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起义差点流产,关键时刻周恩来拍了桌子

“国共合作”分裂后,全国上下再次陷入白色恐怖之中,由张国焘、张太雷、李维汉、李立三、周恩来五人临时组成的中央常委会决定由周恩来领导发动南昌暴动。

2f8a1362e8d63ea6ce3d814957e60e1.png

7月30日,张国焘赶到南昌正在举行的暴动前委会议上说:“我来南昌之前,也就是26日下午,中央常委在法租界召开了会议,在这个会上,讨论了南昌暴动一事。鲍罗廷已经回国,共产国际派来了新的代表叫罗明纳兹。南昌暴动由罗明纳兹向共产国际发了电报请求,共产国际回电的意思是想要我们停止暴动,主张我们与张发奎一起回广州,休养生息,伺机再战。”

听到张国焘说让停止暴动,大家都很生气。

恽代英说:“张国焘,南昌暴动是中央政治局讨论决定的,怎么能中途停止?你是不是中国共产党员?同志们的血都流干了,难道你看不到吗?晚了!我们已经晚了!陈独秀害了中国革命,两湖暴动晚了,武汉回击反革命晚了,我们还不暴动,更待何时啊!”

恽代英说:“出尔反尔,你开始对暴动一万个赞成,要我们放手去干,短短几天,你又来泼冷水,你这是什么用意?”

叶挺说:“张发奎已经同我们翻脸,成了汪精卫的左膀右臂,又是唐生智的新欢,怎么能同我们一起下广东?”

周逸群说:“等待时机、等待时机,难道我们机会主义的错误犯得还少吗?”

李立三说:“我们一切都有准备,一切都准备好了,还讨论什么?”

周恩来一直冷静地注视着会场气氛,平静地说:“同志们,不要再争论了,我赞成暴动。如果我们党想要生存下去,不再让人宰割,那武装暴动就非搞不可,这是逼出来的,既然走了,那只有往前走,就非走不可!”

“恩来说的对,我们完全有胜利的把握,我们不但有自己的部队,连贺龙的部队也拉来了,他已经下决心追随共产党一块干,我们不能让他失望。”谭平山说。

南昌暴动已经准备多日,本来打算7月30日发事,却收到张国焘的两份紧急电报要求等待他到来,他来了后就拿出共产国际来说事,大家十分不满,他却仍坚持让停止暴动:“对于暴动,我反复地考虑过,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起,还是不发动为上策。我们没有实力,国际代表也反对,我是中央代表,我再次提醒一下,暴动要慎重,决不能轻举妄动,决不能……”

“够了!”周恩来“砰”地猛一拍桌子,“忽啦”一下站起来,桌子上茶杯都震翻了,茶水和茶叶立刻洒了出来。

周恩来怒目而视,伸出手指指着张国焘说:“纯粹是破坏!简直是胡扯!这潭水让你越搅越浑了!一句话,你不想干,只想和!当和不了的时候再想干,也就晚了。国际代表和中央给我的任务是叫我来主持这次暴动,现在给你的命令又如此,我不能负责了,我即刻回汉口去吧!”

恽代英说,张国焘,如果你要继续动摇军心,我们就要打倒你。

“对,打倒他,打倒他!”与会的好几位同志在附和。

谭平山更为激动:“卫兵,快,快把他捆起来。”

时任周恩来的卫兵粟裕和另外一名卫兵立即冲上前,架起张国焘扭住了他的胳膊,就要捆绑起来时,被周恩来制止了。周恩来对大家说,张国焘毕竟是中央代表,是自己的同志。

后来,大家发现,张国焘所说的共产国际的指示其实是假的,共产国际发来的电报是说“如毫无胜利的机会,则可不举行南昌暴动”。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