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九一八事变:东北军40万人,却只有他打响了抗日第一枪

“九一八”事变的悲剧,究其原因是军阀阶级的局限性。张学良当时有三条路可选,打赢了但兵没了,被蒋介石收编没有话语权;输了,兵没了,被日本收编;不抵抗后撤,被蒋介石收编,兵还在,还有话语权。他的算盘打得通天响,认为抓住地盘和兵的命根子,即可保存实力有重振旗鼓与日寇决一死战的机会。

微信图片_20200801105029.jpg

有人说张学良是卖国贼,我觉得这个话有些言重了,笔者觉得他顶多算是一个不合格的军阀,并不能算是卖国贼,首先他没有投降日本,而是改易旗帜归顺了中央政府,至少在名义上,国民政府统一了东三省,再结合之后的西安事变,张学良的所作所为,更不能说他是汉奸。可以这样说吧,张学良这个人大是大非上不糊涂,但是战略眼光和政治手腕却垃圾的一塌糊涂。

“九一八”事变前夕,东北军保守估计约为40万人,空军有100架新型飞机,海军拥有大小舰只21艘,3.22万吨,舰队官兵3300人;“九一八”事变时,东北军与日本关东军军力对比为北大营8000人vs关东军3000人,奉天省内军力对比大约为东北军6-9万vs关东军1万人(1931年9月,日本关东军兵力10500人,系日本陆军第2师团),装备方面中国军队占优,东北军占据局部兵力优势,且直隶、热河以及山海关一带有东北军主力25万也可迅速驰援。

由于日军资源较为匮乏,打不起大规模的持久战,而且当时日本国内也分成了主战主和两派,如果初期遭到猛烈反击,日本国内主和派必能占据上风,东北有很大可能不会沦丧,中国或许就能避免长达14年之久的抗日战争。结果东北三省的沦丧把日军主战派的胃口完全吊起来了。

1931年9月18日,在日本关东军安排下,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可笑至极的是上峰命令“宁可站着死也不抵抗”,导致北大营当时逾万民守军被只有500多人的日军击溃。

至9月19日10时,日军先后攻占奉天、四平、营口、凤凰城、安东等南满铁路、安奉铁路沿线18座城镇。长春地区的东北军自发反击,战至次日,长春陷落。9月21日,东北边防军吉林省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熙洽率部投敌,日军第2师主力占领吉林,至9月25日,日军占领了辽宁、吉林两省的30座城市,完全或部分地控制了12条铁路线。

微信图片_20200801105049.jpg

现在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东北军当时个个都是王铁汉就好了,或者有超过半数的王铁汉也不会让日军猖狂。“九一八”之夜,时任东北军陆军第七旅620团团长的王铁汉年方二十六、七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他的620团与两个旅就驻扎在北大营,在那国难当头的时刻,他毅然抛弃上级的“不抵抗”命令,以民族大义为重,忍无可忍地打响了抗日第一枪。

微信图片_20200801105059.jpg

那天夜里十时二十五分许,“九一八”的爆炸声刚过,埋伏在北大营外面的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的步兵在炮兵的掩护下,以坦克开路,向北大营发起攻击。东北军参谋长竟然命令说,“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在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一时刚过,两个兄弟团已开始分别向北大营的东面撤退。王铁汉此时因未接到撤退命令而依然坚守营房。子夜时分,第七旅旅长终于从沈阳城内打来电话,指示说“不抵抗,等候交涉”,随后却失去联络。

凌晨一时四十分,进攻的日军开始接近王铁汉第620团,并炮击营房。这时,东北军参谋长再次来电话询问情况,并严令不准抵抗。王铁汉激愤地回答:“敌人侵我国土,攻我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而且现在官兵愤慨,都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敌人正在炮击本团营房,官兵不能持枪待毙。”

就是这样,王铁汉带领东北军将士在“不抵抗命令”下打响了抗日第一枪。

可惜的是,王铁汉团势单力薄,最后迫不得已只好率军忍痛撤退。由于整个东北军奉命不抵抗政策,接着沈阳沦陷,东北三省也接着沦丧日寇之手。因为北大营中国守军没有及时抵抗,导致中国被日军撕开了口子,就像一个巨人被人撕破了裤子上的一块布,从此蒙羞,不堪入目。

微信图片_20200801105139.jpg

从“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东北三省养兵蓄锐,吞食中华的野心越来越大。1937年7月7日,日军以卢沟桥事件,再次蓄意向我们中国守军挑起事端,从此对我中华实行全面侵略。

回想起来,接下来的日军步步紧逼,而中国军队一触即溃甚至望风而逃,和北大营中国守军没有抵抗有很大关系,士兵们都在想:你们高层都不抵抗,还打啥?我也跑吧。这就是“蝴蝶效应”产生的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旧中国完全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中国人民遭到了日军的残酷蹂躏。

微信图片_20200801105129.jpg

每当想起那段黑暗历史,忍不住泪眼朦胧,心就像刀子割一般疼痛;笔者也庆幸生活在当今太平的天下,生活在我们国力逐渐强大、军事实力可以同世界任何一个强国对抗的温暖大家庭里。在我们国家我们党的坚强领导下,泱泱中华再也不可能出现军阀时期那种四分五裂的悲剧,如今的大中华军力已经跃升到日本几倍之上,一个只有自卫队的日本已经无法直视我们的解放军。

微信图片_20200801105149.jpg

现在任何敢于挑衅中国的贼寇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狐假虎威地来,灰溜溜地走,我们大中国再也不会出现那种悲催的“蝴蝶效应”了。因为中国已经醒了。不堪回首的“九一八”事变已经一去不复返,但铭记伤痛,是为了更好地前进。

在这个特殊日子里,回望八十六年前那个被血泪浸透的黑夜,愈发感慨今天的中国来之不易,愈发坚定富民强军的道路不能动摇,愈发坚信中华民族定会迎来伟大复兴!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