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文的另一面:四次辞职的原因及经过

宋子文第一次辞职是1929年8月6日当时国民党在南京召开第二次编遣会议,目的是减少军队,节省军费,但是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这几个拥有军队的主要派系,谁也不肯削减自己的军队,会议开来开去,最后不但没有军费减少,反而增加。宋子文对这样的结果很不满意,认为财政上无法配合,提出辞职后,立即离开南京到上海。蒋介石对此极为痛苦,认为宋“于此外交困难、编遣将始之时辞职离京,有责规避。一家如此,一国亦如此,国之不亡,其有日乎?”(蒋介石日记,1929年8月4日)此时蒋需要宋的财务协助,强力慰留,宋子文不久返回南京复职。

第二次辞职是1931年12月20日这次是因为蒋介石下野,宋子文为了表示与蒋共进退,也辞掉行政院副院长及财政部长。没想到继任的行政院长孙科及财政部长黄海梁无法解决财政的问题,不到一个月,就双双辞职了。南京政府又命宋子文为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不久,蒋介石也重新上台,两人重新携手合作。

第三次辞职是1932年6月4日这次是因为宋子文反对蒋介石的“剿共”军费。“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采取“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认为应先剿灭共产党,才能打退日本侵略者,因此要求更多的军事预算。宋子文不同意,他认为“抗日”比“剿共”更重要,应立即停止剿共,全力准备抗日。蒋宋两人为此屡次争吵,最后,宋子文愤而辞职,并且公开批评蒋介石的剿共政策。宋子文对媒体说,共产党不仅仅是军事问题,岂能劳民伤财用军事征伐来解决?就是因为政治、军事和经济失调,共产党才壮大起来,假如国民政府在政、军、经几方面给予共产党合理的对待,或许共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对于宋子文公开的批评,蒋介石自是怒不可竭,他认为宋子文不可理喻,辞职是“故意装腔”。可是蒋和国民党政府都少不了宋子文,骂归骂,还是必须妥协。蒋一方面劝勉宋以大局为重,同时在军费上让步,宋子文才勉强复职。

宋子文第四次辞职是1933年10月那年夏天,宋子文到欧美访问,孰料蒋介石趁他出国期间,挪用预算,花在最新一次“剿共”军事行动上。宋子文对此非常生气,与蒋介石发生严重的冲突,请辞财政部长及行政院副院长之职。这次蒋介石没有挽留他。这次辞职闹得很大,惊动各界。据当时报纸报道,宋是以健康问题请辞,但是宋子文却刻意在记者会严辞否认,说任何有关他健康不佳的报道都是错误的,他也不准备用“东亚病夫”作为辞职的托辞。据胡汉民透露,宋子文曾私下说过:“当财政部长无异做蒋介石的走狗,从现在起我要做人,而不是做一条狗!”汪精卫曾对新闻界称:宋辞职是巧妇难为无米炊,因为“自国难以来,收入骤减,军政各费,约每月短少一千万元之巨,(子文)因无法筹措,致欲求去。”不过蒋自己在日记中承认争执确实是因为国防经费而起。蒋自9月23日开始,一连十几天都在日记中大骂宋子文“祸国殃民”、“顽劣”、“作梗不化”。最新的档案资料显示,宋子文第四次辞职的原因并不单纯。军费毫无疑问是宋蒋争执的导火线,但对待共产党以及日本的策略分歧,也是宋子文求去的原因。宋子文不赞成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做法,同时,也反对当时国民党对待日本侵略的态度。他在1930年代初,就指出日本侵华野心绝不仅止于东北;企望苏联牵制日本,无异缘木求鱼。所以他大力鼓吹中国应当与美英等西方国家合作,以遏制日本的军事扩张。然而蒋介石及许多国民党高官,仍相信日本的目标只是东北,顶多包括华北,而苏联是最有力量牵制日本扩展的国家,所以他们期待“联苏制日”。宋的看法与他们不同,因此在国民党政治圈里逐渐被孤立,最后不得不选择离开。这回宋子文几乎是以“裸退”的方式退出国民党的权利中心。直到1940年,日本早已全面侵略中国,国民政府连连败北,迁都重庆,而苏联却仍然没有动静。蒋介石的“连苏制日”行不通,这才回过头来寻求欧美的援助。这时蒋介石想到英语流利、与欧美上层社会素有往来的宋子文,指派宋子文担任他的私人特使,派驻华府,负责与美国政府高层及工商界联系,寻求奥援。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