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鑫森:案牍余兴又丹青/文人趣味弘征画

文:聂鑫森

年长我10岁的弘征兄,相与订交已近40度春风秋雨,情谊弥重。他是一个真正的文人,集诗人、作家、学者、出版家、篆刻家、书法家诸多头衔于一身,著述盈箧,广载誉声。在学问上,他是我的学兄;在修德砺操上,我称他为德兄。老子云:“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此语配之于他恰到好处。

丙申猴年将临,弘征兄委托其夫人罗凌翩女士,从网上发来他的花鸟画大作数十幅,色墨纷呈,酣畅淋漓,令我眼睛一亮,不能不拍案称奇:君何多才情何茂,案牍余兴又丹青。

早就闻说弘征兄泼墨倾色,只是不肯示人,今日细读,果然出手不凡。他的画作,是典型的文人画格局,画材不外乎竹、荷、兰、蕙、荔枝、葫芦、枇杷、丝瓜、白菜、红叶、棕榈树之属,逸笔草草,状物传神,但从中无不透出文人的人格理想、学识积淀、才华秉赋、精神境界,观之醒目,品之怡心,思之悟道。正如陈师曾在1921年所写《文人画之价值》一文中所言:“何为文人画?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之功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

聂鑫森:案牍余兴又丹青/文人趣味弘征画

弘征兄之画在随意涂抹中,可看出平日笔墨功夫之修炼,妙在不露痕迹。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所谓最高技巧化之为无技巧之象也。他若题款,字好,诗文亦佳,所钤之印,无论名章、闲章,皆由他操刀所治。一幅画作,诗、书、画、印,四美皆备,能达此境界者,应是寥寥可数。

他画竹,竿、枝、叶互为穿插、呼应,浓淡干湿、疏密高下自见,从中可听出风声、雨声、雪压声。题句又引人幽思,如:“岁寒高洁谁能识,独有玉猷度此君”;“谁怜翠色虽寒影,静落茶瓯与酒杯”;“多节本怀端直性,露青犹有岁寒心”……他画青荔枝加题曰:“诗成为许称奇涩,挥毫聊写荔枝青。”兼见画与诗的情趣交融。

他画葫芦,题曰:“葫芦葫芦,尔安何职?剖为大瓢,醉我斗室。”我读此画,觉酒香扑面而来。忆及多年来,与弘征兄杯觥交错,谈古论今,醺醺然之情景,何其快意。

介子平在《书画大家僧侣多》一文中称:“文人书画空灵娴静,俊雅鲜和的气质与禅家精神解脱、不求功利的主张不谋而合,相得益彰。”我读弘征兄之画,感觉到的正是这种意旨。艺术的本质是求真,真率、真切源于真实、真情,真情、真挚无非真心、真如,真心、真如自当寂然忘机,忙里赋闲,闹中取静,弘征兄得其意忘其形矣。

聂鑫森:案牍余兴又丹青/文人趣味弘征画

弘征兄曾经以豪饮著称,现在不太饮酒了,自是因年事渐高,为了养息身体。但酒情犹在,活活流淌在他的诗中、书中、画中!

我祝弘征兄诗酒风流、益寿延年!

聂鑫森:案牍余兴又丹青/文人趣味弘征画

聂鑫森, 中国作协会员、湖南省作协原副主席。出版过小说集、诗集、散文随笔集、文化专著多部。数十篇被译至海外,出版过英文小说集《镖头杨三》。曾获庄重文文学奖、湖南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小小说金麻雀奖、小小说创作终身成就奖等。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