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民国文人是怎么卖书的

中国广告虽然起源很早,但直到19世纪末,我们的语言文字中还没有出现“广告”一词,古人习惯使用的是“告白”二字,清末的中国商人在报纸上刊登广告依旧叫“买告白”。

今天挑选了几段我们熟知的文人在民国对书的“告白”。

鲁迅告白《俄罗斯童话》

作者:高尔基

微信图片_20200728154823.jpg

“作者在地窖里看了一批人,又伸出头来在地面上看了一批人,又伸进头去在沙龙里看了一批人,看的熟透了,都收在历来的创作室里。这些童话里所写的都不像真人,所以也不像事实。然而这是呼吸,是痱子,是痈疽,都是人所必有的,或者是会有的。”

叶圣陶告白《关于女人》

作者:冰心

“本书是著者用了“男士”这笔名所写的散文。最近有加以增订,视初版已经大不相同。本书自发表以后,曾轰动文坛,莫不称为名著。良以作者观察锐利,文笔隽美,把女人的一切,加以刻画,描绘成一幅幅精细的素描画。著者自己说:“写了十四个女人的事,连带着也显露了我的一生,我这一生只是一片淡薄的云,烘托着这一天的晶莹的月!”凡是爱好文艺的和关心“女人问题”的,都应该一读本书。”

微信图片_20200728154834.jpg
微信图片_20200728154844.jpg
微信图片_20200728154905.jpg
微信图片_20200728154854.jpg

翻拍自《老月份牌广告画》,汉声出版社出版

徐志摩《巴黎的麟爪》

微信图片_20200728154918.jpg

徐志摩第一部散文集《落叶》(北新书局出版)早在1926年便已刊行。1927年,新月书店出版了她的第三部散文集《巴黎的麟爪》,当时的广告很能抓人目光,吊人胃口:

“先生,你见过艳丽的肉没有?”那么,请读——《巴黎的麟爪》。

“你做过最荒唐、最艳丽、最秘密的梦没有?”那么,也请读——《巴黎的麟爪》。

《巴黎的麟爪》能叫你开开眼界,能叫你知道散文的妙处。

《巴黎的麟爪》译成过日文;不愿让日本读者独开眼界、欲独得妙处的,不可不读此书。

老舍的自我告白

《牛天锡传》是本小说,正在《论语》上登载。

《老舍幽默诗文集》不是本小说,什么也不是。

《赶集》是本短篇小说集,并不是去赶集。

《猫城记》是本小说,没有真事。

《离婚》是本小说,不提倡离婚。

《小坡的生日》是本童话,又不大像童话。

《二马》又是本小说,而且没有马。

《赵子曰》也是本小说。

《老张的哲学》是本小说,不是哲学。

《牺牲》写美国式的牺牲法。

《柳屯的》写一种女权的膨胀。

《末一块钱》写都市的晚间,少年的末路。

《老张的浪漫》写为儿子娶还是为自己娶。

《毛毛虫》写新时代的一种诅咒。

《善人》从私生活上看一位女善人。

《邻居们》写不打不相识。

《月牙儿》写一个穷女子的生活。

《阳光》写一个阔女子的生活。

徐调孚告白《鹅妈妈的故事》

作者:贝洛尔

微信图片_20200728154931.jpg

一提到童话,便不禁使我们想起全世界第一个写童话给孩子看的贝洛尔。这本《鹅妈妈的故事》,便是贝洛尔的唯一的不朽的杰作,也可以说是他所写的童话的全集。他的故事之得儿童的欢迎,自不必说《灰姑娘》一流入英国,便把本来流行于英国的民间故事《猫皮》毁灭无闻了,即此,已可见到本书的魔力。所以,如果有人买这本书去送儿童,一定可以使他笑逐颜开。

徐调孚告白《木偶奇遇记》

作者:卡洛·科洛迪

微信图片_20200728154941.jpg

如果哪一位先生或者太太嫌你的小孩子在家里胡闹,我们介绍你买一本《木偶奇遇记》给他,他看了这本书,我们敢写一张保证书,他不会再吵了。因为这书确有这样的能力,凡是小孩子没有不要看的。你不信吗?我们来报告一件新闻:丰子恺先生曾把这书的故事讲给他的三位小孩子听,他们听出神了,连饭都不要吃,肚子饿都忘却了。难道这是我们编造出来的谎话吗?你们有机会问问丰先生看。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