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蓓

前尘往事:唱不尽十里洋场,一代歌仙陈歌辛

《夜上海》是三、四十年代老上海最流行的歌曲之一,它出自于被誉为”一代歌仙”的天才音乐人陈歌辛之手,当年的老上海人人皆知这首歌。 陈歌辛,一九一四年九月出生在中国上海南汇,他原是印度贵族的后裔,后来被母亲过继给一户膝下无子的陈姓人家。 他自幼喜爱音乐、戏曲和文学。少年时期师从犹太音乐家弗兰克尔学习音乐基础理论及声乐、钢琴、作曲、指挥等。他曾经在上海一些中学教授音乐,并创作歌曲…

上海滩小姐速成指南,能学到五成就是赢家

提到民国女子,你首先想到什么 林徽因、陆小曼、周璇、阮玲玉…… 她们个个风华绝代,才貌双全 在那个照相没有美颜功能,穿衣不需考虑时尚搭配的年代,民国女子如何保持自己内心的优雅?请看《小姐须知》。 据说当时这本书销售时还规定: 该书定购者,必须是小姐和想当小姐的人,太太们不行,门市销售也只售小姐或女学生。如男性往购,亦必须书明持赠女性受者之姓名地址,这在当年绝对是出版界最明确的读者群定位了。书里收录…

上海滩最红女作家/却将自己活成了一座孤岛

文:林语菡 1995年,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罗彻斯特大道旁的一所公寓,一连好几天都房门紧闭。房东敲了无数次门都没有回应,当房东拿出钥匙打开大门时,看到了这样一幕。 屋里几乎没有任何家具,门边的手提袋里整整齐齐地装满了各种文件和信封,屋里靠墙的行军床上,躺着一个奇瘦无比,但是神态安详的老人。 被房东发现时,已经去世一个星期。 这位老人,就是无数人口中那个”可怜可悲可叹可痛可惨”…

张爱玲 | 沪上第一毒舌女文青

沪上第一毒舌女文青张爱玲,牙尖嘴利,从不饶人。 她在《金锁记》写新娘子嘴唇的厚:“你新嫂子这两片嘴唇,切切倒有一大碟子。” 《琉璃瓦》里,点评姚家小姐的相亲对象:“那个人,椰子似的圆滚滚的头。头发朝后梳,前面就是脸,头发朝前梳,后面就是脸——简直没有分别!” 除了毒舌,她还是出了名的“爱说狠话”: 胡兰成死了,她给朋友写信说:“同时得到(稿费)七千美元和胡兰成的死讯,难免觉得是生日礼物。” 可很多…

民国天后周璇,37岁突发急症去世,她两个儿子咋样了

引言 宋代欧阳修的《再和明妃曲》有言:“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春风当自嗟。”美人薄命似乎成了定律,民国著名美人周璇,也没能逃脱这样的命运。 周璇可以说是我国第一代两栖明星,她的歌声穿越了一个世纪,直到现在仍是街头巷尾传唱度极高的作品。 毫无疑问,周璇是一个美人。她从11岁开始踏上演艺之路,期间拍摄了四十多部电影,演唱了两百多首歌。虽然周璇在自己的事业上,几乎没有受过什么挫折;但在个人生活上,不管是原…

“苗王公主”:民国奇女子之——蓝妮

蓝妮(1912~1996)原名蓝业珍,祖籍云南建水 ,苗族,生于澳门。后蓝家迁居广州,7岁时又赴上海。蓝妮11岁时入南京惠文中学读初中,13岁进南京暨南女中,15岁回上海,升入智仁勇女子中学读高中。蓝妮嘴巴甜,亲和力很强,同学间有矛盾,她只要一参和,大家便又都喜笑颜开了。甚至有同学开玩笑说,蓝业珍就是一把”烂泥”,把大家都糊到了一起。蓝业珍本姓蓝,字音与”烂&#…

死后30万人为她送行,美国报纸称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哀礼”

在2005年的第14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上,阮玲玉被评选为中国百年电影史上最出色的100名演员之一。阮玲玉何许人也?为何那些明星大腕都没上榜,她凭什么能够上榜? 阮玲玉这个名字,年轻人可能都不是太清楚,毕竟年代太过于久远。但是在上个世纪30年代,阮玲玉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影星之一,是默片时代当之无愧的女王,无人能够掩盖她的光芒。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这么一位极具表演才华的人,却在25岁生日前的一个月自杀…

民国词典:公共租界

租界自清朝后期开始设立,在民国时代继续发展。到二战结束后,方才得以终结其长达百年的历史。 十九世纪,洋人入侵我国的时候,最先使用的掠夺方式是割地和赔款。其中,割地就是赤裸裸的直接割走我国土地,我国失去对这块土地的主权。例如:《南京条约》中,割香港岛给英国。后来,洋人觉得这样明抢有点不绅士。于是,就“花钱”找清政府“租”一块地,年限为99年,名曰“租借地”。在这块土地上,清政府继续拥有主权。但是,在…

民国上海滩有个美人叫徐谟佳,老照片一夜引来60多万的点赞!

民国不乏美女,从蝴蝶,周旋到美丽的赵四小姐,哪个不是名动一方。她们带着那个年代的的气质和芳华,展现在世人面前,直到现在都引起无限的怀念和追忆。而对于在那个时代的人来说,想要一份安定的生活是非常不容易的。而她却做到了,虽然没有蝴蝶那样知名,但通过一些老照片,却在一夜之间引来60多万点赞,她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在多年过后还能让世人留恋。 她就是徐谟佳,出生于1923年的上海。她是那种典雅的美人,具有上海…

民国上海滩奇闻:一骗子骗走警官半生积蓄

王国桢是湖北人,早年来到上海,一向在淞沪警察厅担任“勤务督察员”,是个老资格的警察了。大概是一时买不起住房吧,只能与妻子冯女士在闸北天保里——今天的热河路上,向一个二房东租了房子居住。   这一天,忽然有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找到冯女士,面露惊慌之状,说:“今天上午,王先生因为私通革命党案发,已经被徐厅长拘禁了好一阵了,而且即将被押解到军法署审讯处置。他悄悄地叫我捎信给你,让你赶快进城,有紧要事情当…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