侃早年在美国投资房地产的所得。

早在佛罗里达迪斯尼世界未建之前,他就以低廉的价格购买了附近的不少廉价土地,到五十年后的1997年就卖出了2000万美元的高价,不过其中大部分都捐给周边的学校及医院。

而纽约蝗虫谷的孔宅在宋美龄死后的1998年也拍卖得到300万美元,不过孔家也不算是巨富一类。

当年杜鲁门政府指责孔祥熙贪污了7.5亿美元,由于压力实在过大,在孔祥熙强烈要求下,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和财政部用了很长时间的调查以后,公布了一个华人在美资产的材料,资料统计了在美全部华人的资产。

最终所有华人在美国银行的存款不超过5000万美元,其中最大的存户,只有100多万美元。

由于美国金融界有保护每个储户隐私的法律和传统,所以当时没有透露具体每个储户的财产数。

不过这5000万的存款中当然包括孔祥熙,不管孔家占5000万中的多少比例,都说明其绝对称不上巨富。

四大家族或许确有贪污行为,上述资料只能证明其贪腐行为不像以前宣传的那么猖獗。

蒋先生个人操守还是不错的,比很多人强。陈氏兄弟更是自不待言。

在“国事”层面,如收买军阀、资助政客、拨款“剿匪”等,蒋先生从不吝啬。

至于“个人消费”,则颇能贯彻“廉洁清高”之决心,但蒋先生大陆期间,对国库之随意取用,使得政府从未建立一种合格的预算制度,也是不争的事实。

美国是新闻高度自由的社会,扒粪、找政治人物丑闻的记者无孔不入,宋子文如果真像指责的那样,财富达到足以控制中国的经济命脉的程度,那么这些巨额的资产在美国、巴西的转移、投资,不可能逃过税务、金融、证券监管部门的监督与记者们的火眼金晴。

贵为总统的克林顿,在办公室和实习生勾兑都要被曝光,你宋子文孔祥熙一个外人,有何能耐能躲过司法人员与新闻记者监督的法眼呢?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