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在画画上,我跟小保罗两不搭界。他只听老师的,从来不听我的。他说“爷爷画毛茸茸的小鸡追逐乌龟,那不用解释;我的画嘛,解释了就不是画。”

小保罗是画画的料。他充满想象,喜欢涂鸦,特别喜欢用克莱因蓝做色彩游戏,这是他三岁到五岁一直的坚持和偏爱。他的画面“天空用蓝色,海洋用蓝色,警车用蓝色,有时丟一点黄色,超级棒。”笔墨酣畅的用色,可以引发读者如坐过山车一般波澜起伏的情感体验。但画画不是他的最爱,他只是画得用心,很专注,要画画时,他像要生蛋的鸡,直眉瞪眼地杵着,深有所感,心有所动时,才不急不忙地画,不时来点“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的小得意。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下面这些不同类型的画,童心萌萌,有点味,故作文以记之。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拯救北极熊

“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鸣蛙。”(宋·陆游《幽居初夏》)小保罗家正对着那汪栗雨湖。荷塘月色下,三级湖坝水声潺潺,湖面清澈,露出少许湖床的黄沙,缓缓开启了初夏栗雨湖的清心、靓丽的入口。

小保罗这幅画的爱心来自栗雨湖。那是爷爷奶奶经常推着或抱着他带他玩的地方。栗雨湖的一草一木他都熟悉。他的5岁作品《拯救北极熊》实际上是奶奶故事的延伸。这幅画,色彩灰白,构图紧张,画面天地逼仄,海冰融化,泡沫悬浮,三只流浪的小北极熊与它们的爸爸妈妈,在一块能承托起体重的浮冰上紧紧相偎,一看就令人揪心。小保罗说,我要把消耗地球资源,破坏蓝色星球生态平衡的罪魁揪住,像捶打爷爷的大肚子一样,狠狠地捶,让北极熊重返冰川,哈哈哈!

童心滋爱,始自鸿濛。

祈望小保罗与蓝色星球结缘。

祝福小保罗与小北极熊健康成长。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打灯笼的精灵

打着灯笼的精灵》《章鱼遇上麻烦了》

这两幅图景有童趣。看看他创造的画面:黑夜里,几只打着灯笼的青蛙从四面八方游来,察看篱笆下的禾苗,蚱蜢伸直触须,挺着后腿,准备跳逃;海河的这边,章鱼遇上麻烦了,海草把它的脚缠住了;那边,狡猾的独耳老鼠被黑猫警长追得上气不接下气…面对这些画幅,我不免发出会心的微笑。幼小生命的活泼可爱、顽皮和稚气,它们的好奇和无防御状态,以及它们的格斗、追捕、奔跳、偷窃等等,都充满了情趣,让人感到生命的欢乐和诗意。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现实应该这样:鸟儿在挺直的水杉枝头自由自在地啼鸣,明月皎洁,天空蔚蓝。百花渐落,落红成泥,唯有田荷,婷婷玉立,含苞欲放的于风中微摆。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保护妈妈肚子里的奇妙世界》《拥抱

小保罗4岁时的作品,油彩下所蕴含的东方意韵令人沉醉,而其笔端也自然的流露出了他随爸爸妈妈去海外体验西方浪漫主义的色彩意象。这个小艺术家,用温和的笔墨、安静的构图还原了一个现实,传达了一种母子连心的情怀,在伟大的妈妈面前感受慈悲。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我一天一天长大,妈妈的肚子也一天人比一天鼓,像笨笨的企鹅。我在里面伸伸手,踢踢腿,撅撅小屁股……妈妈对宝宝有孕育之恩,宝宝只能通过小小的身体,尽自己最大的所能来心疼妈妈,保护妈妈。”

当空间有了光,爱便会悄然生长。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神象节》

这是生活,又是高于生活、充满儿童情趣的禅行雅集。

在完成大象构图布局后,小保罗兴犹未尽,在大象头上披上花环,又加上一大片绿草。说也奇怪,调皮的小保罗在家翻江倒海,唯独对奶奶家里摆放的那只憨态可掬的木制大象有特殊的感情,敬畏如神,从不触碰。

神在启示我们:善待生灵。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猫头鹰

张贴和涂抹这幅画,让三岁的小保罗记住了,猫头鹰的眼炯炯有神,是益鸟。

猫头鹰的听觉发达,有数万个听觉神经细胞。白天睡觉久了,夜晚出来透透气,专门捕捉那些偷吃农民伯伯粮食的老鼠。

猫头鹰投在大地上的影子,是自由的翅膀。

人类要保护好猫头鹰。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水之田》

这一千姿百态之画境,移步换形,穿插缠绵,彩块昂扬,粗线穿流,构成多层次的不同形象之互补,构架中有力度的表现手法,让我暗生惊讶:这小子是不是吴冠中再生?你看,他在竭力追捕蓝色的变幻,勾勒出田块之形态,虽顾不得细节,却牢牢地把握了农田水面上黄块的聚欢、碰撞,红色闪烁其间的抽象韵致。鸟黑的堤岸是杠杆,是秤锤,压住了画面的平稳。红点更是点睛之笔,虽涂抹匆匆,实落笔千钧。

莫道水田仅是水,天光云影共徘徊。我半辈子在调色板上追求的水色天光,小保罗竟然轻而易举地绘出了水田之宁静与淡泊。

老头汗颜,后生可畏。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别样山水》和《世外桃源》

这两幅作品,有一点中国画疏朗、明快的水墨情趣,特别是那些花花绿绿的团团水墨,斑斓华滋。小品尽管小,没有多么不得了的内涵,但他初尝了中国画笔墨的正统。

看小保罗的画,既有毕加索,又有齐白石,画重意轻形,并不在于画的是哪一座山哪一块石、哪一朵花哪一种草。在他的笔下,一座无名小山、一块不起眼的丑石、一棵普通的树木、一个缓缓的行人、一条鱼一只鸟,都具有难以言说的感染力,观者往往能被莫名触动。细看,还蛮有点老庄哲学呢。

这段话,是我在关于笔墨技法的小范围讨论中,著名书法家丁华成对小保罗画作的点赞。他说,笔墨是内涵和外延的前提条件。没有笔墨的内涵外延是耍流氓。

书画同源。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行为艺术——身体印记》

小保罗用手抓臂涂的“行为艺术”,让作品搭上了一点艺术的裙边,就像江心倦航的船,被风帆鼓动,始终难以靠岸,但沿途一带有着可以用心灵感受到的家的影线。我想像当时的情境:这个“艺术家”,两眼盯着桌上的空白卡纸,身上、手上彩团锦簇,鼻翼微微振动,一边涂抹,一边蘸着水和着墨在纸上唱歌,思想与肉体分离,内心的主宰统领着小船一路疾驰……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世说》载:

殷浩、谢安诸人共集,谢因问殷:“眼往万属形,万形来入眼否?”

道不远人。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挂在右上角的胖老头

挂在右上角的胖老头

疫情120天后,幼儿园开学了。小保罗上学的第一张画,画了三个人。有个老头被他挂在右上角。他告诉我,这是个走累了倚靠在房门外躺在睡椅上晒太阳打呼噜的大肚子老头。

“是谁?”

“是你这个坏爷爷。”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拯救北极熊小保罗和他的蓝色儿童画
微信图片_20200629144730.jpg

写于二O二〇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三江抱云楼 莫鹤群记。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